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西周实行分封制的社会历史原因

西周实行分封制的社会历史原因

发布时间:2020-04-15 23:59:1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武王克商后,采取了一系列建国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封国土、建诸侯”的分封制度,当时称为“封建”。自武王始,尔后是成王、康王,三次实行规模较大的分封。据《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序云:“武王、成、康所封数百,而周姓者五十五,地上不过百里,下三十里,以辅王室。”其分封对象,除姬姓王族子弟外,还有先圣后人、先朝后人和开国功臣谋士等。分封的方式为“列爵分封”,即所谓“列爵惟五,分土惟三”,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分封,封地有三等:公、侯方百里,伯方七十里,子、男方五十里气若按此方案裂土分封,则除王畿外,其余疆土(大山川例外)分封完毕。而这些受周王册封的诸侯王,又在自己的封国内,将土地(连同居民)分封给瓣大夫,其封地称为“采”或“邑”,通称“采邑”。西周这种开国实行大规模的涉及整个主国的层层分封制度,不是一般的政策,实际上是在奴隶制社会背景下的一种国家政治体制,可称为“国王大统谱侯分治制”,简称“分封制”。这种政体,得以使一个力量有限的国王借助受其册封诸侯的力量去统治疆域广阔的大国,其妙在国王控制下的“分而治之”,这是中国上古政治史上的一个创举。

西周实行分封制的社会历史原因

  西周国家这种政体形式,既不同于宗主国与附庸国构成的特殊体制,也不是独立国家联盟或联邦制。有的学者认为“西周实际上是由许多大小不同封国组成的联盟”,是不恰当的。因为这些封国不是独立国家,而是周王册封的诸侯受命统治的地区,诸侯王必须定期朝觐纳贡,并有守土戍边之责,他们的军队还得随时听候周王的调遣,尽管他们各享有很大的自治权,他们与同王的关系仍是君臣关系,其封国不过是周王统治下的一个自治区域,所以根本谈不上周王国是大小封国联盟的问题。至于西周末期以降,周室逐渐衰落,王权大大削弱,诸侯王敢于与周王分庭抗礼,搞分裂闹独立,那是约200年之后的事,事物本质变了——“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政体崩溃。当这些封国蛻变成独立国家并相互战争和兼并时,历史巳进入春秋战国时期,即东周,焉能与西周历史相提并论?而在周室自身难保、诸侯国之间又兵戎相见时,岂能存在“大小封国组成的联盟”?就是说,无论对西周或东周王国而言,都不存在此类联盟政体。至于说周王国是“不平等的部落联盟”,更无史实和理论依据,风牛马不相及。已有学者论及,此不赘复。因此说,西周王国的政体就是“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而不是别的什么政体。

  任何一国的政体,都是由社会历史条件和统治集团的利益决定的,不是任何个人的主观意愿所为,也就是说,建国时对政体选择具有客观必然性。西周王国自然也不能例外。本文试图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探讨西周实行分封制的原因,以及实行分封制带来的社会历史后果。

