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努尔哈赤为什么会兵败宁远城?

努尔哈赤为什么会兵败宁远城?

发布时间:2020-09-05 22:58:4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努尔哈赤轻取广宁后不久,仍退回辽东,明朝无力反攻,大约4年之间、直到努尔哈赤进攻宁远之前,明朝与后金双方都采取守势。

  广宁失陷,明廷命令王在晋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经略辽东 王在晋对辽西的局势抱悲观态度,他认为"东事一坏于清抚,再坏于开铁,三坏于辽沈,四坏于广宁。初坏为危局,再坏为败局、三坏为残局,至于四坏则弃全辽而无局"①。只有退守由海关,凭关设险,以卫京师。同时,他又错误地认为,辽地人民不可靠,生来习惯于懒散,当兵不是跑,就是降②。他主张拉拢蒙占,"以夷制夷",对付后金兵。王在晋一心想弃守宁远(今辽宁兴城)和前屯(今属辽宁绥中县境)两城,请求在山海关外八里铺再筑一座关城,以兵4万人守御。他在《题关门形势疏》中说∶

  再筑边城,从芝麻湾起,或从八里铺起者,约长三十余里,北绕山,南至海,一片石统归总括,角山及欢喜岭悉入包罗、如此关门可恃为捍蔽。第计费甚巨,而民夫当用数万人。夫国家为万年不拔计,何恤一二百万金,独是数万人夫》

  明廷对王在晋的建议争论不绝,内阁首辅叶向高不能决。阁臣孙承宗自请巡边,经实地考察后,认为固守关外方是上策。

  他力驳主在晋再筑边城之议∶"今不为恢复计,画关而守,将尽撤藩篱、11哄堂奥,畿东其有宁宁乎?"①并同王在晋"推心告语,凡七昼夜".主在晋仍无动于衷,不肯接受。孙承宗回京师后,借讲签之机、面奏明熹宗,称王在晋不足任,自请督师②。天二年(1622年)上月,明廷罢王在晋。他接到圣旨后,望阙遥拜,喜出望外,竞说∶自有辽事以来,守边的大将战死的成了沙场之,活着的被捕成"缧绁"之囚,我有幸得全归了③。

  王在晋戍辽期间.正是努尔哈赤西边忙于运粮,东边镇压暴动,顾此失彼的时候,明廷竟任用王在晋这样的经略,,拥兵山海,毫无东进恢复失地之心。对努尔哈赤来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帮助;对明朝来说,不能不说是延误军机。

  天启二年(1622年)八月,明廷派孙承宗以辅臣身分督山海关及蓟辽大津登莱诸处军务,经略辽东。

  孙承宗,字稚绳,河北高阳人。"貌奇伟,须髯戟张。与人言,声殷墙壁。"早年为县学生,曾留意边事。后常"喜从材官老兵究问险要腕塞",因此"晓畅边事"①。万历三十二年(1604 年),登进士第二人,授编修。熹宗天启初,以左庶子充任日讲官。每听承宗讲授,辄曰"心开",故眷注特殷。

  广宁失陷后,廷臣皆知孙承宗知兵,屡疏谏,因命其主持辽东军务。他上疏言∶

  迩年兵多不练,饷多不核。以将用兵,而以文官招练。以将临阵,而以文官指发。以武略备边,而日增置文宫于幕。以边任经、抚,而日问战守于朝。此极弊也。今天下当重将权。择一沉雄有气略者,授之节钺,得自碎置偏裨以下,勿使文吏用小见沾沾陵其上。边疆小胜小败,皆不足问,要使守关无阑入.而徐为恢复计。①

  孙承宗从辽事失守中引出的一条沉痛教训是,必选边将,重将权 他遴选和器重的将领,就是袁崇焕

  农崇焕.字元素,广东东莞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进上∶、授福建邵武知县。他"为人慷慨负胆略,好谈兵。遇老校退卒,辄与论塞上事,晓其阮塞情形,以边才自许"。天启二年(1622年)正月,袁崇焕"单骑出阅关内外",回京后具言关外形势、说∶"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心 廷臣们赞叹他的胆略.御史侯恂奏请破格擢用袁崇焕。明廷授他为兵部职方司主事,旋升为山东按察司金事山海监军③。时兵部尚书王在晋代熊廷弼为辽东经略。袁崇焕反对王在晋无所作为的消极防御方略,力主积极防御,坚守关外,,屏障关内,,营筑宁远,以图大举。他虽深受王在晋器重,但他"薄在晋无远略,不尽遵其令"①。

