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库尔斯克”号的沉没

 “库尔斯克”号的沉没

发布时间:2020-01-18 23:39:3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库尔斯克”号多用途战略导弹核潜艇是俄罗斯海军奥斯卡级II型(OII型)飞航式导弹核潜艇的第十艘舰艇,舷号K141。该艇由俄“王牌”武器设计局——“红宝石”设计局设计,俄北德文斯克造船厂制造。该潜艇上的许多设计方案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采用了双壳体结构,艇体宽大,耐压壳体与非耐压壳体之间的两舷各约有三米的距离。西方国家曾认为,其双层壳体至少需三枚MK46型雷才能击穿。
从外形来看,“库尔斯克”号核潜艇酷似水滴形,长宽比近似于8。但该级艇的艉部结构与西方的水滴形有所不同,它有两个锥形艉,两部螺旋桨轴分别从两个锥形艉中斜向伸出。另外,该潜艇的指挥台围壳也较高大,舵鳍上有一与DⅣ弹道导弹核潜艇相同的管状结构,用于收放拖曳声纳阵列。
“库尔斯克”号潜艇应用了俄罗斯于20世纪80年代获取的某些重大技术,在安静性、安全性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西方认为,“库尔斯克”号潜艇的壳体特殊,在两层壳体之间有厚度相当大的水,使声波的传输增加了四个界面,增大了折射和散射损失,声能量被衰减,大大减少了本艇自噪声向外界传播,因此使潜艇航行起来很安静,用被动式声纳浮标很难探测。
“库尔斯克”号的续航能力为120天,最大下潜深度为300米。是专门用来攻击航空母舰的,曾被俄罗斯媒体誉为“航母终结者”。目前,世界上任何一支舰队都没有找到对付这种潜艇的有效武器。据英国权威军事研究机构的《简氏防务周刊》透露,一艘“库尔斯克”号潜艇可以击沉一艘航空母舰和航母编队的其它舰艇,同时还可以攻击敌方的潜艇。
“库尔斯克”号于1994年5月下水,1995年1月正式加入俄北方舰队服役,为俄海军最新的战略核潜艇,也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核潜艇之一,隶属于北方舰队第四十一巡航导弹核潜艇大队。
指挥“库尔斯克”号核潜艇的是45岁的海军上校根纳季·利亚钦,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潜艇指挥官和潜艇专家,多次获得奖章。1999年10月,俄海军司令库奥多夫海军上将在“库尔斯克”号从大西洋完成任务返航后,曾高度评价“库尔斯克”号艇员的职业水准,称该潜艇上的官兵为俄海军潜艇部队的精华。
但就是一个装备如此精良的庞然大物却突然于2000年8月12日在巴伦支海举行的演习中沉入了海底。
在此次演习中“库尔斯克”号潜艇担任水下演习指挥艇。12日15时前后“库尔斯克”号发现敌“目标”立即下潜,准备向“目标”发起攻击。15时至18时,俄北方舰队司令波波夫海军上将接到根纳季·利亚钦舰长关于发现敌“目标”,准备发起攻击的报告。波波夫上将同意根纳季·利亚钦的请求。此后,“库尔斯克”号便与指挥舰失去联系。指挥舰以为“库尔斯克”号核潜艇通讯设备发生故障,下令每隔30分钟呼叫一次“库尔斯克”。12日晚或13日晨,临近的舰只和潜艇听到从“库尔斯克”号核潜艇上传来的爆炸声,还以为“库尔斯克”号在发射鱼雷。
13日11时至13时,俄北方舰队司令波波夫上将向新闻媒体通报演习情况,高度评价俄海军官兵的作战水平和武器精良。此时,指挥舰与“库尔斯克”号的联系尚未恢复。波波夫上将立即向俄海军总司令部报告,并亲自率舰寻找。
