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叶利钦的失误

叶利钦的失误

发布时间:2020-01-18 23:15:2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车臣人熬到1991年,俄国再次大乱,苏联解体,他们心中深深埋藏的仇恨种子,终于抽条发芽了。
1991年6月,在车臣人全国大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前苏联空军少将佐哈尔·杜达耶夫当选为执委会主席。9月初,车臣武装分子占领了部分政府办公大楼。经俄罗斯议会领导人同意,成立了由车臣—印古什最高苏维埃和车臣人全国大会的一些代表所组成的临时最高委员会。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承认该委员会是车臣合法的最高权力机关。
三周后,车臣人全国大会执委会自行通过了关于解散临时最高委员会的决定,并将其所有权力收归自有。10月27日,在武装分子的严密监视下举行了车臣共和国总统和议会选举,但总共只有10%~12%的选民参加了选举。杜达耶夫当选为车臣总统。
1991年11月1日,当选总统的杜达耶夫不顾俄罗斯宪法的规定,成立主权国家车臣共和国。杜达耶夫声明:如果俄国想和车臣建立特殊关系,则必须首先承认车臣的独立,对迫害车臣民族的罪行做出赔偿,并审判那些犯下罪行的人。与此同时,车臣武装还通过武力夺取了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及护法机关的一些办公大楼,致使一些官员死亡。他们还攻占军火库,夺取了大量武器装备。从而使得杜达耶夫得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组建起了一支装备精良的国民卫队。
此次当选为总统的杜达耶夫出生于1944年,那时正是车臣人被发配的时候。他出生几星期之后,全村就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因此他从小就目睹了车臣人的悲惨生活。回到车臣后,杜达耶夫读书参军,一直升到轰炸机师师长。1989年驻扎在爱沙尼亚时,他对当地独立运动的同情缓和了军方的一些军事行动,所以他一直受到爱沙尼亚人的敬重。杜达耶夫虽然当上了总统,但由于他是军人出身,不是政治家,而且车臣民族也没有现代政治传统,他们的社会结构很难容纳超越家族利益的管理。因此车臣很快陷入秩序瓦解的混乱中,成了俄罗斯族恐怖分子的藏身之地。车臣人自己也积极参与国际军火、毒品走私及非法的金融活动。
车臣独立对当时俄罗斯的危害主要在于:如果它成为一个对俄罗斯心怀敌意的穆斯林国家,将对高加索各民族和中亚地区诸国产生极大的影响。放纵甚至放弃车臣,将立即牵连相邻的达吉斯坦。
11月2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宣布车臣—印古什总统选举非法。但此时叶利钦当局忙于政治斗争,自顾不暇,因此只是口头上不承认车臣的独立,拒绝与杜达耶夫进行有关车臣独立的任何谈判,实际上却默认了他对车臣的统治,这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车臣分离主义势力的气焰。
随着车臣分离倾向的加剧,俄当局开始对车臣采取了一系列非军事制裁策略:在财政上冻结对车臣的预算补贴。但杜达耶夫毫不退让,并在一系列问题上与俄当局针锋相对。他拒不承认俄联邦宪法,不签署联邦条约,不组织联邦选举,也不参加联邦会议,这使俄当局对杜达耶夫非常头疼。
见“软”招不成,俄罗斯当局决定于1992年10月出动武装力量对车臣施压,并宣布车臣全境实行紧急状态,但杜达耶夫软硬不吃,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后来,俄国总统叶利钦开始对车臣采取“以夷制夷”的手段:表面上高姿态,仅是呼吁车臣签订加入联邦的条约;暗地里资助杜达耶夫的反对派,提供金钱和武器。