  西周立国时,为何实行“国王大统诸侯分治”的分封制?显然,这不是周王一时心血来潮作出的决定,而是由多方面的复杂的杜会历史原因造成的。

  首先,西周实行分封制,是由当时的社会历史环境决定的。

  周族的始祖名弃,号后稷,因为农师有功,受封于邰(在今陕西扶风一带)。至周文王姬昌西伯时,不过是都于丰的殷商诸侯国,地方百里,人口不过六七万。武王灭纣时,周所能动员的军队,只有“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若不是诸侯联盟会兵四千乘,实难破纣王七十万兵②。灭纣后,周王的常备军也只有拱卫宗周的“西六师”和驻屯洛邑的“成周八师”,共约十四万余人。这样的军力远不及殷商的规模,要用相当于纣王五分之一左右的军队,去统治一个比殷商版图大得多的国家,其力量显然是弱小的。在当时的奴隶制度下,生产力很低,国力十分有限,不仅不可能供养更多的常备军,也没有能力支付成千上万官员的薪俸,再加上当时交通闭塞,各地区之间联系十分困难,不少地方呈自然封闭状态,国王要直接统治方圆数千里的大王国,是不可能的事。列宁曾说:“当时的社会和国家比现在小得多,交通极不发达,没有现代的交通工具。当时的山河海洋所造成的障碍比现代大得多,所以国家是在比现在狭小得多的地理范围内形成起来的。技术薄弱的国家机构只能为一个版图较小、活动范围较小的国家服务。”列宁对早期国家的论述是中肯的,切中了任何地方的早期国家情况。我国上古夏商时期的国家,不仅是由若干地方小国统一而成的大国,而且像商这样经济文化发达的国家,名义上版图广阔,实际上它包括“内服”和“外服”两部分:内服是指国王直接统治下的王畿,外服是指受国王册封的诸侯国和国王认肯的臣服方国,也就是甲骨文所称的“四方”或“四土”。并且在内外服采取不同的行政制度,如《尚书?酒诰》云:“越在外服:侯、甸、男、卫邦伯。越在内服:百僚、庶尹、惟亚、惟服、宗工了显然,在王畿内由国王设各种职官治理,在外服的四方四土,分别由诸侯邦伯治理。西周立国时,其社会历史环境同殷商时期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仍然是交通闭塞和缺乏统治大国的技术力量,只好化大为小,实行分而治之的分封制,周王除了直接统治“方千里”的王畿,其余领土由受其册封的诸侯分治。倘若在客观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冒然采用其他政体,必然行不通。

  其次,统治经強不足,必须借鉴殷商。

  周武王出身于小诸侯国,如今要统治一个大数十倍的大国,显然经验不足。他一开国就要遇到很多难题,其中最棘手的莫过于强大的殷遗民问题。故多方征询辅臣的意见,以寻求良策。太公云:“臣闻爱其人者,兼屋上之鸟;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这是一项屠族政策,武王不敢接受。召公献策:“有罪者杀,无罪者活之。”武王亦认为不妥。周公则提出“使各居其居,田其田;无变旧新,唯仁是亲”的绥靖政策。武王认为这是“平天下”的良策。于是,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悦)”④。为防殷民叛周,只设“三监二省去驻重兵镇压之沉重负担。其实此举也不过是仿效汤封夏后续夏祀的办法而已。实际上,周初实行的分封制度和并田制等政策,明显效法殷商。周人也承认借鉴夏商的经验。成王时召公受命相宅洛邑所作的《召诰》中云:“王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御事……,我不可不监于有夏,亦不可不监于有股』以夏商为鑒,法则夏商,是周初统治者缺乏统治经验时所必需。

  第三,实行分封,又是周王奖励功臣的需要。

  在灭纣克商过程中,各路诸侯出兵助战,武王众辅臣谋士皆立下汗马功劳,尤其是师尚父、召公、周公等功劳最大。胜利后行将建国,如何酬报这些有功的诸侯和臣子呢?这是非常重大的问题,所谓功高盖主,若处理不当,恐怕会出乱子。在上古,人们重视的不是什么空洞的称号和头衔,而是重视可见的物质利益,在甲骨卜辞和商周青铜器铭文中,多见以钱贝和奴隶的赏赐,而不见赐以某某称号。股时,没有金银等贵重金属货币,而所谓珍珠、玛瑙之类珍宝罕见并只具玩赏和装饰价值,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因此,殷王对臣下的赏赐,分量最重的只有册封土地,或贝币加奴隶,一般赏赐是赐xX朋贝。武丁时甲骨文记述:“呼从臣壮又册三十邑”是说王室臣子壮又受殷王册封三十邑之大的土地。这是股王册封土地的明确记录。西周初年也只有土地、奴隶和贝可作国王的赏赐物。其中,奴隶和贝的赏赐与开国功臣的功绩相比,显然是微不足道的。在当时,只有土地才是无价之宝,是取之不竭的财富。因此对有功诸侯和臣子等,周王采取的赏赐方式是“授民授疆土”。“于是封功臣谋土,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今山东临淄),曰齐。封弟周公旦于曲卓(今山东曲阜),日鲁。封召公實于燕(今北京琉璃河一带封弟叔鲜于管(今郑州东),弟叔度于蔡(今河南上蔡),余各以次受封。”②当然,周王为r周室的利益,封侯建国最多的还是姬姓亲戚,在周初七十一封国中,占国五十三。《左传》记载了周初姬姓封国情况,如僖公二十四年云:“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藩屏周:“管、蔡、邮、霍、鲁、卫、毛、聃、部、雍、曹、滕、毕、原、鄭、邮,文之昭也;邢、晋、应、韩,武之穆也;凡、蒋、邢、茅、脾、蔡,周公之胤也了周王这种赏赐制,即裂土分封制,几乎成为上古“开国功臣”和王族兄弟与国工“分享天下”的一种范例。

