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周朝初为什么分封燕国?

周朝初为什么分封燕国?

发布时间:2020-06-22 00:05:0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燕国,是周初分封的重要诸侯国之一,也是我国北方地区第一次出现的统一大国。在西周初期,召公曾亲莅燕国,从事馈食精田或建燕的活动,燕侯亦亲往西周觀见周王,或遣近臣向召公行馈礼献食请安气并凭借着周王朝的军事威势,统治了今河北中部以北及辽省西部的广大区域。西周末期至春秋时期,随着周王室政治、军事势力的衰微,北方戎狄各部开始强大,不但在燕国的封疆内建立了孤竹、令支、无终、屠何诸国,而且在燕国的南部亦建立了第虞、鼓、肥等国。燕国不单是处于戎狄包围之中,而且通往西周王朝的南北来往的重要交通要道也被切断了。故《春秋谷梁传》庄公三十年云:“贡职不至,山戎为之伐矣”。因此,这一时期许多史籍不见燕国与周王室或其家族的往来记载。到战国时期,燕国又重新崛起于北方,终于又以大国的身份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它与赵、齐争战,称王,击齐、攻赵、伐齐,袭破东胡却之千里之外。它既有韬晦之策,又有威武雄壮之举,在战国时期的历史舞台上,演出了一幕幕有声有色的史剧。最后,终于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刺不就、致国祸而亡的慷慨悲歌声中,落下了历史帷幕。

周朝初为什么分封燕国?

  由于燕国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以及外部或其内部的诸多因素,其原始历史文献散失不存,后代对燕国的记载亦多史決有间。故恭史中的一些问题,自汉代以来多有歧议,争论不已。

  本文拟就燕国的姓氏、国号、封地等三个问题略陈拙见,就教于对燕史有深入研究的专家、学者。

  燕国的姓氏问题。

  有关燕国的姓氏问题,文献记栽及当今学者的观点杨括起来大约有四种。现将这四种观点的文献资料胪列如下:

  (一)与周同姓说(亦即"姬姓说")。

  1.东周?左丘明《春秋左氏传》僖公二十四年:“召穆公思周襪之不类,故纠合家族于成周作诗曰:’棠棣之华,葬不邮,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其四章曰:'兄弟闻于墙,外籾其侮。'”

  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引此,云:“似为周之近族。”

  清高士奇《春秋地名考实》亦引此说,认为“此召公与周同族之证”。

  2.汉?司马迁《史记?周本纪〉:“読是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曰齐。

  封弟周公于曲阜.曰鲁。封召公黄于燕。封弟叔鲜于管、弟叔度于蔡。”

  3.汉?司马迁《史记?燕召公世家》:“召公爽与周同姓,姓姬氏。”

  4.汉?司马迁《史记?三代世表》云:燕,“周同姓”。

  5.汉?谷梁氏《春秋谷梁传〉庄公三十年:“兼,同之分子也。贡职不至,山戎为之伐矣6.汉?许慎《说文》;“爽,盛也。从大从曲,丽亦声。燕召公名,读若郝。《史篇》名丑。”

  7.东汉?宋衷《世本》,卷四《世家〉:“燕,姬姓,伯爵。”

  8.东汉?宋衷《世本〉,卷三《王侯谱):“瘢召公夷初封,同同姓。”

  9.东汉?班固《白虎通义?王者不臣):“诗云:'文武受命,召公维翰。'召公,文王子也。”

  10.东汉?王充《论衡?气寿篇》:“邵公,周公之兄也。至康王之时,尚为太保,出入百有余岁矣。”

  11.东汉?应劭《风俗通义?皇霸》:“燕召公夷与周同姓。”

  12.晋?杜预《春秋释例?世族谱?北燕):“北燕国,姬姓,召公責之后也。周武王封之于燕。”

  唐.陆淳《春秋集传纂例》引此条文献,有增衍脱误。见《文渊阁四库全书〉146册。

  13.晋?皇甫谧《帝王世纪〉:“邵公,为文王之庶子。”

