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后金为什么会陷入危机?

后金为什么会陷入危机?

发布时间:2020-09-10 23:50:4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后金占领辽沈地区以后,控制了汉人聚居的辽河东西广大地域 女真族正式成为这里的统治民族。摆在后金统治者面前的新问题是,对辽东汉人采取什么政策,才能巩固其统治。努尔哈赤曾因反抗明朝统治者实行民族压迫政策而起兵反明,在夺取辽东以后,他也对辽东汉人实行民族压迫政策。

后金为什么会陷入危机?

  努尔哈赤一进入辽沈,立即强迫汉人迁徙,努尔哈赤不明白农业定居民族的大迁徙将会引起怎样的社会大动荡,造成如何严重的后果。后金为对辽东汉人加强控制,防止叛逃,曾多次下令大量迂徙汉人

  第一次大规模强制迁徙汉人是在天命六年(1621年)八月到十二月 首先将辽东半岛东海岸"沿海之黄骨岛、石咀堡、望海蜗,归化堡等处及其屯民,悉退居距海六十里以外"①,将自旅顺到金州的居民迁入城堡。接着,又将金州、复州居民移到海州(今辽宁海城)。在辽东半岛东西两侧海岸实行"海禁"和"坚壁清野"。在十一、十二月,强迁鸭绿江下游西岸凤凰城、镇江、暧河、宽甸以及长甸、永甸、镇东、镇西等地汉人,先集中在就近的城堡中,然后北徙萨尔浒、清河以北,三岔儿以南和威远堡、奉集堡等女真人居住的地区。这次迁徙的地区,西起辽河下游东岸的耀州和牛庄,东到鸭绿江西岸,南起旅顺、金州,北到海州、半个辽东的汉人都卷进了强制迁徙的行列。可以想见整个辽东在后金军进入的当年冬季,都处于激烈的动荡之巾第二次迁徙的高潮,是大命七年(1622年)后金占领广宁之后、将河戌广宁五卫、义州二卫锦州二卫等地几万汉人强迁辽河以东金、复、海、盖各州和沈阳、威宁营、奉集堡等地安置,分别归佟养性、李水芳、刘兴祚管辖。规定河西人和河东人"大户合于大它.小户合于小它,房则同居,粮则同食,田则同耕"①。在i东地区又造成一次大紊乱。

  第次迁徙的高潮,是天命八年(1623年)六月。当年二月木,明廷毛文龙的军民在辽南一带十分活跃,辽南四卫和鸭绿江下游两岸的镇江爱河、凤凰城等地纷纷掀起抗后金的斗争。为此后金将辽南各地的汉人迁到耀州、海州、牛庄、鞍山以西,住在此地的女真人往北向东辽河东岸沿边开境农耕和驻防。这次迁徙再一次使汉人骚动不安。

  被迁的辽东民众困苦不堪。如锦州城被迁的居民 13784 人,其中男丁6150人;右屯卫17728人,其中男丁9074人,共计31512人,其中男丁15224人。他们被强迫迁徙至岫岩、复州、金州等地,努尔哈赤没有给予他们土地,命他们与当地居民同居合耕、结果是既剥夺了被迁徙者的田地,又掠占了当地居民的土地。实际上大量迁徙的汉人耕无田,住无房,,穿无衣,食无粮,生活困苦到极点。

  强令"雉发"。努尔哈赤每攻占一个汉人聚居的地方,就下令"雄发"以"难发"作为汉人降服后金的标志。但强令"难发",改变汉族的习俗,侮辱尊严,引起汉族人的不满。如镇江汉人拒绝"雉发",努尔哈赤派武尔古岱、李永芳率兵前往镇江,将指不"雉发"归降者残杀,并俘获其妻子儿女1000余人,分赏给官兵为奴.引起汉族人激烈的反抗