  孙承宗对辽东的局势有十分清楚的认识和周密的长远规划。他在奏守关大略疏中称∶

  盖前屯备而关城安,宁远备而前屯益安。倘不以此计,而以一步不出关为守关,遂以安插辽人为强迎,遂以经营宁远为冒险。夫无辽土何以护辽城,舍辽人谁与守辽土,无宁前何所置辽人,不修筑何以有宁前,而修筑之事不一劳何以贻永逸而维万世之安?⑤

  孙承宗认为,辽东形势首先在固守宁远。宁远和前屯地势险要,城内屯聚重兵,积储粮草,足可阻敌于山海关北 200里以外、在对待辽民的问题上,孙承宗与王在晋截然不同。他认为聚守关城的是、晋、川、湖、齐、梁、燕、赵之兵,对这些客兵,,要他们抛弃妻室、子女,效死边疆是很难的。主张议兵必须先考虑土著辽民,安插辽人在宁远、前屯两卫及卫下各所各堡,屯田守边,叫做"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

  经孙承宗的苦心经营,辽西的战守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山海关城的守战器械移入前屯和宁远。孙承宗决计戍守宁远,命祖大寿兴工营筑,袁崇焕与满桂驻守。祖大寿误以为朝廷"不能远守,筑仅十一,且疏薄不中程"。袁崇焕于是手定规制,亲自督责,营筑宁远。《明史·袁崇焕传》记载∶

  崇焕乃定规制∶高三丈二尺,雉高六尺,址广三丈,上二丈四尺。大寿与参将高见、贺谦分督之。明年迄工,遂为边外重镇。桂,良将,而崇焕勤职,誓与城存亡;又善抚,将士乐为尽力。由是商旅辐转,流移骈集,远近望为乐土。①经袁崇焕亲率军民经营,一度荒凉凋敝的宁远,变为明朝抵御后金的关外重镇。

  天启五年(1625年)夏,袁崇焕分派将士向锦州以东弃地驻守。至此,孙承宗率属下将领"在关四年,前后修复大城九、堡四十五,练兵十一万,立车营十二、水营五、火营二、前锋后劲营八,造甲胄、器械、弓矢、炮石、渠答、卤插之具合数百万,拓地四百里,开屯五千顷,岁入十五万"。逃入关内的辽民先后出关返回故土的多达十余万。孙承宗安插辽民、用辽人之策,深得人心,一时间辽西稍呈太平景象,为宁远之战的胜利准备了民心和物质条件。

  天启三年(1623年)九月,宁远城防工事竣工,关外防御体系完成、孙承宗图谋规恢辽东,请饷24万两白银,并且得到熹宗的批准可是、素与孙承宗不合的兵、工两部尚书从中作梗,采取拖延战术、"许而不与,文移往复稽缓之"。当时阉党魏忠贤嫉贤妒能.把持朝政,以孙承宗德高望重,极力拉拢他依附自己。但孙承宗因其为权奸,"不与交一言,忠贤由是大憾",必欲置承宗死地而后快天启五年(1625 年)下半年,孙承宗请西巡蓟辽.路过京师、贺万寿节,面见明熹宗陈述边情。此事被阉党魏广微间知,急忙转告魏忠贤。此时,魏忠贤已经驱逐杨涟、赵南星、高攀龙等东林人十,害怕孙承宗面见皇上告发他们的丑行,遂诬陷孙承宗"左袒东林","拥兵数万将清君侧"①。并指使御史李藩、崔呈秀等弹劾孙承宗此行是"挟兵震主"。魏忠贤又跑到皇帝那里,绕着床告哭状。皇帝不辨真伪,听信谗言,下旨给孙承宗∶"无旨离汛地,非祖宗法,违者不宥。"②并且命令兵部发飞骑一次.阻止他入京。这时,孙承宗已到通州,只好掉转马头回山海关。

