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柳暗花明又一村——金大中

柳暗花明又一村——金大中

发布时间:2020-06-18 20:33:0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朝鲜王朝开国国王李成桂定都汉城,看中了北岳山麓的一块风水宝地建立他的王宫景福宫。到了近代,景福宫的练武场和科举场原址上出现了一片斗拱悬梁、飞檐碧瓦的建筑,后被称为“青瓦台”。1948年8月大韩民国成立时,青瓦台定为总统府,从此成为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

  半个世纪以来,韩国政强军霸为实现坐镇青瓦台的美梦而舞笔弄枪,演出了一幕又一幕惊心动魄的悲喜剧。其中,一名政治上的强者斗腥风,战血雨,历尽政治沧桑,终于使人主青瓦台的梦想成真。他就是1997年12月18日当选韩国第15任总统的金大中

  金大中一生坎坷崎岖,历经磨难,矢志不渝追求其政治理想。在40多年的从政生涯中,他两次流亡国外,3度死里逃生,4回囚禁牢狱,5载遭受软禁,16年被禁止或限制政治活动。他先后4次参加总统竞选,3次以失败告终,最后涉险获胜。

  72年前的12月3日,当居住在朝鲜半岛西南部小岛荷衣岛上的金云植和张守锦夫妇喜得贵子时,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这个哇哇啼哭的小生命竟会在他的一生中将经历那么多的苦难。

  金大中是金云植的长子。金大中出生后,3个弟弟和2个妹妹也相继来到人间。金云植时任全罗南道新安郡下义面厚光里里长,后升任区长,均为一介下官,公务繁忙。抚养金大中等6个孩子的重任自然落到了母亲张守锦的肩上。

  也许是荷衣岛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所致,金大中从小就灵巧、聪慧。当金大中踏进当地一所学堂以后,其天赋充分显露,成为小小伙伴中的佼佼者。父母亲疼爱自己的骨肉,更珍爱自己儿子的才华。他们带着年幼的金大中离开了小岛,迁到地处半岛陆地的木浦,想让他见见“大世面”。母亲把金大中送进了一所规模较大的新式学校学习。

  她在木浦开办了一家客栈,挣一些钱给儿子上学。母亲梦想以自己的汗水浇灌一棵幼壮的苗苗,让他将来长成参夭大树,出人头地,飞黄腾达。

  金大中自小在母亲的怀抱里长大,对慈母一往情深。

  在日后长年的政治生涯中,每当遇到困难和受到挫折时,他总是想到母亲的养育之恩和培育之恩。金大中把秉性坚强、正直的母亲比喻为“女丈夫”,认为他长大后宁折不弯的品格是母亲遗传给他的。有一件事令金大中对母亲感激不已。那是在他虚岁5岁的时候,一名货郎醉倒路边,村里的大孩子们乘机将货担中的货品偷走,还给了金大中一把烟杆。金大中拿着这把烟杆回家想孝敬父亲,结果被母亲发觉。母亲将尚不谙世事的金大中狠狠揍了一顿,扯着他的胳膊去找货郎,把烟杆奉还。母亲以行动教育了金大中,使他永远铭记如何做人。

  金大中没有辜负母亲的一片苦心,以优良的成绩读完了小学课程,考进了木浦商业学校。显然,根据母亲为金大中设计的前程,他学商是为了今后从商。

  可是,金大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政治有了朦胧的爱好意识。据金大中回忆,他刚刚懂事的时候就常常看他父亲订阅的报纸。那是统治朝鲜半岛的日本总督府办的一张官报,总要刊登一些政治类消息。他以幼稚的目光浏览着报纸,对那些花边新闻和奇闻轶事草草放过,唯独对第一版的政治报道兴趣盎然。到虚岁丿I九岁时,他就已经很爱读报纸上的政治经纬和天下纵论了。

  金大中要当政治家的意向是在他上木浦商业学校时形成的。他在这所学校的头三年,年年学习优秀,并连任班长。有一次,他同寻衅闹事的一名日木同学发生口角,两人动起了拳头,最终酸成学校韩国学生和日本学生之间的一场群架。日本人将金大中视为“不良分子二摘掉了他

