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孟特穆率族归明

孟特穆率族归明

发布时间:2020-08-06 23:29:1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自布库里雍顺之后,不知经过多少代,传至孟特穆。他是努尔哈赤的直系祖先,史籍记载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孟特穆在明朝文献和朝鲜文献中写作猛哥帖木儿或童猛哥帖木儿。猛哥帖木儿和孟特穆是同一人的汉音的不同写法。猛哥帖木儿在元末是女真斡朵里万户府的万户,是斡朵里部的首领。据朝鲜文献《龙飞御天歌》记载∶如女真,则斡朵里豆漫夹温猛哥帖木儿,火儿阿豆漫古论阿哈出,托温豆漫高卜儿阏。朵,都果切;斡朵里,地名,在海西江之东,火儿阿江之西。火儿阿亦地名,在二江合流之东、盖因江为名也。托温亦地名,在二江合流之下。二江皆自西而北流,三城相次沿江。夹温,姓也;哥,居何切。猛哥帖木儿,名也。古论,姓。阿哈出,名也。高,姓也。阏,阿葛切。卜儿阏,名也。

  上述史料所载的斡朵里、火儿阿、托温是女真的三城或三部。豆漫为元代的官职万户。夹温、古论、高为姓。猛哥帖木儿、阿哈出、卜儿阏为名。夹温,猛哥帖木儿的斡朵里部;古论,阿哈出的胡里改部;高,卜儿阏的桃温部,习惯上称之为"移兰豆漫"。夹温是猛哥帖木儿的夹温汉姓的意思,夹温姓即金、元女真人之夹谷氏,汉姓为童,或写作佟、全,均为同音异写。如朝鲜《李朝太祖实录》太祖四年(1395年)己巳条记载∶"吾都里上万户童猛哥帖木儿等五人来献土物"。吾都里也写作斡朵里或斡朵怜。

  由此可知,斡朵里万户猛哥帖木儿姓童。"移兰豆漫"的"移兰",女真语的意思为"三";"豆漫"的意思为"万",引申为万户。"移兰i漫"为三个万户府之意。《龙飞御天歌》对"移兰豆漫"的解释是∶"斡朵里、火儿阿、托温三城,其俗谓之移兰豆漫,犹言三万户也盖以万户三人,分领其地,故名之。"元朝设置开元路总管府和合兰府水达达总管府,对居住在东北地区的女真人进行管理合兰府水达达总管府下设斡朵里、胡里改、桃温、脱斡怜、孛苦江等五个万户府,管理女真人户,征收贡赋,签征兵丁。"万户人"在元朝"分领其地三姓(今黑龙江依兰),管辖所属女真人户.为元朝耕猎纳贡,镇守北部边陲。

  1368年,明朝北伐大军攻占元大都(今北京),元帝国宣告灭亡。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在应天(今南京)即位,建立明朝,年号洪武。朱元璋为了翦除盘踞在东北的故元势力,一方面派黄俦等前赴辽东,"诏谕辽阳诸处官民帅众归附";另一方面派马云、叶旺率军从山东登莱渡海,向辽东进军,逼迫故元辽阳行省平章刘益归附。洪武四年(1371年),刘益""以辽东州郡地图并籍其兵马钱粮之数"降明。同年,明在辽东设置定辽都卫。洪武八年(1375年)十月,明廷改定辽都卫为辽东都指挥使司,管辖辽东地区25卫、138所、2州。当时,故元太尉纳哈出仍拥兵10万屯踞金山(今吉林农安),与其他故元势力,彼此相依,互为声援,数扰辽东。洪武二十年(1387年),朱元璋派大将军冯胜率20万大军伐金山纳哈出。明军势如破竹,大败纳哈出军,俘获纳哈出所部"二十余万人,牛羊马驼辎重亘百余里"。其他故元残余势力也纷纷投降。至此,元朝在东北地区的残余势力基本肃清,明朝初步巩固了对辽东地区的统治,为进一步经营女真地区创造了条件。

  猛哥帖木儿原居斡朵里(今黑龙江依兰一带)。其父挥厚为元朝斡朵里万户,其父死后由其袭职。从洪武年间到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斡朵里部曾有过三次较大的迁徙。而首次南迁直接关系到猛哥帖木儿归明的一系列问题。有关首次南迁的文献记载缺乏,因而存在的问题也很多,如南迁的时间、地点等,记载不一。

