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两位友好对手的拳斗——罗斯福、丘吉尔会晤

两位友好对手的拳斗——罗斯福、丘吉尔会晤

发布时间:2020-06-20 17:40:2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41年仲夏,华盛顿流传着罗斯福总统因公过于劳累,不得不谢绝公务,度假休息的消息。

  8月3日,罗斯福乘坐的游艇从康涅狄格州的新伦敦航,消失在大西洋上。在报纸上半开玩笑地登载了罗斯福消磨时冋的公报。据这份公报说,总统和游艇上的一些随行人员在休息,晒太阳,捕,为海上的新鲜空气所肉醉。为了彻底打消一些好奇人的疑虑,在执行这次秘密公务期间,安排总统的游艇通过科德角运河。游艇整天在运河上游弋,艇上显眼的地方坐着一位外表、穿着都彳艮像总统的人。实际上,罗斯福已于8月4日在公海上改乘“奥古斯塔号”巡洋舰,美军参谋长和萨-韦尔斯在这里同他会合O8月9日晨,平时寂静的纽芬兰的阿金夏湾笼罩着异常热烈的气氛。有好几艘大型军舰停在那里,“奥古斯塔号”是其中的一艘。发动机的轰鸣声在头顶上空回旋,这是美国飞机在进行空中巡逻。在“奥古斯塔号”军舰的船头上有一群人,最前面的是罗斯福,他坐在安乐椅上。在他后面站着一群军人,其中有罗斯福的儿子埃利奥特和小富兰克林,还有惟一的一个穿便服的人,他是萨-书尔斯。他们在等候丘吉尔。英国首相乘新型“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驶来。

两位友好对手的拳斗——罗斯福、丘吉尔会晤

  这时,六艘驱逐舰一艘接着一艘地驶入海湾,这是仪仗队的护航舰,有的舰挂着美国国旗,有的则挂着加拿大国旗。驱逐舰之后是伪装的巨型战列舰。罗斯福用双筒望远镜看到了舰桥上丘吉尔的特有身影。人们扶着总统站起来。当“威尔士亲王号”靠近时,“奥古斯塔号”上的乐队奏起《上帝保佑吾王》的乐曲,面从英国战列舰上传来《星条旗》的乐声,为尊貴的罗斯福和丘吉尔举行了隆重的海军仪式,向他们致敬。

  11点整,在汽笛的尖鸣声和海军仪仗队举枪致敬的碰击声中,穿着褐色海军制服的丘吉尔走上船梯。

  首相显得古板、粗率而有力。他停下脚步,礼貌地朝后甲板致敬。然后像一个逗人喜爱的“如来佛”一样,笑眯眯地伸出双手走上前去。

  “终于见到您了,总统先生!”

  “在船上和您相会,我很高兴,丘吉尔先生。”罗斯福回答。

  他们的手紧紧握到了一起。激情犹如强大电流传遍他们的身体。对他们两人来说,这次会晤象征着他们梦寐以求、努力争取的目标即将实现。他们的相见,体现着英国和美国携起手来了。

  这是他们1919年以来的第一次晤面,可是他们即刻谈到他们的通讯,他们横隔大西洋的通话,他们的健康,他们的工作与他们的烦恼,很快地他们便直呼其名,用起“富兰克林”与“温斯顿”的亲昵称呼。这称呼当然是私下用的。在有其他官员在场的时候,他们还是用“总统先生”与“首相先生”的称呼。可是日子处久了,罗斯福在正式的场合也放弃了这种礼貌上的装模作样,虽然丘吉尔始终拘谨地墨守着这种称呼的礼节。

  第一次的拜访完全是礼节性的,丘吉尔带了一封英国女皇给罗斯福的信。比较醒目的却是丘吉尔随身带的一批顾问们。和罗斯福带来的一小群随员相比,丘吉尔显赫得多了,他虽然还没有把百家姓上的全部姓氏都带来,可是却也够瞧的了,从贝弗勃洛克到耶尔他全带了来,还有一批英国情报部的官员也在场,随身带着笔记本和摄影机。在他们会晤的第一天,罗斯福和丘吉尔,还有霍普金斯一起进午餐,霍普金斯是陪丘吉尔一同上船来的C其余的人都是海军上将金氏的客人,另外在一起站着吃午饭。吃完午饭后,在舰长的房舱内,罗斯福和丘吉尔面对面地坐着,很有礼貌地在争辩。

  “根据我的情报,富兰克林,你们美国人民的人心已经傾向于我们。可以说他们已经准备参加这一伟大的战争了。”

  “你同时也可以看到许多和你的情报相反的情况。”罗斯福冷冷地回答。

  “可是关于租借法案的那次大争辩……”

