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长袍、贫民区:等级森严的古罗马

长袍、贫民区:等级森严的古罗马

发布时间:2020-06-16 00:30:5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虽然古罗马等级森严,但初访者也不容易辨别谁是有地位的人。细节往往能体现地位高低,无论富裕与否,大多数罗马人日常一律都穿着及膝的束腰长袍丘尼克。元老的长袍上印有紫色宽条纹,而普通贵族则是窄条纹。罗马男子的节日服装和标志性服饰是托加长袍,它是一种奇特的服饰:富有的罗马男子让奴隶将数米长的布料缠绕在自己身上,该长袍不需腰带固定,也就是说它既不十分牢固也不舒适,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滑落。托加一般用于正式场合,例如重要的节日餐会或仪式。但穿着托加的女子被罗马人认为是妓女。女子通常都穿着束腰长裙斯托拉。

长袍、贫民区:等级森严的古罗马

  古罗马人在衣装上差异不大,但细微的差别往往具有象征性的意义,它们确立了社会交往中的等级秩序。

  古罗马人十分看重等级秩序,它体现在生活的各个领域中,但在某些地区等级秩序却很难维持。罗马的穷人大多集中居住在贫民区中的廉租房,廉租房越修越多,越来越高。而建筑材料十分劣质,所以时不时有房屋倒塌。奥古斯都大帝在位时将建筑物高度限制在20米以内,贫民区仍然一片混乱。罗马讽刺诗人尤维纳利斯表达了他对罗马贫民区的看法:“住在罗马这种地方,病人最终会因失眠而死。在狭窄、弯曲的街道上,行进的马车声、赶牲畜人呵斥牲畜停下的咒骂声,连聋人都无法入睡。”

  古罗马民风粗犷。富有的罗马人住在拥有地热、游泳池和卫生间的房屋或别墅中,但贫民区的穷人不得不使用夜壶,或直接在街角处大小便。很多罗马人用涂鸦来宣泄自己对此的愤怒,这也证实了随地便溺的情况十分普遍。例如在墙上显眼的位置写着:“在此处大小便的人,上帝将降怒于他!”

  如果在家周围有公厕就比较幸运。水从公厕下方流过,水上架着有若干开口的木头长椅,罗马人并排坐在长椅上,一边聊天一边商讨业务。但得小心青年们的恶作剧:他们将沾有油的线团点燃扔到水中,让它随水流一路漂过。

  在罗马如何生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所处的阶层和居住的城区。主要的7个城区分布在7座山丘上:富人区位于北方的奎里尔诺山;帕拉蒂尼山(Palatin)是帝王的住所,德语中的“palast”(宫殿)一词便来源于此;阿文提诺山及山下的台伯河边长期居住着贫民;宗教及政治中心位于卡皮托尔山,山上矗立着一座城堡和罗马人最伟大的朱庇特神庙,它供奉主神朱庇特、婚姻和母性之神朱诺以及手工艺和诗歌之神弥涅耳瓦,庆祝新任执政官上任的庆典也在这里举行。

  卡皮托尔山位于罗马广场,罗马广场是元老议会等一些政府机构的所在地。军队凯旋也会朝罗马广场行进,这时罗马人会隆重地庆祝凯旋。将领们头戴桂冠、身着闪耀的盔甲,穿过城市。同行的还有收获颇丰的罗马兵团士兵,押解着战俘。群众夹道欢迎,为将士们欢呼喝彩。

  罗马人的一大独特的习性便是,有计划地攻占和侵略其他国家。到公元前1世纪为止,罗马人打败了希腊人、日耳曼人和凯尔特人。他们占领了今英国、西班牙、巴勒斯坦等地,并控制了今埃及地区。

  超级大国罗马唯一真正强大的敌人是迦太基。邦国迦太基位于今北非突尼斯国土范围内,由腓尼基人建立。腓尼基人也被称作迦太基人,来自今黎巴嫩和叙利亚地区。迦太基规模虽明显小于罗马,但该国贸易发达,因此十分富庶。迦太基人是聪明狡诈的商人,也是军事策略家。100年间,他们与罗马人发生了三次迦太基战争。迦太基的汉尼拔将军在战场上享有盛名,他甚至曾带领军队一路深入意大利。率领着全副武装的庞大军队,他是如何做到的?放弃从非洲乘船到达意大利随后从南部逼近罗马的方法,他选择了更远的行军路线。他先从非洲乘船到达西班牙,横穿今西班牙和法国国境,然后由北向南越过阿尔卑斯山脉,向意大利进军。行军路途之漫长超出想象。在当时的条件下,如此长途跋涉实在危险重重。更疯狂的是,帮助他越过阿尔卑斯山脉的座驾竟然是战象。迦太基人将当时人看来奇特的、重达数吨的怪物用于战争,这一消息在罗马人中传来,引发了恐慌。但因在行军途中历尽千辛万苦,加上天气严寒,仅有少数战象存活下来。

  公元前216年8月2日,著名的坎尼会战在意大利南部发生,在此战役汉尼拔以少胜多打败罗马军团。他使用了一个计谋:迦太基人先佯败,诱敌深入,在罗马人以为自己即将获胜时,迦太基人突然发起围攻。直到数千年后的今天,这个包抄战术仍为全世界将领和军事策略家所推崇。但最终罗马人还是获得了战争的胜利,迦太基被夷为平地。

