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西伯利亚的流放

西伯利亚的流放

发布时间:2019-12-16 22:22:1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897年2月,列宁在沙皇监狱度过了十四个月以后,被流放西伯利亚东部三年,受警察监视。在去流放地以前,他设法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停留几天。他会见了革命社会民主主义小组的成员,参加了一次国内政治形势的讨论,激烈地批评了一些同志想放弃革命政治斗争的看法。当列宁坐牢时,某些机会主义倾向,特别是主张把革命工作完全局限于经济斗争的倾向,在一部分社会民主主义者中间滋长起来。
列宁出狱以后和同志们初次见面时,就尖锐抨击了这些倾向。
列宁流放到米努辛斯克县的舒申斯克村。
在给妹妹的信里,列宁对舒申斯克村(他开玩笑地叫它“舒—舒—舒”作了这样的描写:
“村子很大,几条街道都非常脏,尘土很多——完全是通常所想像的那样的农村。它在草原上,没有果木,甚至可以说是一片不毛之地。村子四周……堆满了牲口粪;这里的人不把牲口粪运到地里去,就那样堆在村子周围,所以要出村子,总得经过粪堆。村边有一条名叫舒什的小河,现在河水已经变得很浅了。在离村子(确切些说,是离我住的地方,因为村子很长)大约一俄里到一俄里半的地方,舒什河流入叶尼塞河。叶尼塞河在这里形成了许多小岛和小支流,所以没有通往叶尼塞河主流的道路。我常在一条最大的支流里游水,但是这条支流现在也很快地变浅了。村子的另一边(与舒什河相反的方向)大约一俄里半的地方,有一片‘森林’;农民们郑重其事地称它为‘森林’,而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片很不像样的、横遭砍伐的小树林,那里就连一片比较大的树荫也找不到(但是草莓却很多!),这和西伯利亚原始森林毫无共同之点。关于西伯利亚原始森林,我目前只是听说,还没有去过(离此地至少有三十到四十俄里)。谈到山……我描写得非常不确切,因为它们离这里大约有五十俄里,只是在没有云雾遮掩的时候才可以望见它们……”①列宁居住在农民的一所小房子里。在这边远的村子里只有两个流放工人。列宁和一些当地农民成为朋友:一个叫茹腊夫列夫,他勇敢地反抗过富豪;一个叫索斯帕提奇,列宁常和他一起打猎。列宁给当地居民出主意。比如,他帮助一个被金矿解雇的工人,使他在控告矿主的法庭上获得胜诉。
农民和他们的妻子常常到弗拉基米尔·伊里奇那里去向他诉苦,请他帮助和拿主意。
一年以后,1898年春天,娜捷施达·康斯坦丁诺夫娜·克鲁普斯卡娅来到了舒申斯克村。她被送到那里交警察监视。她作了列宁的妻子,是他终身最亲密的朋友和忠实的助手。娜捷施达·克鲁普斯卡娅看到列宁在西伯利亚住了一年后,比他在圣彼得堡时强壮健康多了。
列宁尽管流放到边远的西伯利亚,几千公里的密林区把他同无产阶级的中心城市隔开了,并离开了他的革命同志,但仍继续从事他毕生的工作。他决定利用他三年流放的时间完成几本已经着手的关于俄国经济状况的重要著作,更深入钻研哲学,进行秘密出版物的工作,以及进一步准备建立政党。
在西伯利亚时,列宁继续他的研究工作:他认真地研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和马克思主义的文献,读了一遍又一遍,又读了几十本关于哲学、经济学、统计学的书。他的外语知识仍在扩充。
并且像往常一样,他立刻想法把他的知识传授给他的同志们,把它用论文、书籍、报纸和书信的形式写出来。他急于想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武器交给无产阶级运动。既然不能直接参加革命斗争,列宁就把他的全部精力用在政治写作上,这对于党是很需要的。
列宁以最善于支配时间的特殊能力,从事他已经着手要做的工作。列宁的整个工作时间安排得精确仔细。他过着勤劳的有规律的生活。通常,他总是早晨散散步以后,就坐下来工作。他按规定的时间读书、翻译、准备统计材料,等等。
他在西伯利亚写给母亲的信里,谈到他的弟弟时说:
“米嘉是否在作些什么?他最好有系统地研究点东西,不然这样一般地‘读书’没有多大好处。”①列宁自己读书总是很有系统的。
他就这样,从不浪费时间,专心致志地工作,撰写他的书和革命的小册子,准备迎接革命的激烈斗争。
在西伯利亚时,列宁翻译了两部巨著:悉尼与比阿特里·维伯合著的《工联主义史》和考茨基反对伯恩施坦的一部书(伯恩施坦是德国机会主义分子的首领)。
列宁出去打猎、散步、滑冰或者下棋作为消遣。他在晚上感到特别疲倦时,就用树皮自制棋子。他在给他弟弟的信里谈到滑冰时这样说:
