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萨尔浒大战发生的经过以及结果如何?

萨尔浒大战发生的经过以及结果如何?

发布时间:2020-08-19 23:13:1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萨尔浒之战是明廷企图消灭后金而发动的一次大战。为了进行这场战争,,明廷忙于选将、调兵、拨饷、督师,大有一举歼灭后金的架势。

  委任将帅 明廷召前兵部右侍郎杨镐经略辽东。杨镐,河南商丘人万历八年(1580年)进士。曾任知县,后入为御史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朝鲜之役,擢右金都御史,"经略朝鲜军务"(1 同年上二月,杨镐会同总督邢阶、提督麻贵统兵4万围攻岛山,"围攻十H不能下",后倭将行长援兵骤至,杨镐"大惧,狼狈先奔.诸军继之,贼前袭击,死者无算",明军大败。《明史》评述这次战役∶"谋之经年,倾海内全力,合朝鲜通国之众,委弃于11.举朝嗟恨。"这个抗倭败将却隐瞒败状,嫁祸于人。这种贪生怕死、丧师辱国的愚材,怎堪辽东经略重任!明廷实属用人不当调李如柏以故官挂印镇守辽东。李如柏,字子贞,李成梁第二子,早年因"从父出塞有功",历游击、参将、副总兵、宁夏总兵、右都督等职。后以疾归"家居二十余年",因辽东总兵官张承胤抚顺之役战死,诏以故官镇辽东。

萨尔浒大战发生的经过以及结果如何?

  任命杜松为山海关总兵。杜松,榆林人。世为将,"以廉勇著闻",立功边陲。杜松闻命,率兵赴辽,师出潞河,潞河人得知久仰的杜大将军经此,纷纷前来相送,"聚观人相摩,挥汗沾驿亭"。杜松"袒惕示与人,刀镞无完肤,其瘢斑斑,如痘疹小儿,红理错出,则良肉也"。他慷慨激昂地对相送的人说∶"松,不识字武夫,惟不学读书人贪财畏死耳。"在场的人深为感动,甚至"有挥涕者"。

  与杜松齐名并称"刘杜"的刘绖,字子绶,南昌人,年16便随父从征。刘纽身高不满七尺,骁勇善战。据南昌家乡父老讲,一次刘纽父亲刘显阅军比武,"以汉寿亭侯祠大刀置地,一军莫敢举(刘)处舞而趋风,军中惊服,呼刘大刀"。后因受贿罢为"废将",这次得以起用。他熟知战守兵事,上言曰∶庙堂战守之议未定,将之责委未决,兵之分布未明,即火器、铠仗、车马未备,诸省征发未集,召募者未练,臣故所统旧将卒绎络未至。况今日主兵事者,中无成算,诚有可忧。闻警汹汹,危形若旦夕。而稍退,则处堂怡怡,竟置度外.应事过于张皇,绸缪疏于桑土,是宜虑而后动,找乃克胜,2;刘蜓所言战守,极具参考价值,但好诩己功的杨镐未予采纳。

  调集兵马 辽事起,明廷兵部议调兵10万。杨镐抵关,请调边兵。兵部征调主客兵7万。又先后从宣大征募3000人,山西2000人,,延绥3000人,宁固2000人,真定2500人。至萨尔浒之战前,巡按辽东陈王庭上奏,各地援辽兵马,据他"亲查点过,主客军丁各四万有奇"。

  增赋转饷 兵部提出调兵10万,需饷300万,请发内帑。谁知明神宗视钱如命,哪肯用内库钱发饷。户部无奈,请加派田亩,充作"辽饷"。全国除贵州外,所定田亩总数为700万亩,每亩加3厘5毫,总计加派银 200万零31两。

  胁迫朝鲜出兵 辽东都司咨文朝鲜配合征讨。咨文曰∶辽东都司为夷情事。奴酋无端衅,虐焰滔天,题奏圣朝赫然震怒,已经调集人马犁庭扫穴。谅比邻属国,亦所共愤.…本官即便启知国王预期教演火器以听进剿,申饬沿边将领加意侦防,候火兵齐进。朝鲜国王得明朝指令,不敢不听命,重要的是,努尔哈赤崛起,也直接威胁朝鲜,故对出兵持积极态度。