  唐?孔颖达等《毛诗正义》引此条文献。

  14.宋?王钦若等《册府元龟》卷二三六:“燕召公爽,与周同姓姬氏。”

  15.宋?程公说《春秋分纪?燕世本〉:“姬姓,伯亀 其先出自周同姓功臣日君夷,左文武定天下有大功,为周太保,食邑于召,曰召康公。……封其子为北誅伯。”

  16.宋?胡宏《皇王大记》卷一O: “召公突,周之同姓。或曰:西伯庶子也,食采于召。”

  17.南宋?郑樵《通志?周同姓世家》:“燕,召公夷,与周同姓,姓姬氏。”

  18.南宋?郑樵《通志?氏族“燕氏,北燕也,旧幽州蓟县是也。召康公夷,周之支族,食邑于召。”

  19.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封建三?燕》:“召公貞,与周同姓姬氏。文王、武王之时,自陕以西.召公主之,既克商,乃封召公于北燕。自召公以下九世至惠侯。”

  20.元?马端格《文献通考?封建五?召爲“召,姬姓,伯岛国,在王畿雍县南。召康公突受封于燕,而食采于召”。

  (二)黄帝之后说唐?陆德明《经典释文》;“黄帝,姬姓,君黄其后也。”

  (三)冒姓说1.1940年12月《燕京学报》28期刊载齐思和先生《燕、吴非周封国说》一文,认为“燕、吴故国皆在中原,始知其后来之燕、昊皆原本夷狄而冒为姬姓者也”。

  2.1948年正中书局岀版刘节先生《中国古代宗族移殖史论》一书,刘先生认为,“北燕和南燕是一个都族的分离,……北燕后来改作姬姓,……燕召公和召穆公虽同为召氏,可是召穆公是周人直接的系统,燕召公可不是直接的系统,是间接的系统”。

  (四)姬姓怀疑说198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童书业先生《春秋左传研究〉一书,童先生认为,“至于南燕与北燕有无关系,北燕是否姬姓,今尚难悬断二以上四说以与周同姓说文献记载最多,但亦略有不同。其一,只言与周同姓,不言宣系、旁系关系者,有东周?左丘明的《春秋左氏传》、汉?司马迁的《史记》.东汉?宋衷的《世本)、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晋?杜预的《春秋释例》、唐?陆淳的《春秋集传纂例》、宋?王钦若等的伽府元龟〉、宋?程公说的《春秋分纪〉、南宋?郑樵的《通志〉、元?马端临的《文献通考)、清?顾栋高的《春秋大事表》、清?高士奇的《春秋地名考略》等。其二,言周公之兄者,有东汉?王充的《论衡》。其三,言文王子者,有东汉?班固的《白虎通义》。其四,言文王庶子者,有晋?杜预的《帝王世纪》、唐?孔颖达的《毛诗正义》、宋?胡宏的《皇王大纪〉等。总之均为姬姓说。从以上四说来看,燕为姬姓,诸多史籍皆明确无疑。姬姓本为黄帝之后,唐?陆館明《经典释文》

  说,“黄帝,姬姓,君夹其后也”,亦不为错,但说封于薊则谬矣。《国语?晋语四〉司空季子曰:

  “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己、牒、箴、任、荀、僖、姑、儂、依是也。”姬姓本是黄帝之后之~支系。自20世纪40年代起,不断有学者撰文怀疑燕为姬姓之国,实受东汉?宋衷“有南燕,故云北燕”之说所引发。其实南燕与北燕之名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宋衷只不过是牵强附会耳(本文在探讨燕国国号时再详述,此不赘言)。故“冒姓说”、“姬姓怀疑说”,尚难成立。

  从已出土的育铜器銘文来看,燕为姬姓封国则更无疑异。如《堇鼎)铭文曰:“燕候令堇慎太保于宗周。,庚申,太保尝堇贝,用作太子癸宝隊富。雄,”《燕候旨鼎》铭文曰:“燕侯旨初见事于宗周,王赏旨贝廿朋,用作有姒宝隊彝。”吕思勉先生认为,“周时同姓之国,皆称周为宗周,此诸侯之宗天子也”。以上两件青铜器铭文,皆称用为“宗周”,故亦可证周初所封的燕国为姬姓燕国无疑。

