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春秋首霸是怎样炼成的

春秋首霸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19-03-30 23:24:3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八国联军” 南征楚国, 虽然没有占到楚国人任何便宜, 却仍然让“山中无老虎, 猴子称大王” 的楚国人深受震动。 联军撤退后, 楚成王根据盟约的协定, 派人前往王都雒邑, 向周天子进贡地方土特产和金帛。 这一举动, 意味着楚国改变了多年以来秉承的“去中国化” 政策, 而转向“入中国化” 政策。
很多年以来, 楚国就以蛮夷自居, 倚仗国力强横, 根本没有把周王室放在眼里。 这次前来朝贡, 可谓是破天荒头一回。 可想而知, 周惠王对此十分高兴, 不但热情招待了楚国使者, 还命人分给楚国祭肉。
按照周礼的规定, 祭肉原则上只分给周王室的兄弟之国, 不能分给异姓诸侯。 如果分给异姓诸侯, 也只能分给二王之后, 也就是周朝之前的夏、 商两个朝代国君的后人, 以示尊重。
给楚国人上祭肉, 这一礼遇高得实在有点吓人, 恐怕连楚国的使者都觉得受宠若惊。
周惠王一时高兴, 还不忘吩咐一句: “镇尔南方夷越之乱, 无侵中国。 ” 意思是要楚国镇守南方, 弹压蛮夷诸族, 不要让他们入侵中原。
这一句话让机敏的楚国人如获至宝, 拿着鸡毛当令箭, 更加有恃无恐地在南方扩张势力。 据《史记》 记载, 周天子说过这句话之后, “于是楚地千里” , 楚国人洗脚上田, 楚国一跃成为实至名归的南方大国。
按理说, 楚国这次主动向周王室示好, 应该归功于齐桓公。 如果不是他带着“八国联军” 讨伐楚国, 让楚国人感受到来自中原的压力, 楚国人才不会搭理什么周天子。 但是,周惠王此时不但不领齐桓公的情, 反而因为一件家事和齐桓公闹得很不开心。
这件事说来还是因为“以少陵长” 引起的。 前面说过, 当年郑厉公跑到王城去打探王室的情况, 正好遇上虢公、 晋侯朝觐天子, 三个人做了一件好事, 促成了周惠王与陈国公主的婚事, 将一个叫陈妫的女人娶到王室来了。 这位陈妫, 在历史上被称为惠后。 惠后深得周惠王宠爱, 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叫作带, 也就是王子带。 周惠王爱屋及乌, 想立王子带为大子, 而废除原来的大子郑。 大子郑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于是向当时中原的霸主齐桓公求援。
齐桓公当然很乐意帮大子郑这个忙, 这笔政治生意简直是一本万利, 即使没有管仲的教导, 他也会主动去做。 但是如何才能使周惠王放弃废长立幼的念头呢? 人家好歹是天子, 废长立幼又是内政, 齐桓公纵使强势, 但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干涉天子的家事呀。 这个时候, 还是管仲给他支了一个高招: 会盟。
据不完全统计, 自公元前681年齐桓公首次举行北杏会盟以来, 终其一生, 总共举办了十五次诸侯会盟。 会盟成为了齐桓公实施霸业的主要手段, 其作用远远大于军事征伐。
欲修霸业, 会盟; 讨伐不臣, 会盟; 扶危救难, 会盟; 讨伐楚国, 会盟; 与楚国息兵罢战, 会盟; 这次干涉王室内政, 还是会盟。
齐桓公派了一位使者前往雒邑, 对周天子说: “天下诸侯在卫国的首止举行会晤, 请您派世子参加, 以体现您的关心和厚爱。 ”
周惠王没办法拒绝这一邀请。
春秋》 记载, “公(鲁僖公) 及齐侯、 宋公、 陈侯、 卫侯、 郑伯、 许男、 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止。 ” 而《左传》 进一步阐释说: “会于首止, 会王大子郑, 谋宁周也。 ” 直接指出, 这次首止会盟的目的就是想平息周王室的继承权之争。