1994年叶利钦炮打白宫消灭了反对派之后终于大权在握,为了顺应国内“重振俄大国雄风”的呼声,并为参加1996年的总统大选积累资本,叶利钦开始把解决车臣问题提上日程。1994年11月26日,车臣反对派突袭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俄军暗中参加了这次行动,希望以此一举消灭杜达耶夫。但是俄当局显然低估了杜达耶夫的感召力。杜达耶夫的总统卫队守住了市中心,从各处赶来的支持者驱散了反对派,还活捉了70余名俄国士兵。这终于促使俄当局决定直接使用武力迫使杜达耶夫政权就范。12月11日,叶利钦签署《解除非法武装和在车臣境内恢复宪法法律制度》的命令。同一天早晨7点,俄联邦武装力量和内务部部队约3万余人从西部、西北和东部三个方向向格罗兹尼开进。12月16日,俄军进入车臣。1994年12月31日,战斗正式打响。
然而此时车臣分离势力的羽翼已经丰满,对战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并通过其擅长的山地战、游击战和城市巷战对俄军的进攻进行了顽强抵抗。而俄军当时仍沉迷于超级大国的幻影之中,对速战速决充满了盲目的自信。国防部长格拉乔夫甚至当众夸下海口:俄军可在几天内拿下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但事实却与此相反……1995年1月1日,俄军兵分三路挺进格罗兹尼,战斗打得相当激烈。经过奋战,1月27日,俄军在格罗兹尼外部建立了两道包围圈。但由于车臣叛军打得相当顽强,而且战术狠辣,因此造成了俄军极大的伤亡。1月28日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不得不宣布俄军攻打格罗兹尼的人数增至38万人,坦克230辆、步兵战斗车454辆、火炮和迫击炮388门。
1995年3月初,战争进入到第二阶段:俄军正式攻打格罗兹尼城。经过六天的苦战1995年3月6日,俄内务部部队攻占了车臣武装在格罗兹尼的最后一个据点——切尔诺列耶;3月中旬,俄军撤出格罗兹尼,由内务部部队控制城内局势;3月16日,内务部军队第一○○师攻打车臣武装分子西部集团占领的萨马什金、巴穆特、阿西诺夫斯卡亚地区(车臣和印古什边界);20日,俄军向阿尔贡、古捷尔梅斯、沙利方向推进;24日俄军占领阿尔贡;3月30日,俄军攻占古捷尔梅斯;第二天,俄军攻占沙利;4月7~9日,俄军攻占萨马什金;18日占领巴穆特;24日,车臣成立反对杜达耶夫联盟,甘塔米洛夫当选为主席;28日,叶利钦签署《有关使车臣局势正常化的补充措施》命令,宣布从4月28日零时至5月12日零时在车臣暂停作战行动,当出现武装挑衅时,在车臣的俄军将视情况采取行动。
1995年5月到6月间,针对逃入山地的车臣叛军,俄军进行了山地清剿行动,但在行动中,俄军却被叛军打得团团转,尽管最后取得了胜利,但却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在战争期间,俄军从未放弃过对车臣总统杜达耶夫的猎杀,先后五次对杜达耶夫进行了导弹袭击。这些导弹袭击都是在杜达耶夫使用卫星电话与他手下的部队指挥官通话时进行的。这种“空对地”自动制导导弹能够根据无线电波来寻找目标,侦察人员报告杜开始打电话后,空军分队就从附近的空军基地起飞,向发出无线电波的地方发射导弹,前四次,在导弹到达目标以前,通话就结束了,导弹落到了其它地方。
但在1996年4月21日,俄军的军用卫星截获了一个无线电信号,而且这个信号一直不停地发射,因此,军用卫星有足够的时间将其定位,然后把信息传回地面控制中心。地面中心马上把目标的相关信息传送给一架在空中待命的攻击机,攻击机根据信息立即发射了一枚空对地导弹。导弹直接命中,一举将目标摧毁。事后确认,目标就是杜达耶夫。从发现到猎杀,前后不过几分钟!俄军打了一个极其漂亮的信息战!