  罗马这下看起来战无不胜。训练有素的罗马军团起到了尤为重要的作用,罗马人攻城略地和因此聚敛的财富都归功于他们。德语中的“Legion?r”(罗马军团)的名号来自“legion”(军团),是对由多达5000名士兵所组成的军队的称呼。罗马共和国时期实行义务兵役制。当罗马兵团攻击敌人时,他们会整齐划一地排列开来,向对方逼近,在盾牌后竖起标枪,致命的标枪长达数米。例如在攻击阵型龟甲阵中,27位士兵排成三列,将盾牌置于身前或头顶,盾牌就组成类似甲壳的形状。

  龟甲缓缓前进,却锐不可当,来势汹汹。

  罗马军团曾一度扩张至30万人,这是古代第一大军事力量,远超其他国家。为了使军队能迅速从一方边境转移至另一方,罗马人修建起通达帝国上下的道路网,并在十二铜表法中规定了道路的宽度。

  罗马四处征战的结果是:数以万计的人沦为奴隶。罗马人压榨他们,向战败国索要高额税款和物品,即所谓的贡品。长此以往,罗马人残暴的征服方式也让它自食恶果。其一是,被打压的民族不断起义。其二是,服兵役的农民征战遥远国度的同时,荒废了自己的土地。穷人不得不将自己的土地出售给贵族大地主,导致大量穷人在战后沦为无业游民。一些人去罗马城讨生活,因为在罗马城他们至少能从国家领到口粮,但仍然生活在穷困潦倒之中。

  公元前133年,情况一度因提比略·格拉古而有所好转。提比略出身贵族,但他被选为平民的代表——保民官,致力于将国有土地分配给穷困的农民。但他被政敌谋害,这成了最终导致反抗和内战的导火线,内战持续了近百年。

  奇怪的是,对外罗马仍然是一个超级大国。罗马人几乎统治了他们所知的整个世界,包括当时几乎整个欧洲、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等中东国家,以及北非地区。但其本身在内部争端中支离破碎。其原因之一是贫富差距巨大,最富有的罗马人一顿宴会挥霍的钱甚至超过一个贫穷家庭一整年的生活费。在当时再没有另一个国家的人民在生活水平上有如此大的差距。

  公元前1世纪,罗马人内部争端最终导致两党对立:贵族元老派和平民派。最终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哪位军事将领能夺得权力。在内战中军事力量最为重要,政治权力由原来的元老院转向拥有庞大军队的军事领袖掌控。其中一位军事领袖名叫尤利乌斯·恺撒。恺撒曾与其他两位军事领袖——克拉苏和庞培三人共同执政。这是罗马典型的策略联盟,他们三人强强联合,每个人都在某一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克拉苏十分富有,能资助军队;庞培出身最精明的贵族世家之一;恺撒则深受民众爱戴。但恺撒还是想独揽政权,最终他打败了另外两位对手。

  恺撒征服了众多新领地。他向凯尔特人发起战争,后者也被罗马人称作高卢人。我们大多数人是通过电影《勇士斗恺撒》认识他们的,他们主要生活在今法国。恺撒也成功征服了日耳曼人,并与他们订立盟约。绝大多数日耳曼人生活在今德国。虽然他们是罗马人的邻居,但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他们住在没什么窗户的茅草屋或木制长屋里,一部分自由人与奴隶同住一个屋檐下。日耳曼人不建庙宇,当森林中出现一种极其绚烂的日光时,他们便在野外祈祷。他们也没有罗马的元老院,却有自由人集会和法庭,强大的领袖们在这里听取民众的意见。

  罗马人和日耳曼人生活在两个世界。在罗马人看来,日耳曼人是以动物皮毛蔽体的强壮的自然人。他们有一种服装——裤子,罗马人对此很陌生。与穿着短裙的罗马军团相比,身着裤子的日耳曼男人更英勇善战,但缺少罗马士兵的严明秩序和严苛训练。因此罗马人在多数战役中取胜,同往常一样,他们俘获了大量战俘。但偶尔双方也会订立和约,避免征战。他们进行双边贸易、通婚。长此以往,日耳曼人也被罗马人的生活方式影响。德国一些古老的城市就起源于这两种文化的交流,例如奥格斯堡、美因茨、科布伦茨、波恩、特里尔和科隆。

  征服者恺撒深受民众爱戴,因此很多罗马人并不反对他成为独裁者,并终生掌握大权。统治者暂时成为独裁者,这在罗马很常见,因为在战争或危机中人们必须快速行动,没有时间进行冗长的投票表决。但很多元老却反对恺撒永远独掌政权。公元前44年年初,一些元老与布鲁图斯结盟,密谋夺权。布鲁图斯原本是恺撒的亲信,比恺撒小15岁。

  这一切发生在3月15日,密谋夺权者在庞贝剧院门前集会,这是元老们通常集会的场所。恺撒来时,一群人包围了他,在混乱中一人掏出一把匕首,刺向恺撒,接着其他人也纷纷行动。最终恺撒被刺中二十几刀。在众多袭击者眼前,他倒下了,鲜血流满了石板地。布鲁图斯应该是最后袭击恺撒的人之一。据说当他拿刀刺向恺撒时,恺撒颤抖着大喊道:“啊,还有你吗,我的孩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