  三、燕国的国号问题。

    关于燕国的国号,文献中有燕和北燕两种称谓。现将有关称燕和北燕的文献资料胪列如下,再加以讨论。

  (一)国号“燕”

  1.汉?司马迁蚀记?周本纪》:“封召公夷于燕”。

  2.汉?桓寛《盐铁论》:“秦、楚、燕、齐,周之封国也。”

  3.汉?贾谊《新书?春秋〉:“齐桓公之始伯也,翟人伐燕。桓公为燕北伐程乃至孤竹。反而使燕君复召公职。”

  4.东汉?班固《汉书?武五子传》:“长(中山哀王之子刘长)于是为旦命令群臣曰:'……R燕国虽小.成周之建国也。上自召公,下及昭、哀。于今千栽,岂可谓无贤哉?……'”。

  5.东汉?应劭《风俗通义?皇霸):“燕召公爽与周同姓,武王灭纣,封召公于燕。”

  6.朱?胡宏《皇王大纪〉卷十二:“武王大建公候于天下。……封尚父于齐,都营丘,爽鸠氏之墟;封周公于鲁,都曲阜,少吴大庭之墟;封召公于燕,庶叔高于毕,皆皆相周。”

  7.朱?罗泌《路史?后记):“召康公愿封燕。”

  8.宋?乐史株平寰宇记〉卷六七:“河北幽州,周武王定商,封召公爽于燕。”

  9.南宋?郑樵《通志》卷四九:“武王巳平商乱,罢兵西归。……于是封功臣谋士。以师尚父为首,封营丘,曰齐;封弟周公旦于曲阜,曰鲁;召公夷于燕。”

  10.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卷四,列国疆域表:“武王既胜殷有天下,大封功臣宗室。凡山川纠纷、形势禁格之地,悉周懿亲及亲子弟,以镇抚不靖,那K王室。自三监监殷而外,封东航于荥阳,据虎牢之险;西聽于弘农陕县,阻靖函之固;太公于齐,召公于燕。”

  11.清?高士奇《春秋地理考略》:“文王受命,作邑子丰,乃分岐邦周召之地为周公旦、召公爽采地,受封最先。武王克商,元子国燕,次子仍食召邑。”

  (二)国号“北蕉”

  1.汉?司马迁《史记?燕召公世家》:“封召公于北燕。”

  2.东汉?宋衷注《世本〉:“召公居北燕”,“燕,幽州郡北燕”。来衷曰:“有南燕,故云北3.晋?杜预《春秋释例〉:“北燕国,姬姓,召公爽之后也。周武王封之于蒸。”

  4.唐?司马由《史记索險》:“后武王封之(召公)北癒。”

  5.宋?程公说《春秋分纪》:"……封召公于北燕……庄三十年,谋伐山戎,以其病恭。北燕也,今階州蓟县。”

  6.宋?罗泌《路史?国名记》:“北蒸,燕之分,蕪地广矣。”

  7.南宋?郑樵《通志?氏族》:“燕氏,北燕也。”

  8.清?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北燕,国于蓟。”

  9.清?江永《春秋地理考实》亦书作“北燕”。

  10.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国,北燕;爵,伯,《史记> 作侯,姬姓;始封,召公夷。”

  11.亦有说北燕即燕者。如周继中《北京建都从西周燕国开始》,《北京史研究通讯)1987年3期;王灿炽《北京建都始于公元前1057年〉,《中国地方志〉1982年6期;侯仁之《论北京建城之始〉,《北京社会科学〉1990年3期。