  重金悬赏 明廷从经略杨镐之请,擒斩努尔哈赤者,以万金赐赏。兵部刊印榜文,晓谕天下。榜文称∶有能擒斩奴儿哈赤者,赏银一万两,升都指挥世袭;擒斩奴酋八大总管者,赏银二千两,升指挥使世袭;擒斩奴酋、十二亲属伯叔弟侄者,赏银一千两,升指挥同知世袭;擒斩奴酋中军、前锋暨领兵大小头目者,赏银七百两,升指挥金事世袭;擒斩奴酋亲信领兵中外用事小头目者,赏银六百两、升正千户世袭。以上应赏功级,皆自军卒言之。……北关金、白两夷,擒斩奴酋,即给与建州敕书,以龙虎将军封植其地。其朝鲜擒斩、照中国例一体升赏。由此榜文可见,这个"赏格"既悬赏擒杀努尔哈赤,又要诛杀其子孙叔伯弟侄,可谓株连九族,斩尽杀绝。明廷发动萨尔浒之战的目的昭然若揭。

萨尔浒大战发生的经过以及结果如何?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二月十一日,辽东经略杨镐、蓟辽总督汪可受、辽东巡抚周永春、辽东巡按陈王庭在辽阳演武场会师。原定二十一日各路军队出辽东边墙,因二月十六日"大雪迷径",出师日期推迟至二月二十五日。是日,杨镐宣布军令14 条,官兵有违令者斩。并取尚方剑,将抚顺临阵脱逃的指挥白云龙、当场枭首示众。师行码祭,"大将荷刃,屠牛,三割而始断"。将领刘招孙在教场驰马试槊,木柄蠹朽,槊头堕地。誓师后,明军兵分四路,直捣努尔哈赤老营赫图阿拉。各路兵将配置及进军路线∶以开原、铁岭为一路,从靖安堡出边,总兵官马林为主将,率游击麻岩、丁碧,都司郑国良,原任游击葛世风等官兵1.5万人,开原兵备金事潘宗颜监军,岫岩通判董尔砺赞理军务。并有叶赫军2000人助攻,以管游击事都司窦永澄监叶赫军。从开原出岔儿,从北面进攻赫图阿拉。

  以抚顺为一路,山海关总兵杜松为主将,率都司刘遇节、原任参将龚念遂等官兵2.5万人,以分巡兵备副使张铨为监军,从西面进攻赫图阿拉。

  以清河为一路,命辽东总兵官李如柏为主将,率参将贺世贤、都司张应昌、游击尤世功等官兵2.5万人,,以分守兵备参议阎鸣泰为监军,推官郑之范赞理军务,由清河出鸦鹘关,从南面进攻赫图阿拉。

  以宽奠为一路,命总兵官刘级为主将,率都司祖天定等1.5万人,以兵备副使康应乾为监军,同知黄宗周赞理军务。朝鲜援军1.5万人,由都元帅姜弘立为主帅,都司乔一琦督军,归刘廷指挥。从凉马佃出边,从东面进攻赫图阿拉。辽阳和广宁为明辽东根本重地,由原任总兵官秉忠、总兵李光荣,各率本部兵马分别镇守⑥。经略杨镐为诸路总指挥,坐镇沈阳。他要求各路兵马""出边之时,合探会哨,声息相闻,脉络相通"努尔哈赤于天命三年(1618年)五月攻下抚顺后,即严密封锁消息,不准任何人私自出入。根据收集到的明军情报,早已准确地判断明军主力必定从抚顺方面来攻,选择决战的战场在浑河和苏子河汇合处南岸的界藩山一带。界藩山在浑河南、苏子河东.再东有小山吉林哈达,苏子河西为萨尔浒山。

萨尔浒大战发生的经过以及结果如何?

  努尔哈赤针对明军的部署,召集诸贝勒、大臣会议进行周密研究,制定出具体的作战方略。这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全力对付从抚顺方面来攻的这一路明军。利用地形,分设少数兵力拖住其他各路,即如李永芳的建议,"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作战方针。在明军动兵之前的二月十五日,努尔哈赤派八旗兵1.5万人在界藩山上修筑防御工事,并将苏子河壅沙筑堤,以乘明军渡河之时,开堤放水,分割明军,再分别包抄消灭。