  第四,当时实行分封制,顺乎民心,容易为社会所接受,有利于巩固新兴的政权。

  在夏商两代的千年统治中,名义上是版图广阔的大国,实际上平民百姓仍被分割在一个个小国(包括诸侯国或臣服方国)里生活,一些新征服地区更是这样。由此造成经济、政制、文化、思想、习俗诸方面的差异,在不同部族、宗族之间,心理上存在一定的隔阂,要他们在一统国家里生活,原不同小国间的居民恐难于融洽相处。不如在分封的小国里,他们会过得更顺心一些。

  武王是一个较贤明的君主,从其父姬昌西伯的兴起和纣王的灭亡中汲取经验教训,深知民心的重要。在《尚书?周书?武成》篇中,所谓“建官惟贤,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喪祭,惇信明义,崇德报功”,以及“散鹿台之财,发锭桥之粟”等等,都是反映武王收买人心之举,以达到“大赍于四海,而万民悦服”。同时,“武王追思先圣,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今河南三门峡县),黄帝之后于祝(今江苏丹阳),帝尧之后于蓟(今天津蓟县),帝之后于陈(今河南淮阳),大禹之后于杞(今河南杞县)”。此举受到先圣后人的欢迎,并在社会上树立周武王是个崇敬先圣的欲行德政的“贤明君主”形象,当有利于周室的统治。

  第五,周初封侯建国,又是藩屏周室的需要。

  西周是奴隶制社会,它的统治建立在暴力基础之上。而在周初,无力建立大规模的常备军,仅有的军队只能拱卫王畿和成周两地,用什么力量去对彳寸殷遗民的威胁和镇守边疆?当时,周的东北方有北狄(山戎),在东方有东夷、淮夷、徐夷等,这些异族势力较强,随时威胁着周室。

  武王只有采取分封的办法,册封诸侯,建立诸侯国,在外界异族和周王畿之间形成屏障,以保卫周室。于是,就把最得力的辅臣或兄弟,如召公、尚父、周公、叔鲜、叔度等封在东疆,并命他们在封国内各自建军守土,以抵御异族的入侵。同时,从边疆到王畿之间又建立若干封国,层层设障,使外来的威胁很难危及王室。周王如此用心,是昭然若揭的。成王在册封蔡仲继承其父的诸侯位时,在册书《蔡仲之命》中云:“肆予命尔侯于东土,往即乃封,敬哉。……懋乃攸绩,睦乃四邻,以蕃王室。……汝往哉,无荒朕命了在这里,诸侯的使命已很明白。此外,在《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和定公四年述及西周封国时,也都十分清楚地谈及周王封建诸侯的目的在于藩屏周室。

  第六,实行分封,可使力量有限的周王安坐王畿而治全国,享受大国荣华富贵。

  在分封之初以及在王权强大时期,尽管诸侯国有很大的自治权,诸侯王也有如后世朝廷命官相同的职责,定期朝觐国王、贡纳赋税、守土戍边等,听命于国王,不辱君命。这样,周王星在王畿,而统治王国,几乎获得与委派官员直接统治一样的政治、经济、军事诸方面的实际利益,还省去给官员薪俸的大笔开支,真可谓事半功倍,何乐不为?这恐怕也是周王实行分封的原因之~*0以上六个方面的因素,又是相互关联的,汇总构成西周初年不得不实行分封制的社会客观原因。事是人为的,不过人的行为却要受到社会客观条件的制约,也就是说,是社会客观环境迫使人们作出某种选择。从上述诸方面的分析来看,西周建国只有实行“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舍此无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