1996年5月27日,俄罗斯当局和车臣非法武装头目扬达尔比耶夫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达成在车臣停止一切军事行动的协议。次日,叶利钦总统又风尘仆仆地前往车臣,宣布战争结束,俄军取得胜利。
但车臣战事却并未因停战协议的签署而得以平息。因为在协议中没有涉及车臣在俄罗斯联邦的地位问题,而这一问题恰恰是俄联邦政府与车臣反对派武装之间分歧的焦点,是车臣问题的关键。车臣反对派一直要求车臣完全“独立”,而俄罗斯绝不会在领土完整这一原则问题上让步,给车臣高度自治的前提是车臣必须留在俄罗斯联邦的版图上。因此,在车臣反对派没有放弃独立的立场之前,车臣危机就不算最终解决。
同时协议的签署还导致了车臣武装内部的分化,车臣武装分子头目巴萨耶夫发表声明说,“谁也没有赋予杨达尔比耶夫同俄罗斯谈判的权力”,车臣政府对莫斯科方面抛开共和国合法政府与非法武装谈判一事表示强烈不满。共和国首脑扎夫加耶夫认为,协议应该是在俄与车臣合法政府之间签订,匪徒应该被送上法庭,当然无权签署协议。
1995年6月14日,巴萨耶夫率领约100名匪徒闯入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布杰诺夫斯克扣押了1000多名人质,要挟俄军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撤出车臣,否则将杀死全部人质。经过长时间谈判,俄政府做出了重大让步,基本上满足了巴萨耶夫的要求。6月19日巴萨耶夫率领匪徒撤回车臣,800余名人质获释。
随后俄军也宣布了撤军计划:8月底完成撤军,但留下两个旅常驻车臣。
8月6日6时许,约二三百名装备精良的非法武装分子遵照其首领扬达尔比耶夫的命令,袭击了格罗兹尼火车站货运仓库和六个区政府的办公大楼。随后,在中央市场以及共和国政府大厦,内务部和安全局周围与联邦军队展开了枪战,他们炮击的目标是位于市中心的车臣政府大厦,该建筑几乎被完全烧毁。同一天,车臣分裂分子还袭击了位于格罗兹尼以东的阿尔贡和古杰尔梅斯,并占领了古杰尔梅斯。7日,除了政府大楼、安全局和内务部还在俄军手中外,格罗兹尼市中心已被反政府武装控制。12日,格罗兹尼的激战仍在进行中,联邦军队已有200多人阵亡,800多人负伤。这使车臣局势再度恶化。
袭击发生后,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立即与正在格罗兹尼准备与车臣反对派进行谈判的联邦代表团团长米哈伊洛夫通了电话,并与叶利钦就车臣局势交换了意见,还与负责安全问题的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进行了磋商。9日,叶利钦就车臣局势恶化发表声明,指责车臣非法武装在格罗兹尼的行动,并表示今后仍将采取和平谈判的方法解决车臣问题。翌日,叶利钦任命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列别德为总统驻车臣代表。11日至12日,列别德到格罗兹尼进行了闪电式活动并草拟了一项计划,该计划包括三项内容:安全会议对车臣局势作出评估,联邦各主管部门提供物质技术保障,俄军总参谋部负责控制联邦军队。11日,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提出准备二三天内在车臣实行紧急状态。
8月30日,列别德与马斯哈多夫在达吉斯坦共和国首府签订了《哈萨维尤尔特协议》,双方同意无条件停止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并计划将车臣地位问题在2001年以前解决。1996年10月19日,雷布金接任列别德解决车臣问题。12月29日,雷布金宣布,原定常驻车臣的一一旅和二五旅全部撤出车臣。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