会议开得很轻松, 既不讨论卫国重建, 也不讨论防御楚蛮, 各国诸侯只是众星捧月一般陪着世子郑。 白天举行酒会请他坐中间, 他不举杯大家也不举杯; 晚上看文工团演出请他坐第一排, 他不鼓掌大家也不鼓掌; 齐桓公更是早问安, 晚问寝, 让他好好过了一把当王世子的瘾。
说实话, 自周平王东迁以来, 也没有哪一任周天子享受过众诸侯的如此抬爱。
齐桓公这样做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世子郑作为周王室的继承人来参加会议, 而且享受这般尊荣。 周惠王想要更换世子, 就得三思而后行了。
所以, 这次会议虽然是游山玩水, 其目的却不在山水之间。
玩了十几天之后, 总算正儿八经坐下来开了一次会, 干啥? 做会议总结——会议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总结还是要有一个的, 否则没办法对史官交差。
这时候出现了一点小问题, 周惠王意识到了齐桓公此举的真实用心, 派大臣宰孔找到郑国的国君郑文公说: “您是天子非常倚重的诸侯, 怎么也跟着这些人瞎起哄呢? ”
郑文公这个人没主见, 一听说天子非常倚重他, 心里就热乎乎的, 脑子也热乎乎的: “我这也是随大流……”
宰孔打断他的话说: “您怎么能随大流呢? 您想想, 当年您的父亲郑厉公奋力勤王,立下盖世奇功, 天子至今仍然念叨他的好处。 您作为他的儿子, 也应该像他那样特立独行, 卓然不群, 要有自己的思想, 而不应该受人摆布, 东摇西晃。 ”
郑文公一时无语。
宰孔接着说: “您别看齐侯现在神气活现, 动不动就把诸侯叫到一起开会, 当年您父亲在世时, 根本没把他这一套放在眼里。 您肯定还记得那一年, 因为您父亲没去朝见他,他还恼羞成怒, 不顾国际公法, 将前去访问的贵国大夫叔詹给扣留起来了。 这完全是流氓行为嘛! ”
郑文公听得热血沸腾, 但很快又低下头来, 喃喃道: “话虽如此, 今时不同往日, 齐侯霸业已成, 天下诸侯, 莫不依附于他。 以我郑国之力, 怎么敢和他较劲? ”
“这事您别担心。 ” 宰孔拍拍他的肩膀说, “天下并非他齐侯的天下, 诸侯也并非齐国独大, 西方的晋国、 南方的楚国, 都足以和齐国抗衡。 天子说了, 只要您听他的招呼,别掺和这次大会, 他会叫楚国、 晋国都支持您, 齐国也拿您没办法。 ”
很显然, 天子这话说得有点大。 但是郑文公听了, 却如同打了一针鸡血, 当场决定逃离首止, 不参加会议总结。 郑国大夫孔叔连忙阻止说: “身为一国之君, 怎么可以如此草率行事? 这样做必定失去别人的援助, 失去援助则祸患很快就要降临。 如果等到祸患降临再回过头来求人家帮忙, 乞求结盟, 恐怕就亏大了, 您一定会后悔。 ”
郑文公听不进去。 他来参加会议的时候, 按规矩带了一支部队随行。 他急急忙忙逃离首止, 又怕齐桓公发现, 干脆将部队留在首止, 自己仅仅带着几个随从跑回郑国去了。
说起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干这样的事。 早在公元前660年狄人入侵卫国的时候, 郑文公也派了一支部队前往黄河驻防, 防止狄人顺势入侵郑国。 这支部队的指挥官高克是郑文公非常讨厌的一个人, 平时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修理他, 等他带兵驻防黄河, 郑文公灵机一动, 想出了一个整人的损招: 只给高克出兵的命令, 不给他回师的命令。 结果几千人的部队在黄河边上驻守了几个月, 没等到狄人入侵, 又没有后续指令, 军粮吃光, 就一哄而散了, 高克也只好逃到陈国避难。 《春秋》 记载这件事, 只用了四个字: “郑弃其师。 ” 一个弃字, 令人扼腕叹息: 这个人难道真是郑厉公的儿子吗?