  班长的“乌纱”,还不让他当优秀生。金大中产生了逆反k心理,不时在课堂上以从报纸上学来的政治知识提问的形式给日本老师出难题,以发泄其心头的不满。民族歧视和世道不公成了金大中立志搞政治的催化剂C1945年8月韩国光复之前,金大中在不能圆大学梦的情况下,为了逃避被日本人抓壮丁,便进入丁由一日本老板开办的船舶公司当了职员。日本投降后,日本老板弃业回国,20岁的金大中自任这家船舶公司的管理委员长,承担起管理100名员工和经营船运业务的重任。不久,他便把这家船舶公司搞得红红火火,还办起了一家造船公司和接管了木浦日报社。

  金大中如果照这条路子走下去的话,说不定日后能成为一名腰缠万贯的大亨。然而,他对赚钱没有浓厚的兴趣,而对搞政治的宏志不灭。他终于选择了弃商从政的道路。

  金大中耳闻目睹了官吏的无能、官场的混乱,越来越坚定了投身政坛弭除祸患、整饬社会纲纪的决心。1945年春天,韩国举行第三届国会议员选举。29岁的金大中在同伴的支持下,以无党派候选人的身份参加丁木浦选区的选举。初试身手,未能成功。就是这第一次跃身政界的失败行动为金大中铺垫了此后几十年艰难曲折的政治道路的第一块基石,使他从此与政治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金大中加入了在野的民主党,试图利用政党的势力将自己推上国会议员的座位。1959年6月,他易地于祖籍江原道仁济地区,以民主党候选入的身份参选第四届国会议员。结果,他仍然榜上无名。翌年7月,提前举行的第五届国会议员选举又向金大中招手,他毫不犹豫地再度参选,还是与议员资格失之交臂。

  屡屡失败的金大中此时已是欲罢不能了。1961年5月,他参加了仁济地区国会议员补缺选举,终于幸运地当选为国会议员。正当金大中踌躇满志的时候,军队少将朴正熙发动了“5?16”政变。他当选国会议员才3天,连宣誓就任仪式都未举行,便被剥夺了资格。金大中想玩政治,结果反而被政治开了一个玩笑。

  连金大中本人都没有想到,这一次政治挫折给了他出山的机会,为他跃向政坛高处架了一块跳板。当选和落马反倒引出了全国无处不知金大中其人的结果。1963年11月,金大中以民主党候选人的身份,在木浦5度岀马竞选,以压倒多数的支持票堂堂正正地当选国会议员。

  金大中如得水,开始活跃在韩国广阔的政治江河中。他在在野的民主党内地位日升,在韩国政坛崭露头角。他先后担任民主党发言入、审议会议长,并入选该党最高领导机构执行局。他利用国会议员身份,在国会宣传其政治主张,抨击社会时弊和朴正熙政府的政策。他创造了在国会发言次数最多、发言时间最长的纪录。

  重权在握的朴正熙此时发现了一名能在政坛掀起波澜的年轻政敌,预感到不除之必有后患o1967年举行第七届国会议员选举时,朴正熙有针对性地安排他的亲信出马竞选,并在木浦逸区亲自主持了国务会议,开展了轰动一时的“倒金选举”运动。然而,金大中再次当选国会议员。朴正熙这一闹腾,反而使金大中名声大振,成为全国政坛的风云人物

  1967年以后,金大中与金泳三、李哲承被列为在野的新民党“三大中年旗手”。从此,金大中与金泳三开始了长达30年的政友兼政敌的历史°1970年,经过党内竞选,金大中战胜金泳三获得了新民党总统候选人的资格。1971年2月,46岁的金大中参加总统竞选,与强权总统朴正熙初决高下。一?方是生龙活虎的政界后生,一面是握有枪杆的最高权势人物。在面对面的选票争夺中,金大中居然能从朴正熙的虎口拔牙,获得众多的支持票。计票时,金大中和朴正熙旗鼓相当,难分伯仲。有时,金大中还略微领先。到最后关头,朴正熙后来居上,在总共1000多万张选票中以多得90多万张选票的优势超出,艰难地将金大中挑于马下。