“目前我对于滑冰非常非常热心。格列勃在米努萨给我表演了各种花样(他滑得很好),我学得很起劲,有一回竟跌伤了手,有一两天不能写字。老本领总是忘不掉的。可是滑冰这种运动远比冬天打猎好得多,冬天打猎往往陷入没膝的雪中,把猎枪搞坏……而野鸟却不常看见!”①列宁熟悉并爱好俄国的古典作品,在西伯利亚时及其以后,他多次反复阅读普希金、莱蒙托夫、涅克拉索夫等古典作家的作品。他特别赞赏普希金。对车尔尼雪夫斯基,列宁认为他是一个伟大的、彻底的、不屈不挠的革命家和学者,这个人用不屈的尊严忍受了沙皇政府的严酷迫害。列宁津津有味地多次阅读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小说《怎么办?》。列宁的西伯利亚照相簿里就有两张车尔尼雪夫斯基的相片。
当时一位参加革命运动的人这样写道:“列宁并不是一个感觉迟钝、枯燥乏味的书呆子,也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隐士;他爱人民,爱生活,爱生活的乐趣,而最主要的乐趣却是斗争和努力争取胜利。他是一个结实、健壮、灵活的人,喜爱剧烈的运动,他是一个热心的猎手、优秀的滑冰家,并且是一个精明的棋手。在流放时期,他有时同时下三盘棋,他躺在床上,也不看棋盘,可以打败所有对手。”
列宁在流放的前两年,用大部分精力撰写他的《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在准备这部书时,列宁细心地研究了几百种记述工农生活状况和工业农业情况的统计和经济著作。列宁特别重视精确的、无可争辩的事实和准确的数字,因而,他一生总是对统计评价很高。
他的《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给民粹派的理论一个致命的打击。列宁认为民粹派的理论对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是十分有害的,它不仅不能武装无产阶级反而解除了无产阶级的武装,它在革命队伍里散布疑惧。
他认为,只有把这个反马克思主义的倾向、它的理论、方法和顽抗的武器坚决打垮,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才能够建立并发展起来。他看清民粹主义(一种小资产阶级的理论)是想把无产阶级置于资产阶级影响之下。这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必须打倒,民粹派这个马克思主义最凶恶的敌人企图用来把无产阶级束缚住的思想镣铐必须打碎。
民粹派里有许多声名显赫的政论家,并且那时还有大量阐述他们的理论的书籍和文章。惟一反击民粹派的马克思主义著作是普列汉诺夫写的那一部。列宁的目的是要根据关于俄国经济情况的详细和多方面的材料,撰写一本详尽的书,以粉碎民粹派的理论和他们那种说什么俄国没有无产阶级、资本主义并不存在、一切希望必须寄托于村社等等的主张。
写这本书是列宁的一个最重要任务;他要用他的理论文章阐明,俄国已经具备建立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和进行反对沙皇制度的胜利斗争所需的一切前提条件。
在这本书里,列宁证明资本主义不仅已经牢固地侵入了工业,而且侵入了乡村,侵入了地主和农民的农业。虽然民粹派那样主张,俄国还是沿着资本主义的道路发展着;正像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样,在俄国,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也同样出现了。村社农民决不是资本主义的对抗者,而恰恰相反,是资本主义的坚固的和深厚的基础。俄国工厂的数量快速增加,无产阶级的人数在城市和农村都日益增多,城市和城市人口显著增加。
列宁证明,俄国的农业日益具有买卖和商业的性质,在农村,无产阶级和富农的人数不断增多,市场正在建立起来,从而为工厂和作坊的迅速发展提供了便利。资本主义在前所未有的广大范围内破坏着农村农奴制残余。
资本主义,不论它的剥削如何骇人听闻,毕竟是比封建制度高级而有更高劳动生产率的经济制度。
“木犁和连笳、水磨与手织机的俄国,开始迅速地变为铁犁与脱谷机、蒸汽磨与蒸汽织布机的俄国。”①工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生活条件“……使工人去思索,把一种空泛的迟钝的不满,转变成一种自觉的抗议,把细小琐碎的以及没有什么意义的闹事,转变成为一种争取全体劳动人民的解放的有组织的阶级斗争,这种斗争正是从这大规模的资本主义的生存条件中汲取它的力量的,因而可以有把握得到一定的成功。”
民粹派认为俄国没有无产阶级,而列宁则用数字说明,城市和农村的工人人数已近一千万(包括产业工人、农业劳动者和运输工人等),工人反对资产阶级和反对专制制度压迫的阶级斗争日益发展,无产阶级将是革命的领导者,并将带领其他一切被压迫阶级和它一道前进。
列宁在他的这本书里,以科学的论据,正确地指出了俄国经济发展所要经历的道路,并为制定革命的工人政党的纲领和策略提供了依据。
