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香港历史 > 鸦片战争时期英国政府的占港岛之战

鸦片战争时期英国政府的占港岛之战

发布时间:2020-03-01 23:58:5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战争无非是国家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鸦片战争的爆发,正是英国政府的殖民地掠夺政策的继续,是一场甘在维护鸦片贸易而发动和进行的对华战争。1840年(道光二十年〉4月,英国议会正式通过了发动侵华战争的决议案,决定派兵侵略中国。

鸦片战争时期英国政府的占港岛之战

  6月,在英国全权代表兼侵华远征军总司令乔治?懿律与海军司令伯麦等率领下,一支拥有4000名士兵、配备540门大炮、由大小军舰40多艘组成的“东方远征军”,带着英国政府割让海岛等侵略要求的照会,到达香港海面。这时,林则徐已由钦差大臣改任为两广总督。由于林则徐的认真、正确的战备措施,广东军民早已严阵以待,所以英军不敢贸然进犯。英国舰队在香港洋面停留20多天后,见无机可乘,便封锁了珠江口,于6月底离専北上。沿途犯厦门、陷定海,7月底进犯大沽口,8月9日,向清政府呈送了《巴麦尊子爵致中国皇帝钦命宰相书》,提出了割让海岛、赔偿烟价等无理要求。

  定海失陷,大沾被犯,清政府受到极大的震动。在英军的武力威胁下,道光皇帝不得不任命直隶总督琦善为钦差大臣,驰赴广东,办理中英交涉。同时,将林则徐、邓廷桢等撤职査办。

  琦善是11月29日抵达广州的。在义律的威逼下,琦善为了表示诚意,竟一反林则徐的做法,撤除防务,裁减兵勇。义律见琦善上了他的圈套,态度更为强硬,谈判一开始,就逼琦善在英方所拟条款上签字。琦善答应赔款500万两,但对给予地方一款则加以拒绝。义律并不罢休,遂于12月12日照会琦善,要求赔款700万两,同时提出如能开港贸易,当可不再求地,要求开放广州、厦门、定海3个港口,并以军事相威胁,提出英军暂屯外洋红坎山(即香港),俟各事善定全完之后再撤回本国。琦善于15日照会义律,表示通商口岸一事,可以代奏,但重申割地是“天朝从来未有之事,其势断不能行”。这一谈判准则,基本上反映了当时道光皇帝的态度。

  对于琦善的答复,义律当然不会感到满足。12月17日,义律又照会琦善,同意中国赔款600万,并以继续占据定海相要挟,提出除广州以外,另加福建,浙江或江苏、福建两省各一处开港贸易,否则,“彼此无得相和”。12月29日,义律又重提割地问题,坚持在增加口岸之外,给予外洋寄居一所,让英人竖旗自治,如同菊萄牙人在澳门一样,并表示不能再让一步,再减丝毫。

  以武力逼签“和约”,这是一切侵略者的惯用手法。义律见琦善不肯就范,遂下令英军于1月7日攻占大角、沙角炮台。

  大角、沙角炮台失陷,守军副将陈连陞父子力战牺牲,珠江门户受到严重威胁,英军长驱直入虎门。义律、伯麦以此相要挟,于1月8日照会水师提督关夭培,提出要将沙角作为贸易寄居之所等五项要求。1月14日,义律又照会琦善,要求将尖沙咀、香港等处,“让给英国主治”,作为寄居贸易之所。屈于英方的军事压力,琦善只得于次日复照义律,表示允许代奏,让英国“止择一处地方寄寓泊船二琦善的这一许诺是从未得到清政府的同意的,也从未许诺过“香港一岛”,而且也仅为“寄寓泊船”,决非割让地。1月16日,义律复照琦善,提出割让香港的要求,并将“香港一处”改为“香港一岛二从以上短短的谈判过程可以淸楚地看到,义律是如何岀尔反尔、蛮横无理的,从“自治”到“主洽”,从岛上的一个地方到香港全岛。