齐桓公这次干涉天子内政, 可谓有得有失。 得, 是确立了王世子郑的地位, 以后世子郑即位, 周王室就会成为齐国的铁杆大旗; 失, 是得罪了现任天子周惠王, 周惠王因此胳膊往外拐, 与第一次前来进贡的楚国发生亲密接触, 并且帮助楚国从内部分化齐桓公的幽地同盟, 成功地促使郑文公逃离首止会盟, 暗中投向楚国的怀抱。
楚国与郑国的暗中勾结, 郑国大夫申侯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
申侯原来是申国人, 侯是他的名字。 当年楚文王灭掉申国后, 将申国改为申县, 申侯投靠楚文王, 以其能说会道, 深得楚文王宠信。 楚文王既爱申侯之才, 又很了解申侯的毛病, 临死时把他叫到身边, 给了他一笔钱财, 让他逃离楚国, 并且说: “只有我最了解你, 你这个人爱财如命, 难以满足, 从我这里拿了不少钱财, 我都不怪罪你。 但是我的儿子不会这样对待你, 恐怕迟早要拿你开刀。 我死之后, 你立刻离开楚国, 寻找新的依靠。 ”
楚文王死后, 申侯逃到了郑国, 又受到郑厉公宠信, 一直在郑国担任大夫。 现在郑国在天子的斡旋下, 有意与楚国交好, 申侯有过在楚国做官的经历, 自然成为双方牵线搭桥的最理想人选。
有了天子的支持, 楚成王抓紧分化中原诸国, 加快了对外扩张的步伐。 召陵之盟后的第二年, 公元前655年, 他派令尹子文带兵进攻弦国。 弦国是个小国, 与周边的江、 黄、道、 柏等小国都有亲戚关系。 江、 黄等国这几年被齐桓公、 宋桓公外交拉拢, 与齐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弦国国君因此认为自己攀上了齐国这棵大树, 可以不再听令于楚国。 去年的“八国联军” 讨伐楚国, 更让这些小国家看到了齐桓公这位中原霸主的实力, 越发没把楚国放在眼里。 楚成王讨伐弦国, 一方面是为了杀鸡儆猴, 警告原来仆从于楚国的小国家, 不要以为变了天, 从此可以当家做主;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敲山震虎, 试一试周天子命他镇守南方这面大旗的功效。
弦国在楚国的军事打击下, 很快灭亡了。 弦国国君逃亡到黄国。
公元前654年, 齐桓公纠集鲁、 宋、 陈、 卫、 曹等诸侯, 派兵讨伐郑国, 包围郑国的新密。 这次讨伐郑国的罪名有二: 一是郑文公逃离首止会盟, 二是郑国没有征得齐国同意就加高新密的城墙, 意在防御诸侯的进攻, 图谋不轨。
楚成王倒是个很仗义的人, 立刻派兵进攻许国, 以救援郑国。 这一招很见效, 齐桓公不忍心抛弃幽盟中的这位小弟弟, 只好放弃进攻郑国, 转而率领诸侯救援许国。 齐、 楚两个大国第二次狭路相逢, 大战一触即发。
但是, 万众期待的齐楚之战再次令人失望。 楚成王主动选择了回避, 将军队撤至武城观望。
自从有了周天子的支持, 楚国分化中原诸国的战略, 实施起来就很得心应手了, 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和齐桓公真刀真枪地干上一仗。 等到齐桓公的大军一撤, 在楚国的铁杆拥趸蔡穆公的劝说之下, 许男(许国国君) 亲自跑到武城的楚军大营, 向楚成王认罪投诚来了。
据《左传》 记载, 许国的这次投诚, 搞得非常有声有色: 许男反绑双手, 嘴里衔着一块玉璧, 许国的大夫们则披麻戴孝, 士族人士抬着一口棺材, 跟在许男后面。 这支队伍缓缓穿过楚军大营, 一直来到楚成王的中军大帐, 齐刷刷地跪下。
楚成王自幼生活在南蛮之地, 没见过这种中原文化的大阵势, 搞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 只好偷偷地问大夫逢伯。 逢伯倒是很博学, 回答楚成王说, 当年周武王灭商, 商纣王自焚, 纣王的哥哥微子也是用这种方式向周武王表示投降的。 对此, 周武王的做法是亲自给微子松绑, 接受了玉璧, 举行除凶趋吉的仪式, 烧毁棺材, 以礼相待, 并且让微子及商朝遗民仍居住在原来的地方, 建立了宋国。
楚成王暗自吐舌头, 庆幸自己问了一下, 否则还不知所措, 要让中原人贻笑了。 他照着逢伯的指点, 将周武王对微子做过的事, 对着许男做了一遍。
许国君臣感恩戴德之余, 对这位传说中的南蛮君主不禁另眼相看: 人们都说楚人文身断发, 茹毛饮血, 不懂礼仪, 现在看起来, 完全不是那回事嘛!