  此间,努尔哈赤也是采取守势。天命八年(1623年)以后,后金国内社会危机非但没有缓解,而且更趋严重。辽南城乡的汉民暴动此起彼伏,民族关系更趋紧张,粮食奇缺,饥荒严重,女真族内部也不够安定。蒙古游弋于西,需要时时设防。朝鲜威胁于东,并支援毛文龙的抗金活动。南面时有来自海上的明军的袭击。在军事上努尔哈赤除以重兵防范和镇压汉民暴动外,在边境上三面设防∶驻守镇江,防御毛文龙,监视朝鲜;驻守辽南四卫沿海,防备明登莱水师来袭;自耀州往北沿辽河岸筑边城,设堡、台,防御明军和蒙古。明与后金双方就这样各采取守势,对峙达4年之久。

  人启五年(1625年)九月,发生了明军柳河(辽宁新民境,源出敖汉旗,经彰武县入边)事件,使阉党乘机有文章可做,迫使孙承宗上疏求退 明廷以高第出镇辽边,这就揭开了宁远之战的序幕。当时,后金遣大批汉人到三岔河以南的盐场煮盐,汉人不堪其苦,寻找机会逃跑。同年五月,汉人刘伯涨率领几个逃民来找总兵马世龙求救,报告说∶四王子皇太极驻在耀州城,统兵不足300人,杀死皇太极,既救出汉民,又可立奇功。马世龙初因孙承宗有令不准轻举妄动,未敢行动。后应哨将鲁之甲所请,马世龙也有贪功之念,于是兵分两路∶一路由左辅率领兵出柳河上游;一路由右屯卫前锋副将鲁之甲、锦州驻防前锋营参将李承先、水兵营游击金冠等率领军出柳河下游。约定鲁之甲这路兵于二十二目在二家沟会合渡柳河,二十七日袭取耀州。可是,明官将之间互.不协作,金冠的水兵营故意违期不到会师地点。鲁之甲等统兵等到二十五日,金冠军仍未到,只好用六七只小船摆渡过河,几千官兵集结在柳河两岸,数日不能渡毕,以致贻误军机,被金兵侦知,在耀州城外设伏。明军到耀州城下,以为城中无备,结果伏兵四起,杀声一片,明军仓皇溃逃。后金兵一直追杀到渡口,未来得及过河的全部被歼,死亡400余人,,鲁之甲,李承先两将死于沙场。但明将左辅出兵上游,却俘获500多后金兵而归

  柳河之役本是一次小的战斗,明与后金双方胜负相当,对大局无关紧要。假如明军协调一致,金冠水兵营及时会合,明军获胜还是有把握的。虽然败了,对辽西的防务也无大损害,何况此役有败有胜,并非全败。消息传到朝廷,阉党却利用柳河之战大做文章,大肆渲染柳河之败,胡说什么柳河之败"辽之精锐十万尽矣","关门且夕将要失守",用攻击马世龙来打击孙承宗。昏庸的皇帝竞然不查明真相,随声附和,轻信这些别有用心的奏疏,下旨责备孙承宗,令马世龙带罪立功。孙承宗见朝廷是非不明、只好忍痛上∶疏求退,于同年十-一月致仕回籍。

  柳河事件后、孙承宗罢归乡里。明廷以高第代行辽东经略。他原在兵部时就极力主张只守山海关,受到孙承宗的批评而怀恨在心 高第进十出身,素不知兵,以媚谄阉党而受以封疆重任。他刚一到任、就借柳河兵败为由,下檄山海总兵马世龙,把锦州、有屯、大凌河、小凌河、松山、杏山、塔山等城兵马、器械撤下来 在撤退过程中,丢弃米粟十余万石,难民死于道路,哭声虔野,致使军无斗志,十气低落。当高第督促明军撤退时,袁崇焕愤怒地说∶"我宁前道也,官此,当死此,我必不去"①,誓死守卫成为关外孤城的宁远。

  宁远是明朝在山海关外的另一座军事重镇。背靠起伏的热河丘陵.面向波涛滚滚的渤海,扼居辽东走廊咽喉,西连万里长城,东接锦州、为山海关之前1卫。它的安危直接关系到山海关的安危。

  善于伺机而动的努尔哈赤,得到孙承宗罢去,怯懦无能的高第撤车关内,宁远孤守的哨报,决定进军宁远。努尔哈赤的战略目标是,夺取宁远,进而占有辽河以西地区,直接威胁山海关。这次出征,他抱着必胜的信念,所以不惜动用全部军队,必欲一举攻克。