14日8时至11时,海军总司令库罗耶多夫向正在黑海度假的普京总统汇报了事故和寻找情况。但普京没有立即结束休假赶往现场,这使他留下了被人指责的把柄。而此时参加寻找的舰只接到命令,立即关机,保持安静,目的是为了通过海底的声音来判断“库尔斯克”号的准确位置。11时至16时,深水营救装置“警钟”号微型潜艇发现了已沉入海底的“库尔斯克”号核潜艇,并收到潜艇内敲击艇壁的信号。“警钟”号微型潜艇迅速浮出水面,向波波夫上将报告了勘察结果。勘察发现,“库尔斯克”号发射报警求救信号弹的装置严重受损。核潜艇的设计人员紧急赶往出事地点。18时至零时,海军总司令库罗耶多夫做出初步结论:在核潜艇进水舱内很可能有人员死亡,船体已不能自行浮出水面。他立即下令,尽一切可能营救艇上人员。同时他指出,舰艇和人员获救的可能性极小。
15日俄罗斯成立由副总理克列巴诺夫任委员会主席、海军总司令库罗耶多夫任副主席的事故调查委员会,负责处理“库尔斯克”号的救援工作,俄北海舰队司令波波夫亲赴出事地点,直接指挥营救。20余艘俄罗斯海军舰艇聚集在出事海域,进行紧张的抢救。救援人员试图将救生舱沉入海底与“库尔斯克”号对接,但由于当时空中乌云密布,海面上风大浪高,海底水流湍急,能见度低,对接没有成功。当晚,克列巴诺夫副总理向普京汇报营救的最新情况。
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潜艇被困一事首次正式表态。普京承认,“目前‘库尔斯克’潜艇的情况非常危险。为了救出被困船员,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17日英国LR5救援潜艇和挪威救援人员分别乘船赶往巴伦支海,俄海军官员前往布鲁塞尔,就救援工作的技术性问题与北约进行协商。俄总理卡西亚诺夫在政府会议上说,迄今为止所有救援行动都没有取得进展,“库尔斯克”号面临着灾难性的形势。俄副总理克列巴诺夫和海军总司令库罗耶多夫前往北方舰队所在地摩尔曼斯克,亲自主持救援和抢险工作。克列巴诺夫认为,“库尔斯克”号是因为与巨大的外来物发生撞击而搁浅的。但西方猜测潜艇上曾发生两次巨大的爆炸。
18日俄军方透露,俄海军救援装置首次接触到“库尔斯克”号的逃生舱口,但由于舱口遭到严重损坏,救援装置无法与潜艇对接。与此同时,对潜艇内人员已经死亡的猜测越来越多。克列巴诺夫表示,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救援工作就将继续进行下去。
19日俄北方舰队总参谋长莫察克发表讲话说,“库尔斯克”号的多数密封舱都已经进水,估计艇上人员都已经死亡,其中多数人是在事故发生后不久死去的。
同时经过两天多的海上航行,应邀而来的英国救援潜艇LR5及挪威深海潜水员终于抵达出事海域。但在此后两天中,LR5并没有派上用场。
20日挪威深海水下摄像机拍摄到了“库尔斯克”号的镜头,录像资料显示,失事潜艇的逃生舱口遭到严重破坏,估计LR5救援潜艇也无法与之对接。在这种情况下,身穿特殊防护服的挪威深海潜水员在海下作业数小时,试图用人工方法打开舱盖,但没有成功。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将把抢救潜艇内人员的努力进行到最后一分钟。
21日格林尼治时间上午9∶00挪威潜水员在几经努力之后,终于打开了“库尔斯克”号潜艇应急舱的内外两层密封舱门。人们最为担心的情况也随之出现在潜水员们的眼前,潜水艇的隔离舱里早已充满了水,被困在潜水艇中的118名船员已经全部遇难,不可能再有生存者了。帮助俄罗斯抢救被困船员的挪威领队随即同俄罗斯北方舰队司令波波夫进行了协商,双方认为抢救“库尔斯克”号被困船员的行动应到此结束。不过,俄罗斯方面请求挪威方面继续协助打捞遇难船员的尸体。挪威潜水员们则等待着政府方面的决定。俄罗斯政府当天宣布俄正在制定国际合作打捞“库尔斯克”号潜艇的方案。俄罗斯副总理克列巴诺夫表示,下一步打捞“库尔斯克”号行动,俄罗斯准备向国际社会寻求帮助,因为仅靠一个国家的力量是无法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的。他表示,打捞“库尔斯克”号的最初准备工作将在三个星期之内完成。