在流放的几年里,列宁还写了其他许多有关经济的文章,主要是反对民粹主义的。1899年,不仅出版了他的经济论文集,而且出版了他的《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
这些是他的最早广为传诵的作品。
列宁第一部科学著作《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①是在萨马拉写的,一直到十月革命后才第一次出版。他的《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一书,当时只秘密地印了几十本,也是在苏维埃政权建立以后才开始广为流传的。
《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这部书成为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在反对民粹主义的斗争中一个强有力的武器。它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有事实、有数字、有论据的完备武器库。它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一切进一步的理论工作和实际工作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列宁在编写这部伟大著作和为期刊写论文时,一刻也没有忘记出版秘密的报纸。在报纸上他能够把革命斗争的基本任务讲解得很清楚很完备。
所以,列宁在西伯利亚为秘密报纸写了他的小册子《新工厂法》①另外还写了很多文章,向工人阶级说明,为争取社会主义,必须建立一个坚强的工人政党。
在《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②这个小册子里,列宁论述了党和无产阶级面临的基本任务。他指出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是领导无产阶级开展两方面的阶级斗争:(1)社会主义方面(反对资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和建立社会主义);(2)民主主义方面(反对专制制度,争取政治自由)。列宁指出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主要工作应该在工厂工人中间,在产业无产阶级中间进行,因为产业无产阶级最容易接受社会主义、政治上最有准备。然而这并不是说他们可以漠视其他反对专制制度的阶级。无产阶级同资本主义、专制制度或官僚制度毫无共同利益,是基本的革命阶级。工人阶级及其政党,要在农民反对封建制度和专制制度的革命斗争中支持农民。在这本小册子里,列宁号召分散的社会民主主义团体的工人研究小组统一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在西伯利亚,列宁收到“劳动解放社”成员巴·阿克雪里罗得编写的一个小册子《俄国自由派与社会民主派的历史地位和相互关系》。阿克雪里罗得在这里谈到无产阶级和自由资产阶级的“联盟”与“合作”。列宁批评了这本小册子,并在流放地发出的一封信里指出,阿克雪里罗得“应该把工人阶级运动的阶级性更明确地表示出来”,我们不应该对自由资产阶级采取仁慈态度。
列宁不同意“劳动解放社”成员的看法,他写道:“照我的意见,‘利用’这个词比支持或联盟要恰当得多,因为胆怯而又无定见的俄国自由资产阶级并没有发展到足以同无产阶级结成联盟的程度。”
当自由资产阶级反对沙皇制度时,我们必须利用它,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应把无产阶级置于资产阶级的影响之下。列宁总是为取得工人阶级运动的独立性、为取得无产阶级在工人阶级运动中的领导作用而斗争。
1899年,列宁在流放中收到了“合法马克思主义者”库斯柯娃和普罗柯波维奇写的名为《信条》的宣言。这个宣言阐释了所谓经济派的观点。《信条》建议,工人阶级仍然要避开反对专制制度的革命政治斗争,而使自己完全局限于经济斗争、罢工等等。《信条》反对建立工人阶级的独立政党,并傲慢地漠视秘密的工人组织。政治斗争被宣布为自由派的、资产阶级的任务,工人要从事于纯经济的斗争。换言之,工人阶级要听任资产阶级牵着鼻子走。《信条》的作者们公开宣布对马克思学说的“修正”。《信条》是以德国机会主义者伯恩施坦的著作为基础的,伯恩施坦那时写了许多反对马克思的文章和一本专门反对马克思的书,他的这些思想在第二国际中有很多附和者,并且在俄国也得到了反响。
列宁在监狱和在流放地时,经济派的势力增强了。他们利用由于列宁及其他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被捕而存在于各革命组织中的无组织状态,开始在工人阶级运动中争取不大坚定的分子。