  “假如你真的关心美国舆论,温斯顿,我劝你还是每天多读些我们的国会记录。”

  两个观念现在是正面冲突了:丘吉尔很明显是被一个思想推动着,就是,美国应该立刻和纳粹德国宣战;面美国的总统则处处都在顾虑到人民的舆论,美国的政治,以及许多反复无常的无形的条件与因素。最后,喝完了他杯中的剩酒,丘吉尔站了起来。已经是快两点半了。罗斯福说他代表美国的海军送了些礼物给威尔斯王子号以及保护它的三条驱逐舰上的全体官员。丘吉尔点了点头,短短地道了声谢就走了。

  那天下午,1950包礼物盒,里面有香烟、鳞果等,便送到英国方面分发给他们的官兵们.而那天下午,两方面的参谋长们按照议事日程开始工作:生产量、优先权、船舶、战争资源一物资、人力、财力——所谓现代战争中的三大要素。

  星期六晚上,在奥古斯塔号上舰长的沙龙里举行了一次正式的公宴。罗斯福是主人。丘吉尔当然是主客,坐在他的右边。其他的宾客有英国外交部常务次长贾德干,丘吉尔的侍从乞威尔爵士、威尔士、霍普金斯、哈立曼和英美双方的各部参谋长们。晚餐的时候。根据以往的经验,在他所参加的任何一次集会中,他总是主宰一切的。这并不是因为他坚持他的领导权,事实上这是他的天赋和自然倾向。但是今天晚上他却完全相反。这天晚上他只是静静地听。另外有一个人在支配着听众,使用着他华丽的、滚热的、周期性的演词,不太花巧,可是却永远那么像果子似的圆熟而恰到好处,使听众们感到他的句子好像是可以抓到手中而挤出淋漓的汁来似的。那天晚上,是丘肯尔在支配着宴会的全体,而每一秒钟他都意识到他在支配着把握着大家。罗斯福那天晚上只是偶尔地投一两句问话使他继续地讲,使他把肚子的东西都讲出来C霍普金斯也偶尔说几句话,不过只是在丘吉尔停住换气的时候。大致说来,穿军服的人都保持着沉默,只不过偶尔跟坐在一旁的人低低地耳语几句。

  丘吉尔很少往后靠在他的椅背上,老是把嘴上的雪茄一下子从左边换到右边,一下子又从右边换到左边,形成一个很得意的角度,两个肩膀往前耸着,活像一只壮而大的水牛,他的手时常在空气中挥动着,帮助他的表情,他的眼睛闪着光。那一天晚上是他发言的天下,他滔滔不绝地谈着。

  丘吉尔谈到战争的经过。他谈到每一次的战役,失败了的战役:“可是在任何一次战争中英国都能获得最后的胜利的!”他以相当的坦白告诉大家,他的同胞怎么样曾经事实上-度接近溃败的地步;“可是希特勒和他的将军们太笨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要不然就是他们不敢有的时候他的谈话中又带着一种坚决的恳求的色彩:“这是你们惟一的机会!你们非得参加到我们这一边来不行!

  假如你们一定要等他们先给你们一个打击才参战,那么他们就会在我们被打垮以后再来打你们,而他们的第一个打击也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打击!”但是即使他的听众能够觉察岀他语调中所包含的恳求,他的整个风度与架子还是给人以一种不屈不挠的印象。

  但是一有机会,罗斯福总设法问他一声:“那么苏联呢?”

  “哦,苏联!”他的声调中含着很明显的轻蔑,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他的疏忽,赶忙补上一句:“当然啰,他们是比我们所敢期望的程度要强得多。可是谁知道他能持续多久,……”

  “那么你认为他们是不能持久的?”

  “在莫斯科陷落以后……只要德国人越过了高加索……当苏联人最后停止了他们的抵抗……”

  丘吉尔的答复永远是肯定的、无条件的。他连“假如”这个假定词都不用,对于苏联的抵抗他可以说没有什么信心。在那一个8月的晚上,他的手里握着一颗骰子,那他是预备孤注一掷的。他急切地要求罗斯福明白租借法案中最大的部分应该归之于英国,给苏联的任何援助都只是迁延时间,而最后终归无效的。这种见解更使他得到一个最后的结论:

  “美国必须参加到我们这一边来!你们必须参加,假如你们想生存!”

  罗斯福坐在一旁聚精会神地听着,有时候搓搓他的眼睛,玩弄一下他的夹鼻眼镜,或用燃熄了的火柴在桌布上随便划着。围坐在那一间充满卷烟味的沙龙中的美国人都保守着缄默,不置可否。

  那一晚好像是两个友好对手的第二场拳斗。没有什么决定性的结果,可是群众里也没有一个人想大声地戚他们加些油,好好地再干几手。他们希望双方都胜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