挪威潜水员的发现使得在俄罗斯北方海军基地摩尔曼斯克焦急等待着亲人们消息的遇难船员家属心中残存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尽管俄罗斯当局声称大多数“库尔斯克”号上的船员在事故发生的最初时分便已遇难,但家属们对当局处理危机的做法还是怨气冲天。挪威潜水员们相对快速有效的救援工作及在抵达出事地点仅一天便将俄罗斯海军方面一直认为因损坏而无法打开的潜艇应急救生舱门打开的事实,更使得许多俄罗斯人对北方舰队的水下救援能力产生怀疑,同时也更因决策部门未能在事故刚刚发生时接受挪威及其它国家主动提出的帮助而怨声载道。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莫斯科人对有关部门在事发之后第一时间拒绝外界提供救援帮助的做法持批评态度,认为正是由于这种失误导致丧失了最佳的抢救时间。他们认为,这种拖延简直是在犯罪。挪威潜水员领队斯克根在接受美国ABC电视台采访时,也对他们抵达出事地点之后俄罗斯方面表现出来的官僚拖拉作风颇有微辞。对此,俄罗斯杜马议员安德烈·科克辛认为,决策部门最初未能接受外界提供的帮助是因为北方舰队最初提供的报告的误导。这一报告使得决策部门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人命关天的严重性。
此前,俄《共青团真理报》已在17日以红色大字写道:“‘库尔斯克’号的船员昨天没有发出声息。为什么总统还不说话?”该报说“全国上下过去五天只关注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是否会获救,他怎么可以默不作声?”“只要普京一声令下,懒散的海军将领一定会采取行动。”同时深受普京打击的俄罗斯“寡头”也开始了疯狂攻击。别列佐夫斯基所办的《商业报》说,普京认为他无法从这起悲剧中得到任何政治利益,因此选择保持低调。
同时国外报章也表示了对普京的不满。英国的《金融时报》和《每日电讯报》的社论撰写人特别不满因俄罗斯迟迟没有向外国求救,而并导致船员未能获救。《每日电讯报》说:“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反映出,该国并没有在这名年轻、精力充沛的领导人执政下复兴,而是具有和过去相同的弱点。”“隐瞒意外的严重性以及无谓的尊严,延迟了当局向外国寻求援助,这可能导致人命丧亡,两者反映出俄的最大弱点。”“普京无疑希望,只要他保持低调,就能不对这起灾难负责。”
面对责难,普京在18日雅尔塔独联体国家元首非正式会晤后对此进行了驳斥,他认为俄军方在“库尔斯克”号发生意外事故后采取的救援措施是及时和正确的。未能迅速向公众通报,是因为应该提供客观、翔实的信息,为此,军方先要搞清发生了什么事情。普京说,他在核潜艇事故发生后即有意亲临北方舰队的救援现场,但考虑到领导人并非专家,政府或军方高级领导人在现场无助于救援工作,反而会影响和牵扯救援人员的精力。
其实在“库尔斯克”号核潜艇救援问题上普京坚持首先依靠自己的力量是完全有道理和可以理解的。“库尔斯克”号是俄海军新型主力战略核潜艇,涉及海军核心机密,如接受外国,即北约等西方国家的援助,等于将自己的战略海军向潜在的对手敞开门户。尽管冷战时期已经过去,尽管“救人要紧”,但无论从国家安全还是军人尊严来看,这都是一种“痛苦的选择”。
而且,由于俄国近年来大小事故从未间断,普京不可能随叫随到。这次意外事件一开始恐怕就连军方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严重。不是一周后打开了潜艇才发现里面没有活人了吗?普京没有去现场坐镇指挥更是明智之举,他对自己的辩护也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普京没有及时、准确地向一亿多俄国人通报事件真相,更是情有可原。躺在海底的“库尔斯克”号不是摔在巴黎的“协和”飞机,可以让电视台在那里24小时现场直播。至于救援工作不利与其说是普京指挥有误,不如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俄国国力日下所导致的必然。连这只海军引以为傲的潜艇都说沉就沉,作为海军附属的救援部门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整个事件中普京的最大错误,就是在开始时对船员家属关心不够。