  在努尔哈赤的民族压迫政策下、辽东汉族人民普遍地展开了抗暴斗争

  首先是逃亡。辽沈失陷前,辽东民众听说清河、开原、铁岭后金军野蛮屠杀的惨状,为之毛骨悚然、逃得十室九空。辽沈失陷后,汉族人纷纷逃出沦陷区。天命六年(1621年)六月,刘兴祚到金州任游击招降汉人时,"至金州城,见城内惟有书生二人,光棍十人 次询之,谓城中书生皆逃避于海岛"。又据《满文老档》天命十一年(1626年)七月记载∶"取辽东后,爱河之人散失……风凰城、镇江、汤山、长甸、镇东五城,空旷无人。"③后金军对逃跑的汉人实行严防和屠杀的政策,汤站堡附近驻扎的后金军为防范汉人逃跑,甚至将境内已降的汉人作为俘虏,杀了近万人1 从明文献可以看到,前后拥入关内的辽东民众(包括辽河以西)以百万计,进入朝鲜境内的有数十万人,浮海入岛的也有数十万,逃到山东登莱地区的不下数万,编入水师的达3 万5

  投毒,也是汉人反抗的一种普遍的斗争方式。后金占领辽阳不久,努尔哈赤居住的汗城(辽阳南城)内各井都有汉人投下的毒药、被后金兵发现后,逮捕 20多人审问,查不出结果。后来发现出售的食物,从猪、鹅、鸭、鸡,到蔬菜瓜果中都有毒药。于是下令凡开店肆者均须立牌于门前、写清姓名,买吃的东西时记住店主的姓名 投毒斗争遍及各地,甚至努尔哈赤到海州,举行宴会时,汉人向井中投毒,被八旗侍卫发现,险遭毒害②。

  武装暴动是从反雉发斗争开始的。后金军进入辽阳,随即强迫汉人舶发,不雉发就杀头,辽阳汉人不堪忍受这种暴行,奋起反抗 据《明史纪事本末》记述∶

  有诸生父子六人,知必死,持刀突而出,毙其帅,诸子持挺共击杀二十余人 仓卒出不意,百姓乘乱走出,五六百人结队南行,建州不之追。

  后金强迫难发的消息传到辽南各地,立即激起反难发的武装暴动,其中镇江、复州、盖州的武装斗争规模较大。

  镇江(今丹东市北郊)是辽东地区通往朝鲜的重要门户,原为明辽东边墙的南端,地居要冲,从镇江过鸭绿江到朝鲜义州,在辽、金、元、明时期一直是朝鲜陆路通中国的要道,出海顺黄海北侧诸岛连接山东登莱,是辽东东边的大镇。努尔哈赤攻下辽沈后,派归附的明将到镇江推行剃发令,立刻激起武装暴动。"有大姓招兵数万,欲为我歼奴"向。天命八年(1623年)五月五目,当努尔哈赤得"惟镇江之人,拒不难发,且杀我使臣"的报告,立即派武尔古岱和李永芳率兵千人,前去镇压⑤。经过近20天的军事行动、才暂时镇压下去,武尔古岱等"俘其妻孥千人"回辽阳。努尔哈赤从中"选出汉民三百,赐与都堂总兵官以下游击以上各官其六百俘虏,赐与随行军士"为奴隶⑥。

  辽南四卫是辽东最富庶的地方,其中金州、复州、盖州都能直接出海.南接登莱。天命八年(1623年)六月,复州城民不能容忍后金的雄发暴行。万余男子举行暴动。努尔哈赤派次子代善、第十子德格类等率兵2万前往镇压,复州城男子,除病弱和儿童外,全部被杀.并将妇女、儿童掳走,分给八旗将士为奴①。盖州暴动的组织者是士子,诸生李遇春与其弟李光春等"聚矿徒二千余人自守"·。武装暴动的主力军是辽南四卫的矿工,他们一部分集结在辽阳东面的东山,大部分集结到盖州附近的铁山。天命六年(1621年)五月,努尔哈赤派武尔古岱、李永芳率兵3000前往铁山进行镇压。暴动者手持弓箭、木棍、石块与八旗兵进行激战,双方相持多日,互有胜负。于是,努尔哈赤又从辽阳调兵 8000,再次围攻铁山。"数万人尽遭李永芳毒手,而尚有万余人奔人朝鲜。"③

