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东历史 > 东欧犹太人和美国犹太1770—1940年

东欧犹太人和美国犹太1770—1940年

发布时间:2020-11-19 21:54:5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东欧东欧犹太人的状况远远落后于西欧犹太人。
  18世纪70年代,普鲁士、奥地利和俄国瓜分波兰,波兰庞大犹太人口中的大部分落入俄国,而在此之前,俄国一直将犹太人排除在外。为了控制这一庞大的"异教徒"人口,俄国只许犹太人在原有的居住地居住,并在刚从土耳其吞并而俄国人又想殖民的一些领土上居住。这一地区被称为"栅栏区"。这一限制经过修修补补,一直持续到俄国革命。1804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颁布《犹太人法令》,承诺了"最大的自由,最小的限制"。它允许犹太人进入俄国学校,允许犹太人开办自己的学校,只要这些学校用俄语、波兰语或德语开办即可。但它禁止犹太人在乡村居住或租用土地,禁止他们向农民出售酒精饮料。后来,俄国采取措施将犹太人全部逐出乡村,与农民隔离;犹太人先是被约束在栅栏区的有限领地内,接着被塞进城镇。这一驱逐带来犹太集市小镇的扩张,这些小镇在意第绪语里叫"施泰托"(shtetls),其经济以集市为中心,各类店主、工匠、小贩熙熙攘攘,东欧庞大犹太人口中的大部分就住在这些小镇上。只有少数犹太人能够作为大商人进入俄国,而城市犹太无产阶级的出现则很缓慢。
东欧犹太人和美国犹太1770—1940年
  拿破仑战败后,亚历山大自命不凡的开明专制让位于维也纳会议所传达出的反动态度,他对犹太人的压制愈发严厉。他的继任者尼古拉一世(1825—1855年在位)忽然想到清除这个国家的犹太人的办法∶用军队作为工具,把犹太人同化进普通民众。他规定了服兵役的犹太男青年的配额。正常情况下,年满18岁后要服役25年,但犹太儿童12岁就从家中被带走,在名为"儿童营"(Cantonistbattalion)的特殊部队接受训练,年满18岁后再开始正常服役。在受训期间,想方设法让他们皈依俄罗斯东正教。这项法令让犹太社群痛苦不堪,因为负责执行法令的社群领袖自然会保护自家孩子,而用穷人的孩子凑满配额。
  另一个同化犹太青年的措施是为犹太人建立包含宗教与世俗课程的现代学校,但目的是让他们更接近基督徒,削弱他们对传统信仰的依恋。大部分犹太人察觉到课程背后的同化动机,因此这些学校从未受到广泛欢迎,但其少数毕业生日后在俄国成为犹太知识分子阶层的核心。历任沙皇还采取其他措施鼓励同化,他们奖励同化程度高的犹太人,惩罚其他人。
  但即使在犹太社群内部,也有人看到将教育制度和犹太生活方式现代化的好处。在摩西·门德尔松及其弟子的影响下,犹太蒙运动发端于德国,又经过加利西亚(Galicia)传到东欧。加利西亚位于波兰南部,在波兰被瓜分后落入奥地利手中。与栅栏区的犹太人相比,伦贝格(Lemberg)和布罗迪(Brody)等大城市中的犹太人与德国语言文化的接触更密切,虽然他们是严格的正统派,但有些人能够接受西方的知识,并用希伯来语讲授这些知识,使东欧犹太青年一窥现代文学与科学。对于数千名犹太经学院的学生来说,这类书籍不啻是一扇通往激动人心但又有点危险的新世界的窗户,经学院学生虽然精通希伯来语,但思想却受传统课程的局限而显得僵化。村里的自由思想者和被抓到把一本希伯来语小说夹在对开本《塔木德》中的经学院男孩,成了民间津津乐道的话题。19世纪中期的希伯来语教材、小说和诗歌为现代希伯来语文学奠定基础,也为希伯来语在世纪末作为口语的复兴奠定基础。在19世纪的后三十几年,意第绪语也成为现代文学语言,特别是通过沙洛姆·阿布拉莫维奇(ShalomAbramowitsch,1835—1917年)和肖洛姆·拉比诺维茨(SholemRabinovitz,1859-1916年)的作品,前者的笔名是门捷列·默克尔·塞福里姆(MendeleMokherSeforim),后者的笔名是肖洛姆·阿莱汉姆(SholemAleichem)。