当然,他也有他的难处,几千车臣战斗中亡灵的家属还没管完呢。尽管他后来有所补救,但为时晚矣。当时他如能把这事处理得好一点,他所受到的压力就会小得多。对普京来说,对此事件的最佳选择就是“忍辱负重”,2000年9月1日普京在电视上承认对这件事负有责任。从这就能看出普京是个政治高手。其实事发后,他的所有解释都是越抹越黑,因为全国上下此时都认定是他的错,所以不如什么都先认下来,把后事处理好,等俄国人头脑冷静下来后发现错怪了他,也就会更支持他。而他现在保军界的人,则更能使他在军界树立良好形象。
2001年7月18日,当为期两个月的打捞“库尔斯克”号核潜艇的工作开始后,普京坦言,后悔在“库尔斯克”核潜艇失事时未中断度假,表示“一年前‘库尔斯克’号沉没时他应该从度假地返回”。同年12月,北方舰队司令员波波夫上将和参谋长莫察克中将被解职,派往他处。此时“库尔斯克”号核潜艇已在2001年10月8日,由“巨人4”号大型驳船从巴伦支海海底打捞出水,并停泊在了位于科拉湾畔的罗斯利亚科沃镇附近的船坞中了。
2002年2月1日,俄罗斯政府公布,计划在上半年打捞“库尔斯克”号潜艇一号隔舱,“红宝石”中央设计局已经制定出打捞方案。届时只有俄罗斯海军参加工作,并将只打捞部分残片,而不是将整个隔舱打捞出水。
2月18日,俄罗斯总检察长弗拉基米尔·乌斯季诺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调查小组已经结束了对停靠在罗斯利亚科沃船舶修理厂船坞中的“库尔斯克”号的调查工作。他否定了关于“库尔斯克”号与水下物体相撞的说法。他说,调查表明,在对核潜艇有危险的周围地区没有任何其它物体,“库尔斯克”号完成的只是一般的机动动作。无论在随船日志中,还是在艇员留下的纸条中都没有记录任何意外情况。总检察长还说,调查中发现“库尔斯克”号在演习准备和在演习过程中出现过一系列问题。譬如,应急浮标系统未能动,因此当时无法确定失事位置。造船厂对此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没有取下一个固定装置,从而致使应急浮标天线无法打开。可见,“玩忽职守”是“库尔斯克”号失事重要原因之一。
俄罗斯海军总司令库罗耶多夫指出,鱼雷爆炸仍然是“库尔斯克”号失事的“三个原因”之一,最终结论将由鉴定委员会做出。他说,海军司令部计划在所有潜艇上停止使用“库尔斯克”号上用的这种鱼雷,该鱼雷从1957年开始装备海军部队。
2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解除克列巴诺夫政府副总理的职务,任命克列巴诺夫为俄罗斯工业和科技部部长。据媒体报道,解除克列巴诺夫政府副总理的职务与“库尔斯克”号潜艇失事有关。克列巴诺夫一直坚持认为,海军指挥部门对“库尔斯克”号潜艇失事不负主要责任。
2002年3月16日,俄通社——塔斯社报道:俄罗斯军事检察院事故调查组结束对遇难艇员尸体的辨认工作,至此共辨认出114名艇员尸体,最后辨认出的是艇长根纳季·利亚钦的尸体,这得到了他妻子的证实。3月23日,包括“库尔斯克”号潜艇艇长利亚钦在内的七名艇员在谢拉菲莫夫公墓入葬。据说,将在“库尔斯克”号潜艇失事两周年之际在墓地立碑。
4月1日俄罗斯总统助理谢尔盖·亚斯特任布斯基与“红宝石”中央设计局总裁伊戈尔·斯帕斯基说,俄罗斯将要拍摄一部反映“库尔斯克”号潜艇失事的记录片。5月下旬,俄罗斯海军开始打捞“库尔斯克”号核潜艇一号舱残片。
7月27日俄罗斯总检察长乌斯季诺夫到克里姆林宫向普京总统呈交了关于“库尔斯克”号事故原因的调查报告。这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百页报告总算为事故的原因调查划上了句号,承认那是由于“库尔斯克”号上的鱼雷零件故障导致易燃体泄露所致。