据俄国防部统计,截至1996年8月30日,在车臣战争中俄军阵亡2837人,伤13270人,失踪337人,被俘432人;损失飞机5架,作战直升机8架,坦克、装甲输送车、步兵战斗车和装甲侦察车500余辆;直接经济损失约50亿美元;车臣武装分子有15万人被消灭。通过这次对车臣的作战,暴露出了俄军的许多问题:
一、出兵草率,仓促应战。俄军先后动用了4~6万兵力,参战部队涉及四大军种、五个军区和三个舰队,可谓“杀鸡用牛刀”。但动用如此大规模的兵力,事前却没有充分的作战预案和行动计划,各部队之间的协同和联络也十分成问题。参战部队战前准备不足三天,60%的参战部队是在开进途中临时编组的,不少新兵甚至连枪都不会用。战争打响之后,军队不是同仇敌忾投入战斗,而是在是否出兵车臣,以及动用何种武器对付非法武装等重大问题上各执己见。国防部3名副部长因反战而辞职;11名将军联名致函国家杜马,要求讨论出兵车臣的合法性;5名前线高级指挥官因贻误战机被撤职。决策层意见不统一,给参战部队造成极大混乱,部队军心浮动,厌战情绪严重。政府内部政治派别林立,相互争斗十分激烈,内耗严重。出于各自不同的政治需要,俄各派势力互挖墙角,致使俄当局在解决车臣问题的立场摇摆不定,朝令夕改,甚至出现了在俄军以巨大伤亡为代价将车臣分离主义分子“逼到墙角”之时,俄当局却向车臣方面“委曲求和”的奇怪现象。车臣问题就这样被长期搁置下来,双方心里都很明白,只要相安无事就好。车臣战争不仅暴露出俄当局对解决车臣问题的艰巨性估计不足,同时也显示出俄军在苏联解体后实力大大下降的处境。
二、养虎为患,贻害无穷。1991年车臣非法武装刚刚出现的时候,当局就应该立即铲除,不留后患,结果一味放纵,致使其日益坐大。久而久之,车臣实际上已在俄联邦的眼皮子底下建立起一个独立王国,并公然与俄联邦当局进行分庭抗礼,到这个时候再收拾残局为时已晚。在车臣,到处是军阀割据,各种势力经常为争夺地盘而耍枪弄棍,制毒贩毒成风,印制的假美钞泛滥于市,从外国走私的武器装备公然上市交易,别国犯罪分子和犯罪集团经常流窜到车臣避风,车臣一度成为“犯罪者的乐园”。俄当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政策软弱,养虎为患,令车臣武装分离主义分子更加肆无忌惮。
三、俄军的进攻之所以如此艰苦,主要是从二战结束,经过长时间的养尊处优,俄军的战斗力已大大下降。在阿富汗苏联的军队已经惨败而回,而这一次,在战争爆发的头几天俄军每天阵亡即已超过100人,到2月9日累计阵亡了1100人,另有数百人失踪。俄军的重型装备在车臣的小村落完全起不了作用,首尾相接的坦克、车队进入车臣的村落后,头车及尾车即被摧毁,车队夹在中间进退不得,成了待宰的羔羊,大部分士兵因此成了枪下亡魂。
四、不应该给予车臣共和国超越民族自治的外交特许权和宪法立法权,这是导致从根本上独立的重要法律基础,也是造成车臣问题国际化的一个重要原因。1995年12月8日,俄联邦当局与车臣签署了特殊地位协定,规定车臣共和国有权参加国际交往和对外经济联系,并可以制定自己的宪法和法律。致使车臣脱离了俄联邦政府的管辖,成了俄罗斯的国中之国,并享有极为特殊的特权。
五、对恐怖主义分子的斗争不应该手软,要么不战,战则必胜。结果是怎样呢?一个昔日的世界超级军事大国,拥有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各种先进武器和200多万人的军队,在围剿小小的车臣非法武装的斗争中居然打了两年不痛不痒的拉锯战,最终仍然没能取得胜利。这样的战争不仅没有给予独立分子迎头痛击,反而使车臣非法武装更加肆无忌惮,认为自己的力量足以与俄联邦军队抗衡,所以敢于公开与俄联邦决裂,宣称独立。整个战争期间,俄军只有一次,也是惟一打了一次漂亮的胜仗,就是猎杀杜达耶夫。