  燕国国号称“燕”,青铜器铭文书作惬”、“歐,或 W”,不书作“燕二燕国国号“新”,战国中、晚期青铜器铭文均书作“邸”。书作“燕”是秦统一后的事情。青铜器铭文中未见燕国国号’‘燕”书作“北燕”者。文献中凡将瘾国国号书作“北燕”者,盖由司马迁《史记?燕召公世家〉“封召公于北燕”句引起。称“北燕”之文献,多以燕国居北方之由而称之,而东汉?宋衷则认为,因有“南燕”,才称燕国为“北燕”,以示区别。而宋?罗泌在其所著《路史?国名记》中则认为,因燕地广,“北燕”是燕之分,似乎“北燕”仅是燕国之一部分。刘节先生认为,“北燕”和“南燕”是一个部族的两部分。更有甚者,有人认为“北無”是南燕的后继者,或说南燕之余支北迁者而称“北燕”气亦有说“北燕”即“燕”者;勤、燕一国,或云幫不是国名,而是燕国的都城您等等,诸说纷纭,争讼不已。其中望文生义者有之,风马牛不相及者有之,牵强解释者有之,未深人探究者有之。其实对“燕”为什么又称“北燕”的原因,均未解其详,亦未能做出较为符合客观实际的合理解释。要解决这--问題,须对西周初年的政治、军事形势做一考察。

  西周初年,武王克商后,天下未宁而逝,葬于岐周。成王年少继位。因初定天下,周公恐诸候反叛而摄政当国。

  周灭商,设三监。管叔监于东,蔡叔监于殷,霍叔监于那。“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与武庚作乱畔(叛)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诛武庚、管叔,放蔡叔;以微子代殷后,国于宋。颇收殷献民,以封武王少弟为卫康叔气”《逸周书?作雒解〉亦云:“三叔及殷、东、徐、奄及熊、盈以畔(叛)。周公、召公内弭父兄、外抚诸候。元年六月,葬武王毕。二年,又作师旅,临卫政(征)股。殷大震渍,降辟三叔,王子禄父北奔,管叔轻而卒,乃囚蔡叔于郭凌。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国,俘维九邑,俘殷献民,迁于九毕。俾康叔宇于殷,俾中旄父宇于东。”《竹书纪年》

  亦云:成王“二年,奄人、徐人及淮夷人人郴以叛。”郸成了武庚叛乱的大本营。《汉书?地理志》

  云:“郸以封纣子武庚。'‘霍叔监于郸的“郸”,就是武庚的封地。郸为商代的属国古耶国。1890年(清?光绪十六年)河北省深水县张家庄出土北伯铜器,20世纪70年代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燕下都工作站曾在出土北伯铜器墓葬附近探出一处商同时期的古墓群,因此,古郸国应在涼水张家洼一带。

  燕为周王室的同姓诸侯,又以元子就国。并又与燕接近,三叔与武庚的叛乱对燕国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协,因此,也就理所当然地积极地参与了这次镇压三叔及武庚叛乱的战争。

  从“王子禄父北奔”的记载来看,三叔及武庚的叛乱曾得到北方殷遗等的积极支持。它说明,周灭商后,商的遗民在北方地区还有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力量,而且对周王的统治存在着巨大的离心力。因此,这--地区的股遗势力不但积极支持,而且又直接参与了武庚的叛乱活动。

  燕国在积极参与镇压武庚叛乱的同时,燕师乘机灭郸、伐蕾、征孤竹,把燕国的势力扩大到长城以北的大凌河流域。燕国为了加强长城南北地区的统治,遂在蓟、孤竹、大凌河流域建立了新的统治据点。鉴于这一事实,在周初,燕国或通过镇压武庚叛乱,已将武庚的封地耶据为自己的领土,或是周王因燕国参与平叛有功,将鄢国之地賜于燕。故汉?司马迁的《史记?燕召公世家》云“封召于北燕”。实际上是因包括了商代的商旻和邸两个商代属国地域的缘故。《史记?燕召公世家》“封召公于北燕”句如句断为“封召公于北、燕”句,则更符合客观实际。也可以说,燕国称“燕”在前,事在武壬时,故汉?司马迁《史记?周本纪》云“封召公夷于燕”。称“北燕”

