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传说中的“十八池金子”-马陵山十字坡

传说中的“十八池金子”-马陵山十字坡

发布时间:2020-03-05 22:53:5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马陵山,也被古人称作陵山、马岭山,是我国著名的自然人文景观,地玲临泳、部城、江苏新沂三县。整个山体连绵起伏长达数百里。北起临泳县曹庄,经邦城县、东海县、新沂市,南至宿迁境内的骆马湖边。马陵山属于低山丘陵,地势北高南低,最高山峰海拔184.2米,其中主要隆突的山体位于部城境内,而主峰则处于新沂市境内。

传说中的“十八池金子”-马陵山十字坡

  马陵山由峰山、井山、虎山、奶奶山和黄花菜岭五座山共同组成,当地人也形象地称其为“五姊妹山”,其主峰为峰山五华顶。

  历史上这里曽发生过齐魏马陵之战,水浒中的著名人物孙二姫便在此座山招夫开黑店。唐代文学家析宗元曽写道:“游之适,大率有二:旷,如也;奥,如也。如斯而已。”也就是说名山胜迹最好是具有开阔和出深这两个特点。而马陵山正是符合“游之适”的极佳旅游胜地。

  民国时期,马陵山还有山东土匪藏宝的传说故事。那么,马陵山此地是否如同传说那般埋藏有“十八池金子”呢?

传说中的“十八池金子”-马陵山十字坡

  十八池金子《水浒传》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盗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里面提到的孙二娘,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相传,现实版的孙二娘娘家在孙塘村,孙塘村的人对于孙二娘这个人物可谓无人不知,大人小孩都会唱“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料,瘦的丢了去填河”。孙二娘曾在此生活过的痕迹至今仍被村民们拿来津津乐道:那树下的凉亭,曾是孙二娘卖茶的处所;那清澈的泉水眼,曾是孙二娘取水做饭的地方。孙二娘泼辣直爽的性格以及处事作风也被当地百姓所熟知。正如《水浒传》中所描写到的:“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擦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

  北宋年间,孙二娘在马陵山开客栈,客栈因其包子味道鲜美而远近闻名。孙二娘的丈夫叫张青,江湖号称“菜园子”。一日为躲避官府缉拿,闯进十字坡客栈。不想,被孙二娘父女合力击败。但孙老东家见张青为人诚实可靠,便有意招他做自家的上门女婿。后来,孙二娘与张青结合,在村东北的十字坡做起了生意——开黑店。他们利用蒙汗药麻醉客人,杀人越货,以此谋生。夫妻二人后巧遇武松,随之上梁山,临走前准备将之前做生意所积攒的大量金银珠宝埋藏起来。为此二人将宝藏分成18份,然后雇用农夫连夜埋在村里双山峰下的指定地点。而这些被派去埋宝的人,为避免走漏风声,埋完后就遭到灭口。

  孙二娘后来上了梁山,后随宋江征讨方腊时,不幸阵亡。

传说中的“十八池金子”-马陵山十字坡

  孙二娘与张青最终客死他乡,然而,十八池金子具体所埋的位置随着当年知晓之人的丧命而难以得知,但关于“双山一对直,一溜十八池”的说法却日益流行。

  受藏宝传说的影响,许多年来,马陵山一直难以清静。

  土匪藏宝的传说对于孙二娘是否真的在马陵山开店?神秘的马陵山是否真的埋藏有十八池的金子?在1168年的鄭城大地震中,与孙塘村相关的历史资料不幸丢失了,这一个个疑问现在已经无法考证。然而,关于马陵山的宝藏一说不止跟孙二娘有关,还与民国时期发生的匪乱相关。

  在山东的鄕城就流传着这样一种关于土匪藏宝的传说:郵城劫匪的宝藏藏在9个大缸子、10个坛子里面。有人说就藏在城里,有人说藏在山里。

  自民国以来,山东地区土匪活动猖獗,匪患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威胁地方治安。当时的北洋军阀地方派针对匪乱展开了一系列的打击活动。历任督府官员都把剿匪作为任上的一件大事来做,只是剿匪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1918年6月,张树元任山东督军,时间前后长达近一年半。

  在此期间,山东匪乱异常猖獗,济南、济宁、东临都是土匪长期出没活动的场所。张树元采用了多种剿匪方法,其中最突出的剿匪措施就是清乡:调査户口,按户搜査,清査枪械等。同时,他还筹措省际联防,维护河务路政,以此防止土匪窜逃。另外还不惜拿出重金悬赏捉拿匪首。

  那时,顾德林算是山东当地赫赫有名的土匪,其势力极其猖獗。1918年夏,其手下人数就已经达到了 2000多人。其间,李德厚到山东招抚土匪,顾德林受到招抚以后,李德厚将其麾下土匪编成了三个营,并称“振武新军”。后来因为索要军饷不遂,于是顾德林密谋叛乱,夜占晏城车站,张树元闻讯立马奔赴晏城,进行镇压。顾德林所率队伍死伤甚多,最后官兵共击毙土匪200多人,捕获20多人,缴获枪炮几十支,顾德林逃跑。顾德林所率领的这支匪队被剿灭了,但是匪队之前四处搜刮来的巨额财富还有那些赎金却不明去向。

