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西周社会是如何形成的?

西周社会是如何形成的?

发布时间:2020-06-21 23:43:3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近几十年来,中外学者对于西周的社会性质,主要有两种论点:一种认为西周是奴隶制社会;一种认为西周是封建制社会。

西周社会是如何形成的?

  (一)西周奴隶制论

         西周奴隶制论者认为,中国古代的奴隶制在夏朝奠定了始基,经过商朝的大发展,到周朝达到鼎盛时期。战争为奴隶主贵族提供了大量的奴隶来源,使西周时期奴隶数量比商代大为增多,奴隶的人数可能超出自由人。在周代,大规模屠杀战俘、用奴隶进行祭祀(人祭)和殉葬(人殉),比商代显著痍少,这是奴隶制全面发展的必然现象。周王把奴隶和土地分封给诸侯,诸侯也把奴隶和土地赐给卿、大夫。在西周,土地仍然属于国家所有,即奴隶主贵族土地国有制。周王把土地分赐给诸侯和臣下,让他们世代享用,但他们只能享用,而无所有权。周王可以把土地和奴隶賜给诸侯和臣下,也能够收回或转赐给别人。井田制是土地国有制的主干,“庶人”或“庶民”是耕种井田的农业生产奴隶。所谓井田制,并不像孟轲所说的八家共井,以中央的百亩作为公家的田,周围的八个百南作为给予八家庶人的田。那些方田不是给予庶人的,而是给予诸侯或百官的。奴隶主贵族对待农业奴隶,从剥削形式上看,让他们耕种一块土地,以“贡税”的形式榨取他们的农产品,同时还征取各种力役,形似“农奴其实,这正是种利用传统的社会组织形式来控制农业奴隶的更省事而有效的办法,奴隶主贵族及其国家对他们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有的西周奴隶制论者认为,周代对农业劳动者的剥削方式,在国中用“贡”,在野用“助”。

  《孟子?藤文公上〉;“请野九一而助,国中什一使自赋。”贡,就是按照古代什一的税率,在一夫分得土地的产品中抽取十分之一,即为实物地租。助,即《孟子?藤文公上》“方里而井,并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的办法。助,实际上是劳役地租的一种。这就是说,周代对农业劳动者的剥削,既有实物地租,又有劳役地租。

  井田的土地是实行定期重新分配的,土地每三年就要重新分配一次。《周礼?地官?遂人〉:

  “以岁时稽其人民而授之田野。”这种办法又叫做“换土易居”或“爰田易居”。《周礼?地官,均人》:“三年大比则大均。”又《公羊传》宣公十五年何休注:“司空谨别田之高下善恶,分为三品。上田一岁一星,中田二岁一星,下田三岁一垦。肥饶独乐,境境不能独苦,故三年一换主易居,财均力平。”这是并田制下土地定期重新分配的具体搆述。

  (二)西周封建制论

       西周封建制论者认为,从王到大夫是各级領主,是土地所有者(“公食页,大夫食邑”)。庶民中的自由民的生活主要依靠种田为生。农奴大部分种田,也有一些人做小手工业和小商贾。自由民和农奴分得的土地,称为私田,但无所有权,不能私自买卖,自己死亡或年老,可以由长子继承做户主。

  周代土地法以一田为单位。一田一百亩。田与田中间,一大片田与一大片田中间,划分各种疆界;聽界是通车的大路,或人行小路,大路小路交错,像无数井字。领主有划分疆界的特权,《诗?大雅?诲高》:“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田。”彻字的意义是通,就是通大小道路。《诗?大雅?公刘》:“彻田为粮”,就是按田征收粮食。彻是什一而税。彻法是行用甚久的一种制度。孟子所说井田是想划九田为一井作单位,废什一的彻,行文王的九一而助。西周领主与农民的关系是封建关系。耕公田者就是领受私田的农夫,在领主的田上进行无报酬的劳动,实质上是一种劳役地租。