经济主义是一种极为有害的思想倾向,它解除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武装。它是俄国的伯恩施坦主义。因此,列宁一收到《信条》就立即予以驳斥。
他起草了一个答复,题为《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①,并把它交给米努辛斯克的全体流放者讨论。
列宁和其他流放者有时旅行五十到一百俄里互相探望。
那些和列宁同时判刑的人(克尔日札诺夫斯基、斯塔尔柯夫、瓦涅也夫等人)住在西伯利亚同一个地区。用过新年或祝贺婚礼作借口,这些流放者设法从各村来聚会,然后热烈讨论政治问题。
列宁的姐姐乌里杨诺娃-叶利扎罗娃在她的《列宁回忆录》里这样写道:“列宁曾经写过,在这些三四天的集会期内,大家过得‘很愉快’。在夏天他们出去远足、举行长途的行猎、并且洗澡;在冬天他们滑冰、下棋。他们讨论各种问题,阅读列宁著作中的某些章或者讨论文学与政治上的各种新趋向。”
在一次这样的集会中,列宁组织讨论他给《信条》的答复。在列宁领导下,十七个社会民主党人详细地讨论了《信条》,并在列宁写的《抗议书》上签了名。在这个《抗议书》
里,列宁制定了俄国社会民主党纲领的几个原则。社会民主党的基本目的是“组织一个同无产阶级阶级斗争密切联系的、以争取政治自由为当前任务的独立的工人政党。”①列宁指出,无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的结合。工会是无产阶级为自身解放而斗争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武器。但是无产阶级在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中主要的和有决定意义的武器是政党。工人政党的主要任务是夺取政权来组织社会主义社会。政治斗争是无产阶级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放弃政治斗争,把它交给资产阶级,就等于叫社会民主主义自杀。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应该领导一切不满沙皇制度的人的斗争,首先是农民的斗争。社会民主党人应该支持一切反对现存制度的革命运动,并保护被压迫的民族。他们甚至可以支持资产阶级政党,只要这些党是反对专制制度的,然而,社会民主党在任何情形下都不要把政治斗争的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工人阶级的秘密组织对于胜利地反对专制制度的斗争是必要的。
列宁的《抗议书》给了俄国一切革命者留下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
列宁尽管远离革命的中心,但是在他的《抗议书》里仍然能够给社会民主党人的工作指出正确的路线,并告诫革命工人不要犯经济派的错误。
在后来的年代,列宁始终激烈地反对经济主义,反对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影响。
列宁在《抗议书》里以及那几年写的其他论文和著作里,开展了反对第二国际中机会主义(即反对伯恩施坦、大卫等人)的斗争。在那几年里,机会主义对欧洲工人的社会民主党产生很大影响。列宁毕生继续不断地进行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
列宁从流放地密切关注着西欧和俄国的工人运动。
在几篇发表在《新语》和《开端》等杂志上的文章里,列宁捍卫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反对机会主义者想“修正”或“改进”马克思主义的一切企图。
在《农业中的资本主义》①这篇长文里,列宁揭露了企图证明马克思规律不适用于农业的“合法马克思主义者”布尔加柯夫。在流放的几年里,列宁对哲学也作了深刻的研究。他重读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哲学著作,研究了以往的伟大哲学著作和主要的资产阶级哲学著作。
他仍然希望精通过去的哲学遗产,以便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批判地加以订正。列宁和林格尼克有长时间的讨论哲学问题的通信(可惜这些通信已散失了),在这些通信里,他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反对资产阶级学说和机会主义曲解的斗争中的基本论题。
列宁在流放以前和流放期间,从未停止揭露“合法马克思主义者”,指出他们是资产阶级的帮凶,但是普列汉诺夫对他们却采取了妥协态度。在国际工人运动中,只有列宁一个人,从其政治活动一开始,一面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一面对机会主义开展坚决的革命斗争。