  后金攻陷广宁等城后,八旗的铁蹄蹂躏河西,强迫河西汉人迁徙河东,激起了更大规模的反抗斗争,其中以十三山(锦县以东)军民的反抗斗争最为激烈。据《边事小纪》记载∶据守十三山山城的有4万余人,据前寺山的有万余人,据查角山的有4万人,他们据十三山以自保,绝不"难发"归顺。努尔哈赤派兵围攻,数次不克,李永芳再率军仰攻,又被"山顶飞石打下"④。后金军将十三山团团围住,但他们誓死不降,"有七百人黑夜潜偷下山,至海边渡上觉华岛。婴孩都害死。问何以害死,曰'恐儿啼,贼来逼赶也'"。宁肯扼杀婴儿,也不向后金降服,这月么崇高的 义举!

  以努尔哈赤为首的统治集团借着军事征服,强制实行大迁徙.使女真军户与汉族人同吃同住,一面将女真军户普遍地变成农奴.】一方面又将辽东地区的汉族人也变成农奴。这种民族压山政策和暴力统治,造成社会秩序极为混乱。首先形成社会危机的是粮食匮乏。粮食问题一直是女真人社会的严重问题。进入过东以前,其粮食主要靠辽东地方供应。占领辽东以后,这地区的经济受到战争的破坏,粮食严重不足,不仅努尔哈赤无法解决.就是到了皇太极初期,仍是"司农称匮,仓无积粟"①。当时辽东地区售粮给无粮户,粮价"一升收银一两"②,辽东粮价平时一石粮为一两银,现在官价竟是平时粮价的十倍,可见粮食紧张到何等地步、再有汉人的大逃亡加剧了社会的动荡不安。为此,经常派遣各旗牛录将领到汉人所居旗下村屯、城堡,逐堡逐村地清查,防止逃赋和避役。

  长时期的社会动荡不安,使后金国无法立足辽东,努尔哈赤企图通过剥夺汉人的粮食来稳定社会秩序,宣布以有无粮食作为区别汉人为敌为友的标准,他说∶"应把没有粮食的汉人,视为仇敌,不是我们的僚友。"③根据这一原则,在天命九年(1624 年)第一次甄别汉人有粮户和无粮户,对无粮户实行残酷的屠杀政策 努尔哈赤这样做,在于消灭无粮户,保存有粮户④,以其余粮养活女真人,结果适得其反,社会危机进一步加深。天命十年(1625年)十月,努尔哈赤再一次甄别汉人,实行大屠杀。在屠杀中指责汉民"不念收养之恩,仍思念尼堪方面","仍与尼堪一方合伙"、"不停止准备棍棒(反抗武器)"。派遣八旗官员对各地汉民"详加鉴别",凡被认为"有罪恶的人"①统统杀掉、大屠杀留下来的人.又分到女真户下,实行编庄(拖克索),每十三丁、七牛,给田百响,立为一庄,庄为汗、贝勒、大臣所有;汉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备御一人编立 一庄∶

  这次的编庄是在计丁授H、汉人大迁徙的基础上进行的。计丁授H后.组织成农庄的形式进行生产。这次编庄,与天命七年(1622年)二月派石廷柱、刘兴祚等对辽西迁徙辽东的汉户编庄分围的农庄大体相同,是农奴性质的。农庄上的劳动者有自已的经济.耕种自己的份地,被固定在土地上,连同土地一同为庄主所占有,耕种"公课"田,对国家纳贡赋;此外还要向庄主缴纳各种实物和承应各种差徭,因而受国家和庄主的双重剥削,意味着汉族人民地位的下降,变成庄主私人占有的农奴。这种将汉人社会地位降低到近似农奴的编庄,更加激起了汉族人民的强烈反抗、逃亡相继,使后金国的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

  努尔哈赤一死,皇太极即位,立即废除这种编庄,将部分汉人重新改为编户。这次调整的必要性不在于仅仅减少每庄的壮丁数,而在于解放了其中的三分之二的农奴,使他们从八旗农庄中脱离出来,恢复为独立的民户,身分地位上由农奴成为"编户齐民"

  后金的政治体制,是以八旗制度下的军事组织为基础,建立的君主专制的等级统治。伴随着努尔哈赤的统治权从佛阿拉逐渐移到沈阳,其间经历了关于汗位及汗位继承的激烈斗争。最初努尔哈赤为加强汗权,幽杀其胞弟舒尔哈齐。舒尔哈齐死后、汗位之争的焦点移向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