  很多人认为朴正熙靠舞弊、贿选获得了胜算,否则金大中可能在那时就摘得了总统桂冠。如果这种说法可信,那么其后20多年的韩国宪政史当重新撰写。

  金大中在总统选举中掀起的大浪险些颠翻了大船,把朴正熙吓出了一身冷汗。朴正熙更把金大中视为眼中钉,必欲除其身而后快。在总统选举后即举行的国会议员选举时,朴正熙制造了一起车祸,目的是暗杀金大中。f辆横冲直撞的卡车从侧面冲向金大中的车队,有3人当场死亡,金大中髓骨受伤幸免于难。

  1972年,朴正熙发动了“10月维新二制定了“维新宪法”,变总统直接选举为总统间接选举,切断了金大中等人挑战最高权力的途径,确保了其连选连任总统。金大中由此时时处处受到朴正熙的明枪暗箭,失去了自由活动的政治舞台。他被迫流亡美国和日本,在海外从事反朴活动。

  尽管金大中置身海外,但危险的阴影一直跟随着他。

  W73年8月8日夜晚,金大中居住的东京某酒店来了几名受朴正熙指使的韩国中央情报部特工人员。他们起初想把金大中杀死在房间里,后因被人干扰怕阴谋败露作罢。他们乘黑夜将金大中带出酒店,到了停泊于瀨户内海的一艘海轮上。

  翌日凌晨,绑架者捆住了金大中的双臂和双腿,在他身上系上重三四十公斤的石头,将一块木头塞进他的口腔,用胶带封住他的嘴唇。显然,他们想把金大中沉入大海,神不知不觉地让他葬身鱼腹。金大中被塞在漆黑的船舱里,任凭着船将他带向茫茫大海的远方。

  金大中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笃信基督耶稣会来救他。他向耶稣祈祷,希望能得到救助。

  拯救金大中的机会真的来了!他透过蒙眼布看到一道灿烂的闪光,紧接着听到一声轰然巨响。有人从船舱奔向甲板,高喊着“飞机来啦!”船开足马力向前疾驰,试图摆脱那架飞机的跟踪。

  30分钟后,-名韩国年轻人看到了金大中,并一眼将他认了岀来。绑架者的阴谋再次败露,死神同金大中擦肩而过。

  有消息说,那架尾随的飞机是美国或日本派出的,但最终没有搞清它的身份。有人推测,美国中央情报局获得了金大中被绑的情报,便派飞机前往侦察。在金大中当选总统后,法新社发自汉城的电讯还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救了金大中,使他免于一死°金大中没有因生命受到威胁而停止政治活动,朴正熙也没有因背上谋命嫌疑而收敛施害行动。1976年3月,金大中同另外17名著名人士举行了纪念反日爱国的三一运动57周年活动,并发表了针对朴正熙独裁统治的《民主救国宣言》。朴正熙被惹怒了。他下令将金大中投人了监狱。

  这已经是金大中第三次人狱了。前两次是朴正熙刚刚掌权后的1961年和1962年。这三次人狱,金大中总共度过了3年半的铁窗生活。

  历史的时针指到了1979年10月26日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夜晚。在青瓦台的灯红酒绿之中,时任韩国中央情报部K的金载上举枪将执政18年的朴正熙送上了西天。青瓦台飞溅的鲜血搅得韩国社会一片混乱。

  国家不能一日无主。国务总理崔圭夏按照宪法规定继任韩国总统,名义上总揽国家大权。军方组成了戒严司令部,对汉城地区实行戒严。就在这乱世纷纷之际,新的一轮政治决斗在刀光剑影中展开。

  朴正熙的死给韩国带来了短暂的所谓“政治春天气在韩国政坛驰骋多年的“三金”即金大中、金泳三和金钟泌以为他们出山的时机已到,积极筹备举行总统选举,并计划参加竞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当“三金”瞄准王冠跃跃欲试的时候,一名新的军方强权人物用刺刀挑破了他们的黄梁美梦。