  明军抚顺路主将杜松深知杨镐既主观又寡谋,李如柏不可信,马林胆小如鼠,军备又不充足,遂"密上书当事,冀缓师,李如柏邀其使责之,不达",只好遵命按期进军。杜松与杨镐"素不协,级得檄,亦以地形未谙请",杨镐大怒曰∶"国家养士,正为今日,若复临机推阻,有军法从事耳。"杜松只好按既定部署于二月二十九日从抚顺所出边,直抵浑河岸。此时距会师期限只有半天,尚有60里路程。杜松迫于限期,遣人查看河深,"河水不及马腹,而河中横小舟数十",便催促兵士徒渡。诸将领请求宿营,根本不听。杜松此时酒意正浓,袒露胸怀,挥舞大刀,"裸骑径渡"。众将士请他披甲,杜松轻蔑一笑道∶"人阵被坚,非夫也。吾结发从军,今老矣,不知甲重几许",边说边麾兵而进。先是,努尔哈赤派兵在上游筑坝蓄水,至是决坝放水。明军"皆解衣涉,水齐于胸"1,淹死千余人,一水相隔,军队一分为二。辎重渡河困难,"尚遗车营枪炮在后"C。杜松率前锋渡河后,俘获女真 14人.焚克二寨,遂一面疾书报捷,一面策骑急驰,至萨尔浒山ll 但是,龚念遂营因未能渡河而驻于斡理鄂漠地方。

  萨尔浒、汉语为"碗架",在今辽宁省抚顺市东大伙房水库,位于浑河上游与苏子河汇流处,西距抚顺70里,东距赫图阿拉百余里,为后金与明出入的门户。三月初一日,杜松军至萨尔浒时,东路刘纸虽于二月二十五日出宽甸,但因在凉马佃会合朝鲜援军、尚在马家1口一带行进中;北路马林军二月二十九日出铁岭,也因叶赫兵还未出动,尚在途中;南路李如柏军,是日刚刚出清河鸦鹘关,且行动迟缓。只有恃勇喜功的杜松孤军突进,至萨尔浒后,兵分两队∶一队在萨尔浒山下结营;一队由他亲自率领进抵吉林崖,攻打界凡城。于是,努尔哈赤下令暂且不顾其他各路明军,集中兵力齐赴萨尔浒。努尔哈赤对将领们说∶"先破萨尔浒山所驻之明军,此兵破,则界凡之兵皆丧胆矣。"他亲自指挥八旗兵进攻萨尔浒明军大营,明军发炮接战,后金兵仰射冲杀,铁骑纵横驰突,驱散明军,所向披靡,一鼓作气攻下萨尔浒明军大营。然后,麾师驰援吉林崖。进攻吉林崖的杜松军,得到萨尔浒营陷落的败报,不禁心慌。杜松虽多次组织进攻,奋力厮杀,但明军士气低落,一败涂地,最后连杜松也矢尽力竭,落马而死。明军尸体遍野,损失惨重。这次大战在萨尔浒打得最激烈,因击败明军主力而大获全胜,所以历史上称这一整个战役为"萨尔浒之战"杜松部明军被击败后,开原路马林军已进到尚间崖。他得知杜松兵败,顿时不寒而栗,士兵丧胆,所部大哗。他急忙改变战术.转攻为守,形成"牛头阵",即他亲自率军扎营尚间崖,依山结成方阵;潘宗颜在斐芬山扎营(均在今辽宁抚顺哈达近处);将领龚念遂军扎营斡挥鄂漠,互成特角。他自以为"牛头阵"既能互相救援,又能以战车和壕堑阻遏后金骑兵,以炮铳和火箭制服后金的弓矢。其实,这种消极的防御正中努尔哈赤的妙计,后金军仍实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战术。首先,努尔哈赤与皇太极率1000精骑,突破龚念遂,最后将他杀死,顷刻之间龚营全军覆没。接着,努尔哈赤指挥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各率车冲向马林营,明军先放鸟枪、巨炮,但未放几下,后金兵潮水般地涌入,火器无法施展。两军短兵相接,利刃飞舞。明军势不能敌,副将麻岩等战死,马林见大势已去,落荒而逃。明军死者遍山谷,血流尚间崖下,河水皆赤。努尔哈赤攻下尚间崖马林营,又马不停蹄地驰往斐芬山潘宗颜营。驻守斐芬山的潘宗颜营虽防守严密,冒死激战,但终因寡不敌众,潘宗颜及众将皆战死。途中赶来援助的叶赫兵闻明军败北,便不战而撤。