  关于猛哥帖木儿的斡朵里部南迁的时间,学术界一直存在着诸多不同说法。孟森先生据朝鲜文献所载斡朵里"厚蒙上恩,安住我境阿木河之地二十余年,去岁庚寅(永乐八年,1410年)背归大明"和猛哥帖木儿丁永乐三年(1405年)曾说"我等顺事朝鲜二十余年矣"的记载推定∶猛哥帖木儿首次南迁朝鲜的时间,应为"洪武十四年至十七年之间"。徐建竹先生则据朝鲜《李朝太宗实录》所载万户崔咬纳状供,推断南迁应为洪武五年以前。崔咬纳状供云∶"原系玄城附籍人氏。洪武五年兀狄哈达乙麻赤到来玄城地面,劫掠杀害。当有管下杨哈剌等,被兀狄哈虏掠前去。(崔)咬纳将引原管人户二十户,前来本国吉州阿罕地面住坐"。据此,他主张斡朵里部的南迁时间应在洪武五年(1372年)以前,始迁徙至晖春河口附近的玄城(亦称县城),洪武五年斡朵里部因遭兀狄哈达乙麻赤等的劫掠杀害,从玄城辗转于图们江各地,最后于洪武九年定居于阿木河一带1董万芒认为斡朵里南迁的时间应更早,在元朝末年或者元朝中叶.由范嗒率领,从牡丹江口迁到晖春江口。日本学者池内宏认为∶斡朵里部南迁的时间应在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斡朵里部的南迁与明朝设置三万卫的事件有密切关联。

  在上述不同的说法中,当以日本学者池内宏的看法较切合│历史实际。

  明初猛哥帖木儿率斡朵里部南迁,受当时东北地区的政治、军事形势所制约、明初东北地区的形势发展总的趋势是∶明朝经略东北地区,逐渐由南向北推进,促使故元势力迅速分化瓦解。

  当然这一趋势的发展呈现的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就明朝方面而言,洪武四年(1371年)明廷派马云、叶旺率军从山东登莱渡海至辽东,攻占辽阳,设定辽都卫。同年,占据得利嬴城(今辽宁复县得利寺山城)的故元辽阳行省平章刘益,悉举其地"兵马、钱粮之数"降明。充分表明明朝取代元朝在东北地区的统治权已经开始。自此,明廷乘胜而进,不断用兵东北。翌年,明朝招降故元将领高家奴等。同年,明军又向西推进,由徐玉率辽阳官军至辽西之臭柳沟(今辽宁兴城以东),与故元也先不花军相遇,明将徐玉率军"鼓噪而进,摧其众"。与此同时,定辽都卫指挥同知冯祥等于同年六月,率军先后攻克"十万山、大片崖、

  小片崖、石瓮、九崖等处,抚辑其民而还"。随后,明军又向纳哈出、也先不花所控制的地区出击,"征进开元、金山等处"。

  当时故元在东北的残余势力,大多在纳哈出的麾下,他们控制着东北的大部分地区(包括朝鲜半岛伊板岭以北的女真地区),顽固地与明军抗争。洪武五年(1372年)六月,纳哈出率兵南下,欲犯辽东、被"指挥叶旺中途阻归"。十一月,纳哈出"寇辽东劫掠牛家庄,烧仓粮十余万石",明军"陷没者五千余人"。洪武八年(1375年)盖州之战,是明军与纳哈出一次较大的军事较量。是年十二月,纳哈出率兵进犯辽东。都指挥使马云事先得知这一情报后,命盖州明军"严兵城守,虏至,坚壁勿与战",纳哈出至盖州,见城中防备森严,"不敢攻",乃驱兵趋往金州,金州明守军"闻虏至,督励士卒,分守诸城门,选精锐登城以御之"。纳哈出见金州城牢不可破,遂"引兵退走",经盖州城南柞河北归,都指挥叶旺料事如神,"先引兵趋柞河,自连云岛至窟驼寨十余里,缘河叠冰为墙",又"藏钉板于沙中,设陷马阱于平地,伏兵以待之"。纳哈出兵经此时,明军"伏兵四起,两山旌旗蔽空,鼓声雷动,矢石雨下",纳哈出军"仓皇北奔"。叶旺等乘胜追"至猪儿峪,获其土马无算",纳哈出仅以身免⑥,退据金山,气势大挫。此后,明朝的势力才开始深入东部女真地区。最先至鸭绿江流域,渐次抵达长白山以东,图们江南北。明廷最初的策略是通过降明的故元女真官员招抚该地区女真各部。《明实录》洪武十五年二月壬戌条载∶故元鲸海千户速哥帖木儿,木答哈千户完者帖木儿,牙兰千户皂化自女真来归,言辽阳至佛山浑之地三千四百里,自佛山浑至斡朵怜一千里,斡朵怜至托温万户府一百八十里,托温至佛思木隘口一百八十里。佛思木至胡里改一百九十里、胡里改至乐浪古隘口一百七十里,乐浪古隘口至乞列令一百九十里,自佛山浑至乞列怜皆旧所部之地,,愿往谕其民,使之来归。诏许之,赐以织金文绮。由上述材料可知,从佛山浑(今吉林晖春),出牡丹江,经松花江下游、直抵黑龙江乞列怜(得利),女真"皆旧所部之地",速哥帖木儿等"愿往谕其民,使之来归"。文中提到的斡朵里、托温、胡里改三万户尚在原居处,还没有南迁。