  在后,事在成王时,故汉?司马迁《史记?燕召公本世家》云“封召公于北燕”。因此,燕国国号之称为“燕”,既非得名于燕山之野,“北燕”之名,也非是别于南燕之称,更非西汉二分燕以后的辽东之称。

  燕国之“燕二应是因商代的燕国而得名,或者说是沿用了商代旻国的旧称。西周所有封国均为古国、旧邑。《史记?周本纪》云:“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之后于蓟,帝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于是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日齐;封弟周公旦于曲阜,曰鲁;封召公夷于燕,封弟叔鲜于管、弟叔度于蔡,余各以次受封”。?从以上引文来看,仅有尚父封于营丘,赐国号曰齐,周公旦封于曲阜,赐国号曰鲁两例,其余所封之国,或为古国,或为旧邑。因此,亦可证燕国之称“燕”并非《帝王世纪》和《宗国都城记》所言因在燕山之野,故国名取焉;亦非宋衷所言“有南燕,故云北燕”。燕国之称"燕",亦与燕山或考证出来的其他山脉并没有直接的或间接的必然联系或因果关系。至于现在所书写的燕国的“燕”字,在周初至战国末年,燕国金文或陶文均书作“屬”、“医”和“邸”诸形,更可知燕国国号“燕”与燕山或其他什么山脉根本就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四、燕国的始封地问题.

   关于燕国的始封地问题,文献中亦有不冋记载,故各家争论不已。现将文献中和各家诸说略作概括,胪列如下:(-)董网古城说[995年文物出版社岀版的北京文物研究所编《琉璃河西周穗国墓地〉(1973-1977)主此说。

  1973 ~ 1979年,琉璃河西周墓地和董家林古城调査资料发表后,不少学者和专家都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撰文,认为琉璃河镇的董家林古城为燕国的始封地,也是封燕时的燕国都城。

  (二)藝城说

       1.宋?乐史等《太平寰宇记〉卷六九:“河北幽州,同武王定商,封召公夷于燕。”

  2.宋?王钦若《册府元龟》卷二三五:“周承商制,……召公夷之后封勤,为北燕伯。”

  3.宋?王应麟《通锐地理通狰〉引《舆地广记》云:“武王封黄帝之后于蓟,又封召公于北燕。或曰黄帝之后封前者已绝,成王更封召公于蓟为燕。”

  4.清?江永《春秋地理考实〉:“武王封召公于薊,号北燕。今顺天府太兴县是也。”

  5.清?顾栋高《春秋大事年表〉:“宜隶順天为北燕国地,今大兴县为古蓟,燕所都。”

  6.清?顾炎武《京东考古录?考前》:“盖一地不容封二国,故疑召公即黄帝之后,其不门燕而曰蓟者,有南北二燕,故称其国都以明之。”主张燕初封于薊。

  7.清?朱彝尊《日下旧闻考〉卷二;“召公所出,众说纷纭,当以陆德明为是。盖《乐记〉所云封黄帝之后于蘭者,即召公也。”

  8.周谷城《中国通史》(上册):“召公夷之子被封于燕。燕亦侯国,在今河北蓟县。”

  9.陈梦家《西周之燕的考察〉一文认为,“楚汉之际,韩广为辽东王都于无终,即今蓟县地。西周金文'才限'之燕,或即在此。”10.王灿炽《北京建都始于公元之前1057年〉一文认为,《礼记?乐记〉:“武王克殷反商.