  褚英,母佟佳氏,万历八年(1580年)生。他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率兵征安楚拉库路,被赐号洪巴图鲁。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在乌碣岩之战中立功,被赐号阿尔哈图土门。第二年、又同阿敏贝勒等攻乌拉,克宜罕山城①。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努尔哈赤55岁时,决定立长子褚英为汗位继承人,授命他执掌国政 褚英执政后,心胸狭窄,操之过急,受到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大贝勒和费英东、额亦都、扈尔汗、何和里、安费扬古五大臣的激烈反对。努尔哈赤对褚英进行了多次教育.并命令代善辅佐他。然而,褚英在努尔哈赤率兵出征时,暗中对大焚香,诅咒其父.希望他死在疆场。于是,努尔哈赤在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三月下令将长子褚英幽禁于高墙之中,四三年(1615年)八月下令将褚英处死。

  褚英被处死后,后金的"建储"之争更为激烈。主要表现在四大贝勒中代善和皇太极之间的明争暗斗。代善与皇太极相比.代善居长.皇太极为弟;以实力而言,代善拥有两旗,皇太极掌有一旗;代善宽厚得众心,皇太极则威严,众人畏惧。努尔哈赤决定让代善执掌国政,并说过∶待我百年以后,我的诸幼子、大招晋(系指努尔哈赤的大妃乌拉纳喇氏阿巴亥)由大阿哥代善照理努尔哈赤将爱妃阿巴亥和诸幼子托给代善,即决定日后由代善袭汗位。所以,朝鲜文献记载∶努尔哈赤百年后代善"必代其父"代善自协助努尔哈赤主持国政后,随着他的权位日重,他同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矛盾趋向激化。代善乃一名武将,除带兵打仗,冲锋陷阵,屡立军功外,在抚理民政方面才干较平庸。在处理争端时,常怀有私心,不能公平地处置,以致使努尔哈赤心中不快在重大问题的决策上,又常与努尔哈赤不协调。

  代善与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之间的矛盾,因小福晋德因泽向努尔哈赤告密而公开爆发。据《满文老档》记载,天命五年(1620 年)三月.努尔哈赤的小福晋告发道∶"大福晋曾两次备办饭食,送与大贝勒,大贝勒受而食之。乂一次,送饭食与四贝勒,四贝勒受而未食。且大福晋一目两三次差人至大贝勒家,如此来往,谅有同谋也大福晋自身深夜出院亦已二三次之多。"① 努尔哈赤示即派扈尔汉、额尔德尼、雅逊、莽噶图四大臣进行调查,小福晋所告之事属实。诸贝勒、大臣在汗的家里宴会、集议国事时,大福晋常"以金珠妆身献媚于大贝勒,诸贝勒大臣已知觉,皆欲报汗责之,乂因惧大贝勒、大福晋,而弗敢上达"。努尔哈赤对代善与大福晋的暧昧关系极为愤慨,但他既"不欲加罪其子大贝勒",乂不愿家丑外扬,以大福晋"窃藏绸缎、蟒缎、金银、财物甚多为词,定其罪"→。小福晋德因泽因告密有功,升为与努尔哈赤同桌共食。或言德因泽告密之谋出自皇太极。皇太极借代善与大福晋的隐私,一箭双雕。既使大福晋被废,又使大贝勒声名狼藉,使努尔哈赤与代善的父子关系疏远,为他后来取得汗位准备了重要条件。

  努尔哈赤年事已高,立储的计划一次次失败,促使他试图废除立储旧制,实行八旗贝勒共治国政的制度。

  天命七年(1622年)三月初三日,努尔哈赤发布实行八旗贝勒共治国政的汗谕,其要点如下③∶

  (一)"夫继父为国君者,毋令力强者为君";"尔八王中择其能受谏者即嗣父为国君。若不纳谏,所行非善,尔八王即更择其

  能受谏而好善者立之""尔八王治理国政,一人心有所得,直陈所见,其余七人则赞成之如己无能,又不赞成他人之能而缄默坐视,则当易之,择其子弟为王"