  促使女真地区局势发生重大转折的是故元海西右丞阿鲁灰和纳哈出的降明。故元海西右丞阿鲁灰所辖地区范围广阔,他凭险固守,抗拒明廷,为故元稳定女真地区局势的重要力量,既是明朝北上招抚女真地区的障阻,又是女真南下归附明朝的障碍。洪武十六年(1383年),在明廷的大力宣传与招谕下,元朝的残余势力日见衰弱,故元海西右丞阿鲁灰被迫降明。《明实录》是年四月己亥条所载朱元璋的上谕,足以说明阿鲁灰所控女真地区势力之大,范围之广。上谕云∶故元海西右丞阿鲁灰遣人至辽东,愿内附。上遣使赍勒往谕之曰,惟智者能知存亡之道,而决去就之机。今尔所守之地,东有野人之隘,南有高丽之险,北接旷漠,惟西抵元营,道路险阮,孰不以为可自固守。尔乃能率众内附,自非智者审势达变,计不及此,虽古之志士,何以过之。朕甚嘉焉。今特遣使谕意尔其知之、阿鲁灰降明后,元在女真地区的统治迅速解体,女真各部纷纷归附明朝。洪武十七年(1384年),阿鲁灰降明的第二年,居住在松花江下游的"兀者野人酋长王忽颜奇等十五人自辽东来归"。翌年九月,故元女真奚关总管府水银千户所百户高那日、搠秃、秃鲁不花等,因"不胜困苦",向往辽东乐土,"愿居之,乞圣朝垂恩".明廷允准,并赐高那日等"衣人一袭,琉璃珠五百,索锡五斤,弓弦十条"。当时,居住在牡丹江一带的胡里改部、斡朵里部、桃温部也与明朝发生了联系。洪武十九年(1386年)三月,胡里改部所属杨哈喇赴京,"蒙除三万卫百户职事"。由此可知,朝廷这时已有设置三万卫的意图,而"三万卫"之称正源于故元斡朵里、胡里改、桃温三万户,说明故元三万户府已有意归附明朝。

  然而,纳哈出的残余势力尚占有金山至第二松花江一带,与明军抗衡,仍然为明朝有效经营女真地区的障碍。洪武二十年(1387年),明军经过一番充分准备以后,开始北征纳哈出,拉开了明初统一东北战争中最重要的一幕。是年正月,明太祖朱元璋命冯胜为征虏大将军,统率三军,傅友德、蓝玉为左右副将军,集20万大军北征纳哈出。明军势如破竹,纳哈出军势绌不敌,请降。明军俘获纳哈出"所部二十余万人,牛羊马驼辎重亘百余里"。纳哈出的降服,标志着明朝清除故元在东北的残余势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为明朝进一步经略女真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局面。是年十二月,明朝于斡朵里设置三万卫。

  据《明实录》载∶置辽东三万卫指挥使司,以千户侯史家奴为指挥金事1时隔三个月,《明实录》又载∶徙置三万卫于开元(原)。先是招指挥金事刘显等至铁岭立站,招抚鸭绿江以东夷民。会指挥金事侯史家奴领步骑二千抵斡朵里,以粮饲难置,奏请退师,还至开元(原)。野人刘冷哈等集众,屯于溪塔子口邀击官军。(刘)显等督军奋杀百余人,败之,抚安其余众,遂置卫于开元(原)。由上述材料分析可知,明朝于斡朵里设置三万卫未果,只好撤回开原立卫,又涉及到设立铁岭卫的问题,我们姑且不论。那么,造成明朝"徙置三万卫于开原"的原因是什么呢?材料上说是明军"粮饷难置"造成的。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故元的势力虽已驱除,但孤军深入的明军势力还难以控制女真诸部,而野人女真刘怜哈敢于集众"邀击官军"恰好说明了这一点。侯史家奴所部明军在斡朵里设三万卫,旋又撤回辽东,而斡朵里等三万户女真将面临怎样的形势呢?如前所述,他们已归附明朝,却又将失去明朝这一强大的后盾,在明一时失控的女真地区,他们必将受到其他女真部落的冲击,他们的身家性命难以保全。事实已证明,促使猛哥帖木儿南迁的直接原因缘于兀狄哈的侵扰。据永乐三年(1405年)五月朝鲜艺文馆大提学李行的奏本云∶"猛哥帖木儿等始缘兀狄哈侵扰,避地到来本国东北面庆源、镜城地面居住,当差役"。所以,在侯史家奴率所部明军撤退时,朝鲜文献记载有"起发人民"之事。