  西周的被统治阶级——庶民,大体上包括上层的自由民、中层的农奴和下层的奴隶,数量最大的是中层的农奴阶层。

  有的西周封建论者认为,西周的土地所有制是封建领主所有制。西周最高的封建领主是周天子。周天子是全国土地和人民的最高所有者。《诗?小雅?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顒E王臣。”周天子把王幾之内的土地,作为自己宜接管理的领地,王幾之外的土地则分封诸侯。诸侯和卿大夫都有权把自己的一部分耕地再分蜀给自己的臣属。贵族之间也可以彼此交换田地,但土地买卖情况还没有出现。天子和诸侯都有权把封賜的土地收回。但一般来说,诸侯和卿大夫是把自己的封国或封邑传给子孙。按西周宗法制的规定,当时合法的土地继承人是嫡长子。由于土地世代相传,就使被封赐的土地为各级封建领主世袭所有。

  对于“井田制”的理解,西周封建制论者认为,所谓井田制,实质上就是劳役地租。《孟子?滕文公》:“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山,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所以别野人也。”分得私田的农奴或野人要无偿耕种公田,养活土地所有者。这里所谓公田,是指属于领主的土地;所谓私田,是指领主分给农奴的份地。这种份地是经常要更换调整的,一般三年就须“换土易居”。

  土地的层层分封,形成了上地所有的等级结构,也形成了一个以天子为首的封建土地所有者的阶级,并替这个阶级奠定了等级从属的基础。由于西周的封建是把土地连土地上的人民~同封赐的,所以和封建土地所有者阶级的同时形成了一个被土地所者阶级所奴役的、附着于土地的农奴阶级。领主和农奴是西周社会的两个敌对阶级,领主和农奴的矛盾是西周社会的基本矛盾。尽管农奴和土地所有者之间保持着严格的人身隶属关系,但农奴并不像奴隶那样一无所有。农奴有自己的妻子儿女、家室庐舍,有生产工具和家庭副业。《诗?歯风?七月》:“十月蟋蝉,人我床下。

  穹室重鼠,塞向瑾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人此室处。”《诗?周颂?臣工》:“命我众人,痔乃钱铸,奄观钱艾。”这些资料表明,西周的农奴是有家室和生产工具的。

  二、剥削方式决定西周社会形态中国学术界对西周社会形态的两种不同观点,主要是基于对西周的土地所有制和剥削方式的不同理解。正确理解西周的土地所有制和剥削方式,是研究西周社会形态的最重要的环节。

  对西周的“井田制”,学术界的理解各不相同。西周奴隶制论者认为,所谓井田制,并不像孟舸所说的“八家共井”,以中央的百亩作为公家的田,周围的八个百亩作为给予庶人的田;那些方田不是给予庶人的,而是给予诸侯或百官的。西周封建制论者认为,井田中的所谓公田,是属于领主的土地;所谓私田,是指领主分给农民的份地。但在对劳动者的剥削卜.,西周奴隶制论和西周封建制论者的认识则比较接近。

  西周奴隶制论者认为,奴隶主贵族对待农业奴隶,在剥削形式上,让他们耕种一块土地,以“贡税”形式榨取他们的农产品,同时还征取各种力役。另一些西周奴隶制论者贝IJ认为,周代对农业劳动者的剥削方式,是“贡”和“助”相结合,在国中用“贡”,在野用“助”。贡,即为什一税,亦即实物地租。助,即“方田而并,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孟子?滕文公上》)的办法。助,实际上是劳役地租。

  四周封建制论者认为,西周的土地所有制是封建领主所有制。同天子是全国土地和人民的最高所有者。从诸侯到大夫均是各级领主,是土地所有者。耕公田者,是领受私田的自由民和农奴。領受私田者,要在领主的田地上进行无报酬的劳动。这种无报酬的劳动,实质上就是一种劳役地租。

  以上分析说明,西周奴隶制论和西周封建论者,尽管在西周井田制和社会形态方面有所分歧,但在土地所有制方面,都承认公田和私田的存在;领受私田者要无偿地在公田上耕作,这实质上是一种劳役地租。这就是说,两者都承认劳役地租的存在。劳役地租是一种最原始的地租形式,是封建制初期的一种剥削形式。西周从王到大夫是各级土地所有者,是封建领主;领受私田的劳动者是农奴,领主与农奴的关系是封建制的剥削关系。西周是封建社会早期阶段的封建农奴制。

  类似西周的封建农奴制,在中国近现代的一些少数民族中仍然残存。例如,1955年民主改革前云南省西双版纳地区的傣族、西藏自治区的藏族、新疆自治区夏合勒克乡的维吾尔族等,都保存封建农奴制。