  当年12月120,保安司令官全斗焕乘乱发动“肃军政变”,出动5万军队进驻汉城,解除了国防部长官卢载铉的职务,逮捕了陆军参谋总长兼戒严司令官郑升和等40多名高级军官,掌握了军队和国家的最高实权。在全斗焕策划的扫除“三金”行动中,金大中因违反《国家保安法》被捕,金泳三被迫宣布辞去在野的新民党总裁职务并退出政界,金钟泌因“非法蓄财”被解除此前的执政党共和党总裁职务。

  1980年5月,光州的民众因不满全斗焕乱中夺权而奋起反抗,并与前往镇压的军队发生激烈冲突,酿成了震惊韩国的重大流血事件。现为直辖市的光州当时是全罗南道首府,?-贯被认为是金大中的故乡和政治根据地。金大中无故被捕入狱,刺伤了光州人的情感。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为金大中而流了血。

  厄运再一次降到金大中的头上C全斗焕无端怀疑已经在狱中的金大中为光州事件的策划者,诬他阴谋制造内乱和危害国家。

  金大中起初被关押在中央情报部地下室,不断受到要使用严刑的威胁。刑讯入员一连几天不让金大中睡觉,摧残他的身体。受光州事件株连被捕的人不下200人,很多人受到了电刑、水刑等酷刑,有的造成终身残废。在金大中受审讯的时候,经常听到受刑者的呻吟声和尖叫声。由于金大中是国际著名入物、他的案子已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韩国中央情报部未敢贸然对金大中用刑。韩国中央情报部对被捕人员中一名叫郑东年的人实施重点突破,将他屈打成招,捏造了金大中煽动光州居民作乱的事实。尽管郑东年事后翻供,但金大中的罪名仍然成立。

  1980年11月,韩国军事法庭终审以“内乱阴谋”等罪名判处金大中死刑。这一判决引起韩国内外舆论的哗然。

  面对死亡,金大中反倒坦然了。他在陆军看守所和清州看守所阴暗的囚室中,忍受着寒冷和近10年前那次车祸留下的关节炎的折磨,给他的妻子和亲友写信,抒发他那遇险不悼然面壮志难酬的复杂心情。他一天夭透过囚门上的小窗,遥望星空和皓月,企盼着能早天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也许是爆丁?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呼吁,抑或是为了留一条解决问题的后路,全斗焕没有执行对金大中的死刑判决。韩国法院分别改判金大中无期徒刑和20年有期徒刑。

  1982年12月,病魔缠身的金大中获得释放。

  在金大中被囚的两年多时间内,他的亲属大多被株连、受迫害。大儿子和小弟弟被捕并受到严刑拷打,二儿子被拘留审讯。家中惟一未受迫害的是正在上高中的小儿子°金大中的亲戚不是被迫停业,就是被勒令解雇。甚至他的几个秘书和保安人员也被捕人狱。

  从1973年至1982年的10年中,金大中除了5年半被囚禁在狱中外,其余的4年半是在软禁和监视中度过的。

  这次出狱后,金大中仍然没有逃脱被软禁的命运。

  金大中在汉城的住宅常常被100名左右的便衣警察和武装警察包围着。他们守候在房前屋后,盘査来访者,检査邮件,窃听电话。金大中的家人也常常受到监视和盘问。

  1982年12月金大中从监狱出来后被遣送出境,再次踏上去大洋彼岸流亡的道路。1985年2月,金大中结束了在美国两年多的流亡生活,返回韩国。

  金大中仍然负罪在身,不能自由地进行政治活动。由中央情报部更名的安全企划部继续对金大中在汉城的住宅进行监视。武装警察和便衣警察仍然在房前屋后盘问检查。金大中被软禁了50多次。

  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金大中仍然倾心于反对军人政权,不停地为实现他的理想呼喊。他同金泳三再次联手,组成了民主化促进协议会,开展了反对军人独裁的斗争C全斗焕执政7年多以后想把最高权力移交给同他一道领导当年“肃军政变”的卢泰愚。金大中和金泳三领导了声势浩大的要求“总统直选”的运动。卢泰愚被迫发表“民主化宣言”,同意恢复自1971年以后被取消的总统直选制度。