  这里所说的"起发人民",不是指撤回辽东开原置卫的明军,应是指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避难南迁的斡朵里等部的女真人.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猛哥帖木儿率领斡朵里女真人户,溯牡丹江避乱流徙,几经辗转,历经艰辛,南迁到图们江东会宁、镜城一带阿木河谷(今朝鲜会宁)居住。阿木河谷左倚下门岭、右靠玉峰山,既适农耕,又宜牧猎。猛哥帖木儿于此地既从事农耕,又从事围牧。

  明永乐元年(1403年)朱棣即位后,锐意进取,积极着手图们江南北地区女真部落的招抚工作。

  十一月,女真首领阿哈出等赴南京朝贡,明廷"设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以阿哈出为指挥使"。翌年,建州卫正式设置。

  永乐二年(1404年),明朝正式派辽东千户王可仁等带明成祖朱棣的敕谕招抚女真诸部。其敕谕云∶今朕即大位,天下太平。四海内外,皆同一家。恐尔等不知,不相统属,强凌弱,众暴寡,何有宁息之时。今听朕言给与印信,自相统属,打围放牧,各安生业,经商买卖,以便往来,共享太平之福。当时,居住在吾音会的女真斡朵里部首领猛哥帖木儿在图们江南北女真部落中颇有威望,被推举为女真诸部之长,统辖镜城、庆源、吾音会等地。猛哥帖木儿以他的聪明才干、崇高威望及所部的雄厚实力,理所当然地成为明朝招抚女真各部的第一号人选。

  永乐三年(1405年)九月三日,猛哥帖木儿随明使王教化入京,附了明朝。明成祖"授猛哥帖木【儿】建州卫都指挥使,赐印信、银花金带,赐其幞卓1、衣服、金银、绮帛"心。猛哥帖木儿的建州卫,就是后来的建州左卫.统辖斡朵里女真人户。依明制、卫的长官为指挥使,都司的长官为都指挥使,明廷破格授猛哥帖木儿为都指挥使,表明朝廷对他的垂青。

  永乐九年(1411年),猛哥帖木儿率部西迁辉发江上游的凤州(坊州)、l与j明朝的关系进一步加强,在明廷的地位也日益提高明朝以其所部设置了建州左卫,永乐十四年(1416年)二月.猛哥帖木儿以"建州左卫指挥"的官衔见诸《明实录》。

  猛哥帖木儿所部在凤州居住13年,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乂东迁阿木河,促使猛哥帖木儿东迁阿木河的原因,主要是来自蒙占诸部的侵扰。

  明朝建国以来,东北地区的形势深受北元一蒙古势力消长的影响。水乐年间,西部蒙古称瓦剌,东部蒙古称鞑靶,两大势力互争雄长、并不断地侵扰明朝北部边界。明成祖先后5次亲征漠北,致使蒙古的势力遭到沉重的打击。但是辽东地区仍面临着鞑鞋蒙占的严重威胁。《明实录》永乐二十年(1422年)正月工午条载∶"礼部尚书兼都察院事吕震劾奏总兵官都督朱荣,镇守辽东、不谨斥堆,致虏乘间犯边,杀伤军民,劫夺孳畜。(朱)荣及辽东都司官并广宁备御都指挥王真、周兴等俱合付法司治之。上命姑记其罪,令立功以赎。"这条材料基本能反映辽东地区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永乐二十年(1422年)三月,明成祖朱棣决定第三次亲征鞑鞋阿鲁台的势力。这次亲征,猛哥帖木儿等率部从征。同年九月班师问京。明廷这次北征,蒙古诸部虽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但并没有解除鞑靶、兀良哈诸部对辽东的威胁。据永乐二十年(1422年)四月辛巳条载,朝鲜贺节日使吴升、马籍和赍进官许咳等从明廷回朝鲜,向国王上奏说∶蒙古军队"布满辽东广宁、山海卫等处,掠夺不已"。由此可见,就在明成祖率军转战漠北之时,辽东一带仍遭受鞑靶铁骑无情的蹂躏,致使辽东军民不得不逃离以避难富有谋略的猛哥帖木儿洞察当时的形势,深知溃散的蒙古诸部还会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建州左卫地近开原,遭受蒙占诸部的报复在所难免。因此,在随明成祖班师回京时,便奏请率部东迁阿木河定居,即得允许。

  后来的事实证明,猛哥帖木儿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猛哥帖木儿由京师返回辽东后不久,蒙古兵马再犯辽东。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猛哥帖木儿"率正军一千名,妇人、小儿共六千二百五十名".分批返回阿木河居住。返回阿木河后,猛哥帖木儿与明朝的关系更加密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