“库尔斯克”号事件虽然已经结束,但却对普京及俄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首先,俄核潜艇事故对普京是个沉重打击,使其重振海军的雄心受挫。普京正决心重建俄海军昔日雄风,一直让俄海军为之自豪的核潜艇被困巴伦支海底对于极力主张要做海军大国的普京来说无疑是个沉重打击。普京上台后,一直大力加强俄海军建设。就在俄核潜艇事故的几天前,普京刚刚在波罗的海的波罗的斯克港口举行的每年一度的海军大阅兵中表示,俄要想在新的国际秩序中发展作用就必须扩大海军舰队的规模。不久后俄海军司令库罗耶多夫也宣布,将派遣“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与另外几艘战舰和潜艇前往地中海区域进行部署和演习,以鼓舞海军士气,这将是自前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进行的最大规模的海上军事行动。而被困于海底的核潜艇正是计划参加这一军事行动的潜艇之一,真是出师不利。所以,俄《独立报》说,此次在巴伦支海发生的悲剧性的事件无疑给这位雄心勃勃的新任总统泼了一盆冷水。对“库尔斯克”号的拯救“不仅仅是‘库尔斯克’号战略核潜艇以及潜艇中的海军官兵本身,而且还是在拯救这支舰队,乃至俄海军的未来”。
其次,“库尔斯克”号的沉没暴露出了俄军的一系列问题,并令人对俄军现状担忧,同时这也说明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强兵必先富国。自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经济持续危机,对包括海军在内的俄军队建设造成了巨大影响,使俄军处于近十年来最虚弱的时期。近几年来,前苏联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对军队改革采取了不少措施,但改革的步伐缓慢,收效甚微。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受国内经济条件的制约,国防经费严重不足而造成的。近年来,俄军缺少兵源,士兵缺乏训练积极性,军官无法及时拿到工资,躲避服役以及军队内部时常发生的军官欺侮士兵事件等等一系列丑闻使俄军的形象大大受损。俄每年的军费开支仅有50多亿美元,与美军每年28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简直无法相比。自1992年以来,俄空军还没有更换过一架新型战机。即使是被俄作为世界强国标志的6000枚核弹头也将很快失去有效性,成为一堆废铜烂铁。近十年来,在用于武装力量的全部预算中,海军的经费从16%减少到1999年的9%。由于财政困难,无力支付昂贵的维修和保养费用,俄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裁减了1000多艘舰船。核潜艇数量也减少了2/3,常规潜艇减少了3/4。1999年有14艘舰艇被削减,而舰艇的维修保养费只有真正需要的8%~10%。70%的海军舰船目前都需要进行维修保养,但由于缺少经费,俄海军下令所有战舰尽可能留在海港里,而仅派三艘核潜艇进行日常的海上巡逻。俄海军近年来举行的各种规模的演习,由于燃料不足,一般也只能在离基地较近的海域进行演练。如果目前的资金困难不能很快得到解决,那么俄海军很有可能到2015年就会不复存在。此次事件再一次说明,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是不可能的。
“库尔斯克”号的沉没,也使世人都在怀疑:普京总统所描绘的通往“俄罗斯大国”、“俄罗斯海军强国”的道路会否“动摇”?普京是个强国论者,他执政后主张加强军队建设,主持通过了强硬的《新的国家安全构想》和《新军事学说》,将军队的经费大幅度提高,海军经费也从占整个国防经费的9%提高到20%。纵观普京执政后的一系列做法,可以肯定地说,“库尔斯克”号的结局绝不会改变普京重振俄罗斯大国地位、重振俄罗斯海军雄风的决心,反而会使其更加坚定,进一步增加对军队的投入,以避免这种悲剧重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