  1987年,金大中被撤销所有重大罪名,恢复了全部政治权利。他有机会在相隔16年之后同金泳三、金钟泌一道参加总统竞选。

  当时,金大中和金泳三同属在野的民主党,两人中只要有一人出马与执政的民主正义党候选人卢泰愚竞争,很有可能获胜。但是,同样在政界奔波了几十年的金大中和金泳三都迫切要当总统,谁都不肯让位于对方。金大中从民主党内拉岀自己的队伍,另组和平民主党,自任总统候选人,持枪跃马投人竞选。率领民主党余部的金泳三也挑旗上阵,向前冲击,无奈,“二金”力量分散,被卢泰愚各个击破,双双败下阵来。统计结果显示,“二金”的合计得票率达到55%,远远超过卢泰遇的37%。这次分裂不仅使“二金”自食苦果,而且使他们的支持者大失所望。

  这次总统选举后,“二金”开始各奔自己的政治前程。为了达到早日入主青瓦台的目的,金泳三带领它的民主党和金钟泌领导的共和党一起加入了卢泰愚的执政党阵营,组成了新的执政党民主自由党。在卢泰愚和金钟泌的支持下,金泳三出任民主自由党总统候选人,参加1992年12月的总统大选。三党合并使执政党阵容大振,而金大中的和平民主党和后来的新民主联合党则显得势单力薄。1992年12月,金泳三以42%的明显优势得票率战胜金大中及大财东出身的国民党候选人郑周永,当选第14任总统。

  选举揭晓后,金大中承认竞选失败,宣布辞去国会议员职务,退出政界,前往英国进行社会文化研究活动。金大中以这种方式洗去他心头的失落感,避开金泳三登极可能给他带来新的心理创伤。

  半年后,金大中重返韩国。此前,金泳三已经举行了入主青瓦台的隆重仪式,推出了被人称道一时的有关要治愈“韩国病”的执政纲领。金泳三用一碗冷面招待他的部长们,希望大家同他一道做治“韩国病”的医生。他带头公布个人财产,实行“金融实名制”,向“政经勾结”等腐败陋习开刀,为振兴韩国经济鸣锣。看到金泳三势头正劲,金大中只有静观世事风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深居简出,很少抛头露面,俨然一名政治隐士。1995年6月,韩国举行30年来第一次地方自治团体即地方议会和地方政权选举,金大中一直支持的民主党取得了对执政的新韩国党的压倒性胜利。金大中以为时机已到,以金泳三及新韩国党“失政”为由,宣布重返政坛。金大中拉走了民主党的大部分人马,组成新政治国民会议,准备以他的年老之躯再行一搏。

  金泳三执政过半,他提出的“匡正历史,清除腐败”

  的口号受到严峻挑战。全斗焕、卢泰愚两位前总统出庭受审,政坛藉此开展激烈争斗;一系列改革触及既得利益者,社会矛盾如蜂群起;受贿贪污现象不断涉及政府官衙,反腐败政策如履薄冰。金大中利用金泳三强弩之末的趋势,迅速扩充自己的政治势力,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地盘。去年4月,金大中的新政治国民会议在第15届国会议员选举中,一举夺得总共299个席位中的66席,成为韩国第一大在野党°朝野各党从1997年上半年起就为在年底举行的总统选举调兵遣将,进行组织部署。5月,金大中作为新政治国民会议总统候选人亮相,率先打出竞选大旗,给执政党的新韩国党以先镇之威。此时的新韩国党群龙争斗,苦于无法确定能与金大中匹敌的理想人选。6月,金钟泌被推举为自由民主联盟总统候选人,敲响了进军锣鼓。直到7月,新韩国党经过激烈的党内竞选,推岀前总理李会昌为总统候选人,仓促出阵应战。韩国政坛初步呈现“二金一李”竞选的阵势。

