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东历史 > 希伯来语复兴

希伯来语复兴

发布时间:2020-11-20 01:29:1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现代犹太人最辉煌的集体成就,甚至可能比以色列建国更卓著,就是复兴希伯来语。从来没有其他语言可以像这样在长时间不说后还能复兴。
  19世纪后期,东欧充满理想的年轻犹太复国主义者受希伯来语的强烈吸引,把这门语言视为自己努力重建的民族身份的基本组成部分。他们还使用希伯来语,强使自己与东欧犹太小镇中基于意第绪语的文化决裂。他们认为,在让犹太人重新成为故土上劳动与耕耘的民族的尝试中,复兴希伯来语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产物。这也与将巴勒斯坦作为所有流散社群的犹太人共同家园的概念相符; 希伯来语可能只是书面语言,但它是所有犹太人唯一的共同语言。这一事实也反映了19世纪耶路撒冷的真实情况,说阿拉伯语、意第绪语和拉迪诺语的犹太人在该城混居,他们经常用共通的书面语言希伯来语进行口头交流。
  在19世纪后期,希伯来语有几种发音传统并存,它们部分可追溯至古代,部分受当时犹太人所说希伯来语口语的影响。在复兴希伯来语的早期,耶路撒冷有大量中东犹太人,说阿拉伯语的犹太人所普遍使用的希伯来语发音(被不准确地称为塞法迪发音)就占据上风。但是,从20世纪早期开始,成批到达的阿什肯纳兹移民无法掌握某些对习惯说阿拉伯语的犹太人而言很容易的发音。因此,现已成为标准希伯来语的塞法迪发音,实际上是阿什肯纳兹、塞法迪和中东发音特点的综合体。
希伯来语复兴
  希伯来语复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找到词汇,既能满足日常需求,又能表达在常见的古代文本中阙如的现代概念。为了应对这类问题,1890年成立了希伯来语委员会(后于1953年由希伯来语学术院接替),它从《塔木德》和中世纪希伯来语文学中搜寻植物、工具、服装和家具等领域的词汇。委员会还创造新词。这门语言的结构有利于这项工作。像其他闪族语言的词汇那样,希伯来语词汇通常由三个辅音词根构成。元音、前缀和后缀根据相当规则的模式来修饰这些词根。一旦需要一个词表达某个古代不存在的新事物,往往可以找到一个古代词根,再利用这些标准模式之一,造出一个新词。
  例如,表达铁路列车的单词就是从古词根r-k-b中提炼出来的,它出现在包含骑术概念的词语中。《圣经》中有动词rakhav(骑)及名词rekhev和merkava(战车),《塔木徳》中有动词hirkiv(连接),于是现代希伯来语有了rakevet(火车)。在某些情况下,说希伯来语的人 只是借用外来 词汇,如表 达 学院的akademya 和大学的universita。有时外来词已被新造的希伯来语单词替代,比如在20世纪60年代流行的informatsya(信息)就已让位给meda,它是用普通的意为"知道"的希伯来语词根新造的,而且更符合常见的希伯来语名词结构。有时会从外语中挪用动词,再套上希伯来语的动词模式,比如ti/fen (打电话)和gilven (激励)就有很自然的希伯来语"感觉" , 尽 管 它 们 都 源 自 外 语 词 根 (分 别来 自英语的"to telephone"和"to galvanize")。希伯来语学术院仍继续就拼写、发音、语法和词汇等问题辩论与裁决,并且不时发行词典,为专门领域提供语言学指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中东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