  西双版纳傣族农奴制是以农奴主占有基本生产资料——土地和不完全占有生产者为基础的社会制度。这种农奴制的阶级关系是通过等级制度体现出来的。农奴主集团由召片领、召勧、波朗及村寨头人构成。“召片领”傣语意为“广大土地之王”,是俄族最大的土司。“召ar意为“一片土地的主人”,即土司。“波朗”系由召片领或召勧派出,监督辖区内各级官员井强制农奴承受封建负担的官。农奴主集团约占当地总人口的8%,其中大、中领主约占2%,村寨头人约占6%o历史上,召片领每征眼一地,便将该地分封给自己的宗室、亲信,世袭领有境内的土地和人民,成为一方之主,即召亂。召勧又把领地以采邑的形式分封给自己的臣僚。这样层层分封,就构成了金字塔式的等级制度。这种基于土地分封所构成的不同等级的大小农奴主,构成了统治阶级,处于等级结构最底层的则是被统治阶级一农奴阶级。

  农奴分为傣効和滾很召两个等级。傣亂意为“本地人”或“建寨最早的人”,约占农奴总户数的55.1%,他们是最早的居民,其前是农村公社成员,所居村寨保留有农村公社集体占有和分配土地的制度,社会地位较其他等级为高。疫很召意为“官家的人”或“主子家的人”,占有农奴总户数的39.2%。这部分农奴又分为三类:领固(包括冒仔、滾乃等)、洪海、卡召。“领図”

  在滾很召中所占比例最大,系从外地来投靠农奴主,或农奴主从外地召来的依附农民。“洪海”

  是近代从他处流浪来的失去土地的农民。“卡召”原是农奴主的家奴,被领主释放、分给土地、自立门户的农奴。

  西双版纳傣族存在农奴制的地区,所有的土地、山林、水源等,都属于傣族最大土司宣慰使(召片领)所有。农奴耕种土地必须履行“种田出负担”的规定;不种地的人也要“买水吃、买路走、买地住家”;农奴死了要“买土盖脸”。农奴主之间可以整村地买卖农奴或将农奴作为礼物赠送C在农奴主大土地所有制下,耕地的14%为农奴主直接占有,用作私庄田和作为赐给家臣的薪俸田,其余为农民的份地(约占总耕地的86%)。农民的份地,包括村寨集体占有的寨公田(约占总耕地面积的58%)和家族占有的家族田(约占总耕地面积的19%);这两种份地,通过村寨头人分配给农奴耕种。

  农奴主利用份地向农奴征收“劳役地租”,是农奴主剥削农奴的主要手段。每到耕种季节和收获季节,农奴要按村寨,每户派出劳动力,自备农具和耕畜,到农奴主的私庄田或薪俸田无偿地耕种、收获。农奴的这种无偿耕种和收获,是作为向农奴主领取份地必须承担的负担,亦即“劳役地租”。

  西双版纳俸族农奴制的生产关系和剥削形式,和西周的生产关系与剥削形式是大致相同的。

  西双版纳傣族农奴制地区的“ '土地王有',世袭分封”,和西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层层分封土地和人口,其实质是一致的。召片领以下的“召勤”及其家臣属官并无土地私有权,分封土地不过是统治阶级内部瓜分土地的表现,土地的最高所有者则是召片领。西周,国王是土地的最高所有者,诸侯、卿、大夫,则利用封地对农奴进行剥削。

  西周“井田制”下的剥削性质和西双版纳傣族农奴制及西藏藏族农奴制的剥削性质基本是相同的。“方里而并,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田,所以别野人也。”(《孟予?滕文公》)耕种私田的农奴或野人要无偿地耕种公田,养活各级领主。

  西周“井田制"下的“公田”和“私田”,其本质同于傣族农奴制和藏族农奴制下的“自营地”和“份地”。

  西双版纳傣族农奴制和西藏藏族农奴制,都有少量用于家内劳役的奴隶。这-点也和西周的阶级成分相同。西周社会中存在的少屢奴隶,主要用于家内劳役和手工业部门,贵族对少量家内奴隶的剥削关系,不决定西周的社会性质。农业是西周社会的主要经济部门,农业经济部门的剥削关系,亦即各级领主对农奴的剥削关系决定西周的社会性质,这是西周属于封建农奴制社会的根本依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