  金大中在韩国政坛奔波了几十年,拥有丰富的政治经验,深得很多人的同情和支持。不少韩国人认为,即使论资排辈,也该轮到金大中了。但是,金大中也有它的短处,即不少人担心屡遭迫害的金大中当选总统后会搞政治报复。还有人看到金大中手持拐杖,走路蹒跚,以为他的真正对手不是李会昌或金钟泌,而是他的年龄和身体062岁的李会昌历任大法官、监察院院长,拥有丰富的司法工作经验,有“廉洁”的好名声,对渴望反腐败的民众有很大的号召力。他当时得到总统金泳三的支持,还技执政党的威风,竞争锋芒甚劲.曾两次参加总统竞选的金钟泌也是有备而来,试图以他71岁高龄进行向青瓦台的最后冲刺.他的标新立异之举是倡导“内阁责任制”,即实施总统为国家元首、总理掌握最高实权的体制。金钟泌作为政坛老人自然具有一定竞争力,但他曾同朴正熙结党的历史难以得到广泛支持C屡次单独出战失利的惨痛经历给金大中的教训太深刻了。若他此番再度背水独战,难免重蹈历史覆辙。老谋深算的金大中作出了与他的老政敌金钟泌握手言和的重大决定。为此,金大中放弃了竞选获胜后独掌5年最高权力的初衷,同意由两党分享权力,实行“内阁责任制”,满足金钟泌的要求;金钟泌同意退出总统竞选,推举金大中为新政治国民会议和自由民主联盟的惟一候选人参加竞选C两党最终达成的协议规定,金大中当选总统后,两党拟以平等比例组成联合政府,由金钟泌出任总理,?并在总统任期过半时实行“内阁责任制气金大中在评价他同金钟泌的合作时说:“鉴于我个人单独上台执政的可能性不大,必须要同自由民主联盟联合起来广可见,金钟泌的加盟在金大中竞选天平上占有重要分量。

  正当“二金”联合之时,执政的新韩国党却出现了“二李”抗争分裂的局面。李会昌在党内竞选获胜后,他的竞争对手李仁济另立新政党国民新党,单独参加总统竞选。李仁济曾任内阁部长、时任京畿道知事,年仅46岁,长相又酷似当年的朴正熙,在年轻选民中支持率颇高。李仁济把很多李会昌的支持者拉到了自己身边。不过,李仁济的“毛头小伙丿L”形象和“背叛者”劣名注定他不能成为金大中和李会昌的竞争对手。

  “二金”的联手合力与“二李”的分道扬镰,使双方的力量出现了此强彼弱的态势。据当时各新闻机构的调查,金大中的支持率一度分别比李仁济和李会昌高出近10个百分点和近20个百分点。

  李会昌使出了他的杀手铜一与声望日降的总统金泳三反目,逼他退出新韩国党,以避免自己被沾上执政不力的坏名声;大肆鞭軸“三金政治”,摆出革新政治的架势,以树立自己的新形象;与经济专家、前主管经济的副总理赵淳及民主党联合,组成新的执政党大国家党,以壮大自己的力量和给选民以克服金融危机的信心。李会昌的这一招果然立竿见影,其支持率直逼金大中。

  金大中也采取了三招:建议制订防止政治报复等的《三禁法案》,以打消一些人对他上台后可能搞政治报复的顾虑;充分利用金融危机对执政党的不利形势,猛烈攻击曾任国务总理的李会昌和执政党经济政策失误的软裆;大力宣传自己拥有驾驭经济的能力,树立“经济总统”的形象。

  经济专家朴泰俊加入自由民主联盟,同金大中和金钟泌结成了竞选联盟,从而为增强人们又寸金大中克服金融危机的希望助了-臂之力。

  12月18日的选举是对金大中入主青瓦台资格的最后裁决c韩国广播公司和文化广播公司的电视台自当天晚上8时起现场直播计票情况。大多数韩国人-直守候在电视机旁,关注着三名候选入孰为最终胜利者°19日凌晨3时半公布的最终计票结果显示,金大中在总共2500多万张选票中获得1040万票,以40.4%的得票率拔得头筹;李会昌和李仁济分别以38.6%和19.2%的得票率落败。

  金大中当选韩国第15任总统是天时、地理、人和综合作用的结果。1998年2月25H,刚过72岁的金大中終于坐上青瓦台总统的宝座。这既是一位一生坎坷的政界老将的终点,也是一名志在千里的权力新贵的起点。金大中走过的漫漫之路崎岖艰险,愿他将起步的茫茫之旅安稳平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