  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为蓟者”为召公。推测今琉璃河镇董家林之古城即武王封召公爽于薊的“蓟”气11.周继中《北京建都从西周燕国开始》一文认为,軌燕为一国,癥与北燕亦一国。并据班固《汉书?地理志》、司马彪《后汉书?郡国)、张守节《史记正义》、裴驷 位记集解》、顾炎武《京东考古记?考蓟〉、司马贞《史记索隐》、郑樵《通典》、顾颉刚、史念海《中国疆域沿革命〉等文献资料认为,西周所封的燕都于薊,在今北京北云观一带。

  (二)流水说

      1.宋?乐史等《太平寰宇记〉卷六七,易州:“废深水县在州北四十二里,……按:是地即周封召公于此也。”

  2.宋?罗泌《路史?国名记):“召,邵也……然易县故涼水县城在州北四十二里,亦曰邵,云'周封召公于此',盖归老之地。'‘3.王国维《北伯屈跋》,《观堂集林〉卷一七,认为北即燕,始封地即源水县。

  (四)鄭城说

      1.傅斯年《大东小东说》:“按;燕字今经典皆作燕翼之燕,而金文则皆作郞(金文作'鄭',为战国中、晚期無国’燕'字的字形,战国以前书作和僵'。加邑旁的字较晚,乃战国中、晚期的普遍规律——笔者),著录者有郎侯鼎、郎侯戈、郎王剑、郞王喜文,均无作燕者……是知燕之称郞,历春秋战国初无二字,经典作燕者,汉人传写之误也。無即本作部,则与今河南邸城有无关系,此可注意者。在汉世,鄙县与召陵县则分属颍川、汝南二郡,然土壤密迩,今歸城县实括鄭、召陵二县境。近年邸城出许冲墓,则所谓召陵万岁里之许冲,因居今邸城治境中。曰郞曰召,不为孤证,其为召公初封之燕无疑也。”

      2.顾颉刚推崇傅说,认为“其说出后,世无异论”。

      3.齐思和先生亦主张燕国一直是生活在河南省境内的国家。

  4.童书业先生也主张燕初封地在鄭城,“以为召公所封之燕国本在召陵之郞城。”

  5.常征先生亦力主燕之初封地在IB城。其在所著《古燕国史探微》一书中说:“召公封邑既在召陵而召陵在底地,因号燕国,又由于此匣为成汤'景亳’旧地,为与别際(如曲阜的膜国)相区分,世因名之曰'亳燕亳与北通而展与燕通,亳燕是以被《世本》、《春秋》、《左传》、《燕世家》等书称作'北燕而《谷梁传》便曰'从史文也'。”⑤燕国的始封地以上四说,以第一说即董家林古城说最为可靠。董家林古城其时代不晚于西周初,其下限约在西周末年。“遗址面积的广大,遗址内古城和大批西周时代墓葬的存在,尤其是一些带有'底侯'铭文青铜礼器的发现,为确定古城的性质和作用提供了直接可靠的物证,证明现今的琉璃河地区,在三千多年前就是燕封地的中心地带。遗址内的古城址(即今所称的董家林古城一笔者),就是燕的都邑,是西周燕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⑥这一概括性结论是正确的。1986年发掘1193号墓出土的青銅礼器克辑、克盃铭文,记载有燕国始建的史实。

  薊城说有不同的地点,尽管有的说董家林古城就是蓟城,此说亦尚难成立。燕、薊为二国无疑。黄城作为燕的都邑大约在燕襄公时期(前657年~前618年),至燕文公(前554年~前544年)徒易,蓟作为燕的都城约百余年。它不是燕国始封时的都城⑦。

  洗水亦不是燕国的始封地。北亦不是燕,它是商代的属国古北国。成王时平定三监及武庚禄父叛乱后成为燕国的封地,燕国又称北燕正是因其领有商代的属国北和燕的缘故。北国成为燕的領土约在成王时,故不是燕的始封地。

  郞城为燕国的始封地更难圆其说。王釆枚在其《论周初封燕及其相关问题)一文中,对部城说之难以成立作了较详细的论述和研究,此不赘述。随着琉璃河镇童家林古城和墓葬中大批青铜器带有厦侯铭文资料的公布,城说恐怕就更加难以成立了。

  总之,燕国的始封地在今北京市房山县琉璃河镇为中心的地域内,其都城即今北京市房山县琉璃河镇的董家林古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周朝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周朝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在黄河上游族群与泾渭流域氏族部落的融合与周文化血缘关系密切的文化族群,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