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西藏的“绿色江南”之谜

西藏的“绿色江南”之谜

发布时间:2020-02-28 02:18:1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察隅好,入冬天不寒。山头雪积银世界,山谷樟叶泛青光,郁郁似江南。”这诗句是人们对察隅的赞美,也是人们对察隅的向往。这里山高林密,层峦叠嶂,岭上白雪皑皑,山腰云雾缭绕,山坡上森林郁郁苍苍,山谷间清泉流水潺潺,加上百鸟争鸣,蜂环蝶舞,异兽出没,真是一派江南风光。在富饶的察隅森林中到底有多少动植物种类,恐怕还是一个谜。

  察隅地区位于青藏高原的东南角、喜马拉雅山脉呈“丁”

  字形交汇处,东靠云南省,西接墨脱县,南邻缅甸、印度,北部是左贡、八宿、波密。整个地势北高南低,近似“簸箕”形迎向印度洋。东面是南北走向的横断山,层层山岳阻挡了东来的太平洋季风,北面是东西走向的念青唐古拉山,阻挡了南下的西伯利亚干冷气流,南面印度洋上孟加拉湾暖流所形成的高温高湿气流可以穿越喜马拉雅山各断口进入,因不能逾越东面和北面的高山而在本地回旋,因此形成这里温暖、多雨的自然气候。保护区内全年降水量达一千毫米以上,海拔一千至二千五百米的地区年平均气温十至二十度,年平均湿度约百分之六十至七十,无霜期在二百天以上。

  在大约六千万年前的中生代,这里是古安加拉大陆和古岗瓦那大陆之间的古地中海,后来由于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的碰撞衔接,使地壳逐渐抬升,到距今二千六百万年的新生代第三纪始新世才开始脱海成陆。由于经历了湿热的滨海浅陆阶段,所以这里留有印度一马来西亚和地中海植物区系成分。之后,由于儿次强烈抬升,喜马拉雅山脉的形成,泛北极植物区系中的一些温带、寒带成份也逐步迁移交流。

  到了第三纪第四纪,地球上出现了儿次冰川时期,北半球的大部分地区几乎全被冰川覆盖,生物体为了生存而被迫逐渐由北向南,由高向低退却。由于这里位于喜马拉雅南缘,加之沟壑纵横交错,成为生物退却逃亡过程中的“避难所”。随着冰川的退却,这些生物体也逐渐恢复到原住所,许多第三纪、第四纪植物得以保存,到现在被称为“活化石”。随着千万年大自然的造化,植物体本身的逐步适应,形成今天独特而又复杂的区系。有人将本地列入中国一喜马拉雅植物区系,也有人认为这一植物区系是中亚、东亚、喜马拉雅、印度、马来西亚和泛北极等植物区系的混合区系。

  现代察隅河是雅鲁藏布江下游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一条支流,大体呈南北向,上游由东西两条支流分别源自两个山脉,西支称页日嘎布曲(也称阿扎曲),发源于岗日嘎布拉附近,东支称桑曲河,源自伯舒拉岭,两河均发育于不同地段的河谷,地形构造比较复杂,两岸山势低缓。由于季节性的山地河流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常因暴雨而产生洪流,出山口时,坡降变小,流速减慢,所夹带的泥砂砾石,呈扇形堆积在山麓成为洪积扇。之后,地壳抬升,前缘受到主谷流水的切割,扇面高出现代河漫滩,而呈平台状,为植物的生存创造了良好的基础。这里高山带冰雪作用强烈,特别是山地迎风坡,现代冰川普遍发育。察隅自然保护区基本上和长沙、南昌等地在同一纬度上。可是这里山体高低相差悬殊,在水平距离几十公里的范围内,相对高差三四千米,最能反映这种自然特点的莫过于包括了亚热带、温带、寒带的垂直带植物谱了。如二千三百到二千五百米以下是山地常绿阔叶林带和云南松林带,三千二百米以下是山地阔叶混交林带,四千二百米以下是亚高山暗针叶林与灌丛带,四千五百米以下是高山灌丛草甸带,在此以上为冰雪带。每个森林带上分有:山地常绿阔叶林,山地落叶——常绿阔叶混交林,山地云南松林,针阔混交林,亚高山暗针叶林,常绿栋树林,高山疏林,高山灌丛等八个森林植被型。其中又可分为几十个类型即:冷杉林,云杉林,铁杉林,云南松林,高山松林,高山栋林,水青树林,樟树林,笆蕉林,旱冬爪林,械树林,桦、杜鹃灌丛等。在众多的森林植被类型中,据不完全统计,常见的高等植物有一千多种,其中木本植物达六十多科,一百四十多属,三百多种。现已被国家列为第一批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有:星叶草,长蕊木兰、云南黄莲,红椿、澜沦黄杉、木青树、长苞冷杉、黄蓍、黄牡丹、天麻、锡金海棠、红花木莲、楠木、南方铁杉的同属云南铁杉,八角莲的同属西藏八角莲、假人参、桃儿七、延龄草、厚朴等一十九种;古老的种类有:水青树科、樟科、木兰科、五味子科,金缕梅科、松科、柏科;经济树木有C山龙眼、胡桃、蔷薇科、漆科等。总之,从南方的芭蕉、桔子、樟、桂,楮、楠,到北方的杨,柳,械、桦,在这里聚亲会友,共茂一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