《哈萨维尤尔特协议》的签订,使车臣成了事实上独立的政权。1997年1月27日,车臣选出马斯哈多夫继杜达耶夫任总统。马斯哈多夫和杜达耶夫一样,出生在车臣被放逐的年代。当局的粗暴给马斯哈多夫留下了永生难忘的深刻烙印。小小年纪,他就尝尽了颠沛流离和世态炎凉。长大后,马斯哈多夫成为一名炮兵军官,曾在远东、匈牙利和波罗的海地区服役,从排长干到团长,并获得上校军衔。苏联解体后马斯哈多夫退伍还乡。1991年10月,杜达耶夫宣布车臣独立。不甘心卸甲归田的马斯哈多夫参加了杜达耶夫领导的车臣反政府武装,被任命为部队总参谋长。由于他擅长排兵布阵,为击败俄军立下汗马功劳,很快就成为杜达耶夫面前的大红人。
但马斯哈多夫对俄罗斯的态度却比较温和。因此,俄罗斯当局对马斯哈多夫当选车臣总统颇感宽慰,叶利钦当天就致函马斯哈多夫祝贺他当选,接着又派俄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雷布金作为总统私人代表出席他的就职仪式。
马斯哈多夫上台后仍然坚持车臣是独立国家,同俄的关系应当建立在国际法准则的基础之上。而俄罗斯则认为,既然双方已在和平协议中同意“搁置”车臣的地位问题,就应当首先在统一的前提下,解决好车臣的社会经济问题。因此俄车双方签署了一系列经济合作协议,其中包括恢复车臣居民点的生活保障设施、发放退休金和工资、恢复国民经济项目等。俄政府还赋予车臣经济开发特区的地位,实行特殊优惠政策;重新开通了航线、铁路和公路,并让车臣地区的石油供应重新归属车当局管辖,尤其在出资挽救遭受重创的车臣经济问题上,俄先后拿出了142亿美元。
但对于俄罗斯的“厚意”,车臣却并不领情。1997年叶利钦与马斯哈多夫曾两次会晤,但俄车在统一问题上的谈判毫无进展。叶利钦准备再次访问车臣,但马斯哈多夫却称,叶的访问“应该严格按照国家间相互关系的惯例”和公认的外交准则进行,而不是“视察性”的访问。同年,马斯哈多夫还宣布,车臣语逐渐取代俄语的地位;以俄罗斯人为对象,对所有机关进行大“清理”,“对政府进行根本性变革”;1998年新年开始车臣用新身份证,实行新货币和更换汽车牌照。
1998年,车臣选举出为最高统治集团利益服务的新议会,此外还根据马斯哈多夫的命令成立了最高伊斯兰教法典法院。该法院自诞生的第一天起就觊觎得到车臣最高立法权力,这也注定了它与议会之间必将冲突不断。2月3日,马斯哈多夫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在车臣全面实行伊斯兰教法典制度。
同时,车臣还努力加强与外高加索国家的经济联系。其目的有两个:一是努力同外高加索国家签署现实可行的经济协议,以减轻对俄的依赖;二是对车臣无法实施的项目进行谈判,力争从心理上对俄施加压力。1997年底,车臣副总理阿·扎卡耶夫访问格鲁吉亚,双方讨论了发挥第比利斯—格罗兹尼公路的作用问题。该公路可使车辆绕过俄罗斯与外界联系,从而对打破了俄的封锁,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车臣还极力扩大与阿塞拜疆的联系,双方曾讨论车臣石油加工综合体加工部分里海石油的问题。车臣还努力求助于西方和伊斯兰国家。在车臣总统选举时,马斯哈多夫就获取了欧安会35万美元的资金援助。1997年,马斯哈多夫先后出访了土耳其、格鲁吉亚、波兰、美国等国,他一面积极游说各国商人到车臣投资,一面寻求这些国家对车臣的政治声援,声称:“如果俄罗斯不第一个承认车臣,那么其它国家可能首先承认。”
在军事方面,马斯哈多夫解散了由杜达耶夫建立的原总统卫队,组建了车臣国民卫队、总统卫队和伊斯兰卫队及正规军等。据专家估计,这支正规军约有两万人。其中包括巴萨耶夫所指挥的“阿布哈兹”空降强击营;巴拉耶夫的穆斯林营;格拉耶夫的特种兵团;伊萨耶夫的坦克团、高射炮兵团、反坦克团、第一和第二摩托化步兵团、第三步兵团;阿尔萨努卡耶夫的山地步兵团、两个工程营及两个通信营。这一切都预示着车臣战争的再次爆发将不可避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车臣战争 下一篇:第二次车臣战争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