  1月20日,义律照会琦善,声称英军即将开赴香港岛地驻扎。同时,单方面以公告的形式宣布他与琦善已经签订了初步协定,内容包括“香港本岛及其港口割让与英王”以及赔偿英国政府600万元等四项条款。

  义律所伪称的这个“初步协定”,就是所讷的《川鼻草约》。其实,这又是义律的一种讹诈,其主要目的是为英国强占香港岛制造所谓“法律依据”。义律单方面制定、宣布的这个协定,琦善始终未予签字或盖关防,事后也未经中,英两国政府批准。2月260,道光皇帝在得到广东巡抚怡良奏报英军占据香港后,即将琦善革职锁拿解京。英国方面,外交大臣巴麦尊于5月14日在看了英方报纸登载的义律所伪称的这个公吿之后,致函义律称:“在你和琦善之间,对于割让香港一节,并不像是签订了任何正式条约,而且无论如何,我们可以断言在你发布通吿的当时,这种条约即使经琦善签字,也绝不是已经由皇帝批准的;因此你的通告全然是为时太早。”英国政府拒绝承认“协定”,并决定召回义律,派遣理鼎在前往接替。

  侵略者的胃口是永远也填不满的。就在义律伪称成立《川鼻草约》的第六天,即1841年1月26日,英军在没有任何条约根据的情况下,用武力强占了香港,并举行了隆重的占领仪式。当时,参与武装占领港岛的“琉磺”号舰长贝尔彻记下了这个经过:

  “二十五日(星期一)上午八时十五分,我们登上陆地。作为真正的首批占领者,我们在'占领山'上三次举杯祝女王陛下健康。二十六日舰队到达,海军陆战队登陆,在我们的哨站升起了英国国旗。伯麦舰队司令在舰队其他官员的陪同下……正式占领该岛。”

  当年英军在香港岛登陆的这个地方,就是地图上所称的“占领角”(PossessionPoint),即现在港岛上环水坑口街附近的大笆地。由于填海造地,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水坑口街的英文名字是PossessionStreet,中文意即“占领街二这段往事恐怕现在未必是人人皆知了。

  就在英军举行占领仪式的同一天,伯麦还照会大鹏协副将赖恩爵,伪称义律巳与琦善说定诸事,“议将香港等处全岛地方,让给英国主掌,已有文据在案。是该岛现系归凤大英国王治下地方,应请贵官,速将该岛全处所有贵国官兵撤回”。何来“文据在案”!讹诈的手法与义律何其相似。不过,占领已成事实,英国殖民主义者还在继续玩弄阴谋。

  英军强占香港之后,立即以岛上的统治者身份,发号施令。1841年2月1日,即英军举行占领仪式后的第六天,由义律和伯麦,分别以英国驻华全权代表兼商务总监,英国驻远东舰队支队司令的身份,在香港会衔发布了第一张布告。文内称,“照得本使大臣奉命为英国善定事宜,经与大清国钦差大臣爵阁部堂琦,成立协定,将香港全岛地方让给英国统治,业有文据在案。凡尔香港居民,归顺英国为女皇之赤子,自应恭顺守法,勉为良民……嗣后如有关于尔等华人各事宜,将随时晓示恪遵。各乡耆老应切实负责约束乡民,服从官宪命令。”云云。

  这张布告是针对居住香港的中国人而发布的。义律认为还不够,次日,他又单独发布另一针对在港的中外人士的布告,再次伪称香港岛已割让英国,宣布所有香港海陆地方一切人民财产,统归英国统理。“岛上华侨居民,应照中国法律习惯统治”,“凡属英国及外国侨民,务须遵守英国法律”。英国殖民主义者就是用这种强权和讹诈的手段来造成占领的既成事实的,然后,再逼签条约以取得法律上的“依据”。在近代殖民主义侵华史上,首用其法的就是英国。

  香港岛肮这样远在《南京条约》签订前的一年零七个月,被英国强占了。从此,太平山上飘起了米字旗,英军的铁蹄踏上了祖国的海岛。至此,英国政府所剩下的,就是如何继续以军事侵略和外交讹诈,迫使清政府在正式的条约上,将拟割“□口岛屿”的条款填上“香港”两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香港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