  努尔哈赤连破西、北两路明军后,便乘胜紧急调兵遣将对付南、东两路明军。他亲自率4000八旗兵回赫图阿拉坐镇指挥,其余诸贝勒、大臣率军设伏于阿布达里冈,准备迎击刘廷军。刘蜓,身经大小数百战,以勇猛著称。他善用大刀,能使一口重120斤的锭铁刀,在马上抡转如飞,人们称他为"刘大刀"。但他勇敢有余,谋略不足。刘纡受命之后,于二月二十五日出宽甸。大雪纷飞,寒风刺骨,通往赫图阿拉的路岭峻隘险,山径崎岖,丛林密布 刘廷率2万大军艰难跋涉,疲惫不堪。中途经历几次小的战斗,生擒斩获的除女真游骑外,多为屯寨妇女儿童。小有获胜.振奋军心,但中了努尔哈赤诱兵之计,终于进入了早已布置好的阿布达里冈埋伏圈。

  这时,杜松、马林两路明军战败的消息,刘蜓全然不知。为诱使刘蜓深入,皇太极献上一条计谋∶利用杜松军败时缴获的令箭,由一个明降卒冒充杜松派的人,到刘蜓军前谎称∶"杜将军已深入赫图阿拉城下,敬请将军急速启营,共同夹攻,必破后金城。"1 刘绥果然信以为真,下令加快进军。当假传命令的降卒返回后,努尔哈赤密令以刚缴获的杜松军大炮传报。刘铤听到炮声不断,以为杜松大军已到赫图阿拉,他惟恐杜松抢占头功,下令大军火速前进。

  当刘级亲率前锋精锐行进到阿布达里冈时,早已埋伏在山顶、丛林、溪谷中的后金八旗兵漫山遍野而起。阿敏等率兵突击,将刘廷军拦腰切断,猛攻其尾部。皇太极等率兵从山上冲下来,似山洪暴泻,排山倒海。刘级挥动大刀与皇太极、阿敏等激战数十回合,力竭战死。刘廷所部顷刻大乱,后金八旗兵乘胜左突右冲,明军全军溃败。这时朝鲜援军已走投无路而投降。

  杨镐得知三路明军覆灭的消息后,急忙下令南路李如柏撤军。其实,李如柏胆小如鼠,出师最晚,行动迟缓,还未来得及同后金交锋,接到撤军命令,急速回师。

  整个萨尔浒之战,仅进行了5天。这场努尔哈赤与辽东经略杨镐、后金与明廷决定盛衰的决战,以后金的胜利和明军的溃败而告终。这次战役,明文武官将死亡310余员,军士死亡45870余人.阵失的马、骡、驼共28600余匹。

  泱泱大明帝国为何竟遭惨败呢?根本原因是明廷的腐败。明神宗是个不问政事的昏君,他沉湎酒色,骄奢淫逸。他视"金钱珠玉为命脉",仅仅采办珠宝,就曾用银2400万两,而每年国家"赋税之额、乃止四百万",仅此一项就为国家田赋收入的6 倍。在他即位22年时,亲自为自己监造"寿宫",费银800万两,相当于两年的国家田赋收入,约占全国1000万农民一年的口粮。修"寿宫"6年,用工6500万个,当时全国每户平均要出6个半工。宫女的胭脂钱,每年用银40万两。皇长子及其他诸王册封冠婚用银,竟达934万两,仅袍服费就用了270余万两。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福王朱常徇就藩河南洛阳,皇帝下诏"赐庄田四万顷,所司力争",方""得减半",以至于河南地方"腴田不足,取山东、湖广田益之"。至高无上的皇帝及皇室如此,各级官僚也随之腐败,层层接受贿赂,"以远臣为近臣府库,又合远近之臣为内阁府库",均皆受贿,以致"外帑匮乏,私藏充盈"。皇帝"利令智昏",从万历中期起,不断向各地派出大批矿监税使,对全国人民进行无孔不入的大掠夺。几年后,全国"如沸鼎同煎,无一片安乐之地。贫富尽倾,农商交困。流离迁徙,卖子抛妻,哭泣道途,萧条巷陌"⑥。以致民穷国贫,人心思乱,"民变"迭起,边事告急。

  面对明廷岌岌可危,像一幢大厦将要倾倒的严峻局面,皇帝仍沉溺于玩耍,不肯上朝。朝臣无奈,将如何请皇帝上朝视为第一策1、国子监署事司张鼐说,今廷臣见皇上一面,"如大旱之求时雨"。辽东抚顺等地陷落,萨尔浒战败,廷臣奏疏"章满公车"、皇帝仍留中不问。萨尔浒之战败绩,御史杨鹤上疏陈失败之原因∶辽事之失,不料彼己,丧师辱国,误在经略;不谙机宜,马上催战,误在辅臣;调度不闻,束手无策,误在枢部;至尊优柔不断,又至尊自误。杨鹤刚正不阿,直指皇帝及各级大臣,难能可贵。其实根本原因是明廷政治腐败种下的恶果。可悲的是这位直言之臣的同僚们"恶其直,将假他事逐之",杨鹤便引病辞职。在这种腐朽的政治局面下谁还敢直言上疏!