列宁在流放中为《工人报》第三期撰写了一篇关于党的纲领及其说明的文章①。这篇文章对于二十世纪初由《火星报》从事制定党纲的工作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还在1899年,列宁就写道:“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做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社会主义者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向前推进。
我们认为,对于俄国社会主义者来说,尤其需要独立地探讨马克思的理论,因为它所提供的只是一般的指导原理,而这些原理的应用,部分地说,在英国不同于法国,在法国不同于德国,在德国又不同于俄国。”①列宁在阶级斗争新形势和新条件下,独立地发展、探讨并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
除了伟大的科学工作和政治工作,列宁还同俄国以及国外革命工人阶级运动的主要领导人,同流放在西伯利亚以及欧洲俄罗斯各地的同志们进行了广泛的和多方面的通信。
列宁继续从遥远的西伯利亚乡村鼓舞着党,使身在狱中和流放地的党的战士们振奋革命精神,给那些自由的人们以切实可行的指示,并从理论上让那些动摇的人坚定起来。
列宁最亲密的同志,克尔日札诺夫斯基和斯塔尔柯夫,每星期都会收到他两封信。他经常把他自己的工作并把他从俄国各地收到的关于罢工和革命运动进展情况的一切消息都告诉他们。在这些信里,列宁还谈到各种理论问题,并准确地解答各种疑难问题。在一些个别问题上他们有时也进行论争。
列宁是一个有名的非常准时写信的人。他这些信振奋了流放者的精神,从思想上团结了他们,并鼓励他们坚定地工作。
米努辛期克发生了一个工人逃跑的特殊事件:这个叫拉意琴的工人,从米努辛斯克流放地(离舒沙村六十俄里)逃走了。民意党的老流放者反对他的逃跑,担心会引起警察对他们报复。后来他们要求我们党的两个党员叶·伊·奥库洛娃(泰奥多罗维奇)和V·斯塔尔柯夫去受罚,因为他们知道他准备逃跑而没有设法制止。
列宁自己并不认识奥库洛娃同志,但他从克尔日札诺夫斯基同志那里听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就立刻站在奥库洛娃和斯塔尔柯夫方面加以干涉。应该指出,特别使他气愤的是,全部事件的根源在于民意党人对待流放工人的高傲态度。列宁对此极为愤怒。由于列宁给奥库洛娃和斯塔尔柯夫同志以声援并严厉谴责民意党人对工人的高傲态度,他和他的同志们同所谓“老流放者”之间发生了分裂。
列宁在流放中一直在考虑建党计划。他认为必须先创办一个全俄的地下报纸,这是惟一能够把整个工人阶级在它周围组织起来的办法。我们必须有一个能够正常出版而又不受警察迫害和查禁的报纸。
克尔日札诺夫斯基后来回忆,在一个寒冷的月夜,沿叶尼塞河散步时,列宁兴高采烈地讲述他的这些计划,并描述如何以该报为中心建立工人阶级的政党。
列宁想用过去几年革命斗争的经验组织工人政党。他在西伯利亚时写道,工人阶级运动的症结在于组织问题。
“我们急需健全革命的组织和纪律,改进秘密活动的技术。应该坦白承认,我们在这方面落后于俄国旧的革命政党,因此必须全力以赴地赶上和超过他们。不改善组织,就不可能使我国工人运动有所进展,尤其不可能建立一个拥有正常活动的机关报的积极政党。”①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关于最后几个月的流放生活这样写道: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开始夜里不能入睡。他特别消瘦。
就在这些夜晚,他周密思考了他的计划,同克尔日札诺夫斯基和我讨论,同马尔托夫和波特列索夫通信讨论,并同他们商量到国外去的问题。时间越是一天天过去,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就越加着急,越发渴望工作。”
三年的流放,不论对列宁还是对无产阶级革命斗争说来,都不是等闲过去的。那几年,列宁撰写了一部基本科学著作和很多论文,其中包括一本论党的任务的小册子。这本小册子成了行动的纲领,并给经济派以沉重打击。他继续团结他的党的同志并使他们准备进行新的战斗。他自己读了许多书,进行深入的思考,并使自己为革命斗争的新阶段而进行准备。
1900年2月,流放期满。列宁从西伯利亚回到了俄罗斯。
他想侨居国外,因为那里远离沙皇警察,可以出版报纸,并以它为中心,建立无产阶级政党。列宁越过大雪纷飞的西伯利亚时,心里首先想的就是这一计划。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