  东欧犹太大众没有被席卷西欧犹太人的宗教改革所影响,但他们当中也出现几股宗教潮流。在18世纪,哈西德主义兴起,这是一场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群众性宗教运动。以色列·巴阿尔·谢姆(约17001760年)创立的哈西德主义最先席卷乌克兰,然后横扫其他斯拉夫领土,它是对推崇《塔木德》所产生的过度理智倾向的纠正,这种倾向已主宰了东欧犹太人的虔诚。哈西德主义虽然在理论上植根于卡巴拉,但在实践层面却迎合普通人,强调欣喜若狂的崇拜,及以理想化的天真为形式的宗教表达。其领导人是魅力非凡的拉比,叫"柴迪克"(zaddikim);他们在犹太小镇建立法庭,接受信众的效忠与示敬,这些信众常常远道而来,像朝圣者那样寻求灵感、建议,或只为得到祝福。一些柴迪克自称能够创造奇迹,或者有传言说他们能这样做;许多柴迪克被信众当作皇室一样对待,获得可观的财富。
  哈西德主义遭到立陶宛一众伟大的学者-拉比的严厉攻击,这些人以维尔纳的以利亚(1720—1797年)为首。东欧犹太经学院的领袖正确地察觉到,哈西德主义是对其自身权威和领导地位的攻击。哈西德主义信徒被反对者(希伯来语为Mitnaggedim)革除教籍,双方有时向政府当局互相告发。虽然哈西德主义最初是个不太正统的运动,它在面对19世纪的现代化趋势时,却成了一股强大的保守主义势力,近来作为犹太教中最显眼的传统势力再次出现。
  188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促成集体迫害(pogroms),尤其是在乌克兰,随后在反动的亚历山大三世的统治下,更多压制犹太人的规定出台。1882年5月的法规可谓政府官方反犹政策的集大成者,它将犹太人驱逐出乡村,并把他们限制在栅栏区的城镇中。但这时已有许多杰出犹太商人和专业人士获准定居莫斯科,在那里建起一个重要社群,并建造了一座精美的犹太会堂,名为合唱会堂,屹立至今。1891年,整个犹太社群被逐出莫斯科,合唱会堂被封。在尼古拉二世统治时期(1894—1917年),俄国反动派以反犹主义为武器,与解放专制政权的进步势力作斗争。反动派炮制出诽谤性的《锡安长老会纪要》,这本伪作声称可以证明犹太人玩弄国际阴谋,想要夺取世界权力。
  大约从1880年起,犹太人开始离开俄国,大批向西半球移民。这次外迁持续了40多年,一些特定的事件促成了这一外迁运动,如1881—1882年的集体迫害、1891年的专横法令、1903—1907年俄国的政治剧变等。但受迫害不是外迁的主要原因,因为大量犹太人也从罗马尼亚和奥匈帝国东部离开,那里远比在沙皇统治下安全。贫困才是主要原因。俄国犹太人的数量已经增长到580万,但仍被排除在俄国工业重镇和农业生产之外。人口过剩,经济机会渺茫,大量犹太人陷入痛苦绝望之中。阿根廷和加拿大等国人口稀少,有致富机会,也欢迎移民,但美国更强大、更富裕,机会遍地;此外,美国还有宗教自由的强大传统和一个成功的犹太社群。美国成了东欧弃儿的首选目的地。
  没有离开的犹太人尝试了其他办法。一些人皈依基督教,这个办法不尽如人意,它不仅意味着切断家族联系,而且皈依后并不能在俄国东正教社会里获得社会认同。对犹太人根深蒂固的偏见使宗教歧视转向种族歧视。
  对一些人来说,社会主义是有吸引力的解决办法。许多犹太人作为劳工从犹太小镇搬到城市,他们在一些城市成了无产阶级的重要成员。当时工作条件恶劣,他们和非犹太工人一起受到左翼政治思想的影响。许多犹太人加入激进团体,寻求用国际主义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希望工人阶级的共同利益会使民族身份无关紧要。有些人成功完成这一转变,但许多人要么没能放弃犹太身份,要么受到集体迫害事件的刺激,恢复了犹太身份。1897年,俄国和波兰犹太工人联盟(Bund)成立;它后来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下属机构,代表党内的犹太人势力。由于坚持犹太人的民族-文化自治,该联盟于1903年脱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继续运作,成立自卫组织来抵抗集体迫害,并促进教育和文化活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中东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