  军政废弛。万历中期以后,军政废弛,兵变频仍,辽东地区的边备危机更加严重。万历中期,兵科都给事中侯先春奉命阅视辽东。他"西自山海,北抵辽河,东至鸭绿江,南极于海………足迹无不遍历焉"⑥。他上奏极言辽东的军政情况∶今辽虏患频仍,民生涂炭,权归武弁,利饱囊中。狐假虎以噬人,狗续貂而蠹国,钱粮冒破,行伍空虚,民脂竭于科求,马力疲于私役,法令不行,将不用命,民不见德,远迩离心⑥这样的弱军怎能抵御强敌?可是,他们却肉百姓。侯先春又详细叙述了官将勒索辽民的情形∶大将军遣各将领、提兵屯驻各城堡,近者一月,远者两三月,或更番往复,岁以为常。每丁军所至,城堡骚然,酒食尽出于民家,妇女多遭其淫辱。一家倾竭,蚕食别室,稍不如意,尽行毁虏。马蹄经过,鸡犬一空,弓刀悬门,人皆丧魄 且领卒将官,尽是婪秽之辈,非惟不知禁戢,又身先导之,被害者安所控诉乎?其丁军未必御虏,而先遭一强虏也民谣有云∶若遭大虏还有命,若遭家丁没有剩。盖深苦之机1/军政和军纪如此废弛,如有战事,怎能勇赴疆场。萨尔浒之战,明廷临时征调,仓促应战,军心不齐,器械钝朽,将领叛逃,援兵皆"伏地哀号,不愿出关"。

  帅将不和。在萨尔浒之战中,明军加朝鲜援军合起来约10 万,惨败于后金6万之师。明工科给事中方有度说,,明廷的忧患不在于努尔哈赤如何强盛,而在"萧墙之内"。明军主帅与将领之间,将领与将领之间,"心怯而忌,气骄而妒"。兵部误点杨镐为经略,主持辽事。杨镐轻率寡谋,任人唯亲而嫉贤。凡事都偏听李如柏的,而李如柏"贪淫,跋扈尤甚",这次出师又消极、逗留、观望。三月三日,会战于赫图阿拉的日期已到,他仍率所部迟迟缓行在清河路上,一接到杨镐的令箭,便狼狈逃窜。主帅杨镐与贺世贤帅将之间"以幕宾所构酿成大衅而形迹至今未化"。再如刘廷与杨镐素不和,朝鲜都元帅姜弘立同刘蜓的下述对话,可见一斑∶臣弘立往见都督问各路兵数,答曰∶"西南路大兵齐进,东路兵只有俺自己亲丁数千人,且有各将所领要不出满万耳."臣问曰∶"然则东路兵甚孤,老爷何不请兵?"答曰∶"杨爷与俺自前不相好,必要致死,俺亦受国厚恩,以死自许,而二子时未食禄,故留置宽田矣。"臣问曰∶"进兵何速也?"答曰∶"兵家胜筹,唯在得天时、得地利、顺人心而已。天气尚寒,不可谓得天时也;道路泥泞,不可谓得地利也;而俺不得主柄,奈 何?"颇有不悦之色。萨尔浒之战的直接原因是后金进取抚顺引起的。从明初始,200多年间,建州女真始终处于明朝的政治统治和民族压迫之下。此次后金掠抚顺、清河,明廷曾以归还掠去的人口为条件,谋求议和。从这个角度来看,萨尔浒战争是明廷为了保卫边塞而发动的反击战。不过,从历史总进程来看萨尔浒战争的性质,则源于有明一代 200多年间对女真的民族统治。努尔哈赤宣告"七大恨",进取明抚顺,其直接目标固然在于抢掠人畜财物,但有坚持完成统一女真,推翻民族压迫的政治目的。

  萨尔浒之战对明与后金关系来说,是一次历史性的转折。战后,努尔哈赤才对明朝正式打出后金国的牌子,铸"天命金国汗印",开始称明廷为"南朝",从根本上改变了对明廷的隶属关系。后来清高宗乾隆皇帝在评价此次战役时说∶由是一战,而明之国势益削,我之武烈益扬,遂乃克辽,东取沈阳,王基开,帝业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