  那个时候土匪常在临沂西南乡和鄭城的西北乡一带活动,也就是今天的苍山平原地区。这一带政府统治力量薄弱,关于顾德林匪队埋藏遗留下来的宝藏一事,当地古钱币研究者张锦贵对此倒是深信不疑。张老先生的父亲曾这样描述过:“有天晚上吃过晚饭,我到村边玩耍,不想到了村西的那片杨树林旁边。当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巨大的马蹄声。当时的山东匪患十分猖獗,想到曾听人说那些被官兵打潰的土匪逃到了我们这片,我不免害怕了起来。我正准备赶紧往家里赶,却不想刚刚过来的匪队冲进了杨树林,我被吓得躲到树后面不敢出来。只见他们在土里迅速挖了几个深坑,然后把一些缸子给埋了进去,随后用土填埋封好,还在上面铺些杂草作为掩饰。

  匪队在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迅速离开,径直朝马陵山的方向跑了。我当时还小,心里并没有财宝的概念,匪队离开后,我也赶紧跑回了家。”

  张锦贵父亲所描述的亲身经历,不由得让人联想起顾德林的那支匪队。是否因当时官兵追剿厉害,匪队身上的巨额财富又无处放置,于是就选择埋在了村边的杨树林?后来邳城地区进驻官兵加强防守,残存的匪队也被剿灭,于是,这批宝藏就一直深埋此地,无人提及。

  福兮祸所伏受宝藏传说的影响,孙塘村一直不得清静,众多寻宝者慕名前来,最后却是一无所获。清末民初,当地有一个叫谢松年的人,村里都叫他谢二胖。谢二胖是个孤儿,少年时父母就已经双亡,村里人看他可怜,时不时对他进行一些接济。但总的来说,日子过得还是相当清苦。

  谢二胖以放猪为生。这天,他来到十字坡下面的北沟底放猪,放着放着,一不小心就睡着了。这在平常可是不会发生的事情,但那天二胖实在是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发现天都黑了。他懒懒地伸了下腰,打了个哈欠,猛地一个激灵,吼道:“猪呢?我的猪跑哪去了?该死的,我怎么睡着了啊!”于是他马上起身,眼含泪珠,朝四周望了望,发现猪就在不远处,围成一团,不知道在拱什么。他仔细数了数,松了一口气:“还好,一只不少。”

  接着,他掏出了一支鞭子,准备赶它们回家,但奇怪的是,这群猪怎么赶都赶不走,甚至用鞭子狠狠地朝它们身上抽了几鞭子还是不肯走。

  于是,他往前看了看,发现这群猪同时在拱一个坑,二胖心想:“这下面肯定有什么东西吧,不然这些猪怎么会如此齐心。”他握紧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朝猪身上抽了过去,这下,猪终于怕疼了,马上闪开。二胖赶紧往前看了看,发现刚刚猪在拱的那个坑里面放着一个箱子,看这样子,估计有些年头了。用手一敲,还很结实,只是上面的锁已经锈迹斑斑。

  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他随手举起块大石头砸了下去。这一砸可不得了,砸出了一箱子的金子。谢二胖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金子,他先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痛!看来我不是在做梦。”然后,又拿起了一块金元宝,一口咬了下去,“很硬,很沉,看来这也是真的。”当验证完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之后,他惊得倒在了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就这样,二胖发了财,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金子算老天爷对他的赏赐吧!村里人再不叫他二胖,而是尊称其名:谢松年。谢松年发财后并没有忘记那些曾接济过他的村民们,拿出一点钱财以报前恩。但村中的大多数人对谢松年的暴发一事存有妒忌。

  发了财的谢松年,娶了城里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做媳妇儿,不仅如此,还续了四房姨太太,日子过得还算惬意。可是,好景不长,姨太太们互相争风吃醋,正室上吊自杀,正室的娘家一直觉得是谢松年逼死了他们的女儿,而且这些年对谢松年续姨太一事耿耿于怀,一直想找机会修理他,家里鸡犬不宁,外面也不太平。县长自从听说谢松年是靠挖金意外发财的,对此觊觎良久。种种内忧外患,谢松年没过几年好日子,家里连出人命官司,最后因莫须有的罪名在南京被国民政府判处死刑,还未等到枪决就自己服毒死于狱中。

  谢松年死后,家人将其埋于当年挖到金子的地方。1967年,他的墓穴遭人破坏,当年负责挖掘坟墓的孙塘村的一位老人回忆说:“尸体被挖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丝腐烂,摸起来还很软,就跟刚死的一样,只是皮肤发紫,可以判断应该是中毒死的。”谢松年因一池金子发了财,最后也因那一池金子丧了命。真可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马陵山上是否还存有剩下的17池金子,这一吊足所有寻宝者胃口的一个谜团,至今仍让生活在孙塘村的村民被夜里前来寻宝探访者的挖掘声所惊醒。那些在十字坡上留下的大大小小的被寻宝者挖掘所留下来的穴坑,预示着故事还在继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考古发现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