  (三)"尔八王面君时,勿一二人相聚,须众人皆聚之,共议国政,商办国事

  (四)"八王商议,设诸申大臣八人,汉大臣八人,蒙古大臣八人;八大臣下,设诸申审事八人,汉审事八人,蒙古审事八人。"(h五)"众审事审理后,报于大臣,大臣拟定后,奏于八王知,由八王审断定罪。"

  (六)"国君于每月初五、二十日,御殿二次。"

  各王为保证"务记汗父训诲,勿存暴乱之心,他人谗言,切勿得隐瞒,即行讦发等语",八王宣誓,并将誓词写于木牌挂在脖子上,其誓词要点如下①∶

  (一)"居乡间,不得私议谁善谁恶,设有一或二贝勒议论汗父之善恶者,勿当面质对,退而会议,经众人议断善恶是实";(二)"八旗诸贝勒凡本人获罪,而不准他人人告者,乃为邪恶之人也";

  (三)"征战之时,八旗诸贝勒,不论尔旗下人或他旗下人有事故,非经众人审理不得单独入告。若单独入告,则必相争矣。经众人审理而后入告,则无怨尤也";

  (四)"凡见行为悖逆之人,勿得放过,即行责之";

  (五)"诸兄弟,互有怨尤,可以明言,若匿怨不言,而诉于众者,乃为居心邪恶,专行哄骗之人也";

  (六)"若逾父汗所定八份所得之外,另行贪隐一物,隐一次,即免除 一次所得之份,隐两次,即免除两次所得之份,隐三次.则永免其所得之份";

  (七)"若不记父汗训诲之言,不纳众兄弟之谏,竟行背逆之事、则初记者罚之,再犯者夺其诸申若夺其诸申而不抱怨,修身度日则L已若执拗不服,不致杀尔,将囚禁之。若负此言,仍行邪道、则大地佛神皆加谴责"

  上述摘引的后金国政治体制的要点,其基本精神是∶第在努尔哈赤死后抑制汗权,提高八旗贝勒集体共治的权力原来强调一切必须听从汗的命令,现在强调一切必须听从八王的指令、不听从则可以更换;原来由汗任命大臣现在规定由八主共同议定任命大臣;原来定罪,由贝勒上报父汗定罪,现在规定由八王共议定罪。

  第二、要绝对保持八旗贝勒间的平衡,势均力敌,共同决策,其同行动

  这种八旗贝勒共治国政的政治体制,比努尔哈赤君主专制下的八旗制度,显然是一个逆转和倒退。为什么后金在进占辽东以后会设计出这样一幅政治体制的蓝图呢?这不是他们的主观臆造,而是与八旗制度有密切关联的。

  努尔哈赤创建的八旗制度在征服统一女真各部,对明发动战争的过程中,曾发挥过巨大的作用。八旗制度日趋巩固的前提在于八家平均分配的经济制度。"有人必八家分养之,地土必八家分据之"I,即是八旗经济制度的真实写照。同时,八旗之间各成体系,互不相干,界限分明。随着努尔哈赤征服战争的发展、俘获li众,八旗制度向着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一方面是要加强君权,打破八旗的均等;另一方面却是不断地扩大八旗的经济实力.管辖人丁目多,占据土地日增,增设旗下衙门,增添旗厂官员.致使八旗的相对独立性越来越强,随之八旗贝勒之间的明争暗斗也加剧了,力图保持势均力敌。任何政权权力和经济利益都必须绝对平均地分配,甚至连一个因罪处死的人也得碎尸八块,分悬八旗衙门前。八旗的巩固和完善,远远超过破坏八旗制度的趋势。凡是有损于八旗制度的,就要受到遏制和打击。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努尔哈赤在他的儿子中立储,每当立储,总是加剧贝勒之间的矛盾,最后因各贝勒的反对而失败。褚英囚禁后被杀,代善被罢黜,莫不如此。努尔哈赤有鉴于此,,才决定实行八贝勒共治国政的制度。这种逆历史趋向的倒退的政治体制自然不能行之久远,皇太极即位后,反其道而行之,加速了向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方向的发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