  天命十一年(1626年)正月十四日,努尔哈赤率诸贝勒、大臣统领13万大军,号称20万,从沈阳出发,兵锋所向,直指宁远。后金大军一路所向披靡,轻取10座城堡,二十三日,兵临宁远城下

  努尔哈赤自以为他所率10余万大军一定会使宁远明军胆战心寒,不必进攻,宁远明军就会向他投降于是,他写了一封招降信,计被俘的汉人交给袁崇焕 信中说∶"吾以二十万兵攻此城,破之必矣 尔众官若降,即封之高爵。" 努尔哈赤低估了袁崇焕的决心和勇气,他得到的是完全否定的回答。袁崇焕义正辞严地回答∶"汗何故遽加兵耶?宁、锦二城,乃汗所弃之地,在恢复之,义当死守,岂有降理!乃谓来兵二十万,虚也,吾已知十万、岂其以尔为寡乎?""袁崇焕在回信中表示决心抵抗,誓死不降这使努尔哈赤非常恼火,立即传令全军准备攻城

  此时,宁远城内明军不满2万人。袁崇焕临危不惧,,采纳众将领的建议,制定兵略,扬长避短,婴城固守。并派大将满桂、副将左辅朱梅、参将祖大寿等分处防守,相互应援。袁崇焕刺血为书,激励将土∶,城中军民精神振奋,斗志高涨③。

  十四日,后金兵发起攻城。八旗兵重点攻城的东南角。攻城兵前锋身披铁铠两重,号"铁头子"。以此军推双轮战车进战在前、战车上覆盖生牛皮,内伏勇士数名。每战以此攻具紧靠城墙,上挡敌锋,勇土士在内奋力凿破城墙,打开缺口,然后八旗兵冲锋,突入城内但当时恰是最严寒的季节,土冻得坚如岩石,城墙虽被凿坏,却不崩塌。努尔哈赤眼看此计不成,便令八旗兵强攻。守在城上的袁崇焕、满桂、祖大寿等与士兵拼命固守,枪、炮、药罐、砧石从城上泻下,爆炸声、哭喊声连成一片,后金兵前仆后继,冒死不退,但也无法前进。有的将士刚冲到城下,就被明军的火器击毙。努尔哈赤见军队伤亡太大,一时攻不上去,只好下令暂停进攻。

  第二大、努尔哈赤再次组织八旗兵倾力攻城 八旗兵分成百队,环城进攻,攻势凌厉 袁崇焕临危不惧,指挥若定大将满桂率将土登城,悬西洋大炮1I门于城头,,循环轰击。随着一声声爆炸、后金八旗兵被炸得人仰马翻,死伤惨重。在明军的利炮面前、八旗兵无法发挥作用,各旗将只好驱赶兵士进攻,但一到城下使掉头而逃。后金兵因死尸'过多,顾不上攻城,只顾抢运1体,天寒地冻无法掘地掩埋,只好运至城西门外砖窑焚化。攻城仍在继续同前一日战况一样,除了伤亡骤增,没有任何进展,八旗兵∶气大挫,努尔哈赤不得不下令停止攻城。宁远明军防守战的胜利U成定局

  二十六目,努尔哈赤在决定退兵的时刻,发现觉华岛是袁崇焕储粮的地方,于是派武纳格率八旗蒙古攻击觉华岛。为了防止宁远明兵出城救援,仍命大部队包围宁远城,不让明军出城。

  觉华岛坐落于海中,距宁远城约20里,明朝在岛中储备大批粮饷、以供宁远等城将十食用。明守粮参将姚抚民带兵驻扎岛上、还有部分百姓、努尔哈赤进攻宁远失利,发现觉华岛有机可乘,于是派遣武纳格率数百骑兵袭击。守岛的明军发觉后金兵来攻岛,凿冰15里为壕堑,阻挡后金兵进入岛中,但后金骑兵绕开凿冰处进击,攻入岛内。岛上几千兵民全为后金兵所屠杀,尤一生还 火烧战船 2000余艘、粮草千余堆。宁远城上的明军望见觉华岛浓烟四起,知道觉华岛已陷落,但他们自身处于后金的包围之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觉华岛陷落。

  努尔哈赤摧毁了觉华岛,出了一口气。看到宁远城仍无法攻下,他不禁感叹再三,于二十七日带着遗憾从宁远撤兵,返回沈阳 此战无功而返,这是后金同明交战以来,第一次遭此惨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