许男投诚的事情说明, 楚国实力强横, 直接威胁中原, 而齐国身处山东, 鞭长莫及,使得楚国人掌握了战略优势。 靠近楚国的中原各国, 均因楚国的直接威胁而摇摆不定, 更倾向于投靠楚国。 这种倾向, 在楚国与周王室发生亲密接触之后, 很明显地有了扩大的趋势。
既然楚国不是所谓的蛮夷之邦, 而且有周天子的支持与承认, 投靠楚国和投靠齐国也就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
公元前653年春天, 齐桓公再一次派兵讨伐郑国, 对外宣称的理由仍是追究郑文公逃离首止会盟的责任, 实际上是在与楚国争夺郑国这一战略要地, 试图遏制楚国近年来的扩张趋势。
对于齐桓公来说, 输掉蔡国和许国尤可接受, 如果再输掉郑国, 则楚成王不只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出中原, 更可以将天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 到那时, 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恐怕不是他齐桓公, 而是楚成王了。 因此, 郑国他输不起。
面对齐国的进攻, 郑国大夫孔叔劝郑文公和谈: “俗话说, 没有争强好胜之意, 屈服于人又有何妨? 以郑国现在的情况, 想强大又强大不了, 俯身事人又于心不甘, 高不成,低不就, 是亡国的征兆。 请您放下架子, 向齐侯屈服, 以挽救郑国。 ”
郑文公听了这话, 很不高兴, 应付道: “我知道齐侯是为何而来, 你不要太着急, 我自有应对之策。 ”
孔叔急得直跺脚: “救兵如救火, 齐侯可不会等你。 ”
郑文公一直拖到夏天, 才拿出他所谓的应对之策: 将责任推到申侯身上, 把申侯杀了, 以取悦齐桓公。
当年申侯为了讨好齐桓公而陷害辕涛涂, 现在也算是遭到了报应。
既然郑文公认错了, 又找了申侯当替罪羊, 齐桓公如果继续打下去, 很有可能将郑国彻底推到楚国那边。 因此, 他暂时停止讨伐郑国, 转而在宁母召开诸侯大会。
与以往的会盟不同的是, 管仲这次还搞出了点新意: 给与会代表发纪念品。 他对齐桓公说: “即使对待郑伯这种三心二意的人, 我们也还是要以礼相待, 以德服人。 做事情不离德和礼, 就没人不感念咱们的好处了。 ” 齐桓公深以为然, 叫人准备了一批齐国的特产, 送给参加会议的诸侯和随行人员。
郑文公派了大子华来参加会议。 当然, 用《左传》 的说法, 大子华是来“听命于会” , 也就是作为列席代表, 前来听从齐桓公对郑国的发落的。
可想而知, 大子华这个差使一点也不风光, 甚至带有屈辱性。 但是, 相对于郑文公的自作聪明, 大子华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一到宁母, 就主动找到齐桓公, 要求汇报思想。
“郑国之所以背叛齐国, 是因为大夫泄氏、 孔氏、 子人氏三族把持政局所致。 如果君侯您替郑国除掉这几个人, 我保证郑国将像齐国的内臣一样听命于您。 这对您来说, 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呀。 ”
这几句话绝不是郑文公要大子华说的。
大子华为什么会这么奴颜婢膝地讨好齐桓公呢? 《左传》 没有记载, 但《史记》 上说, 郑文公“有三夫人, 宠子五人” 。 以此推测, 大概是与大子华在郑国的大子地位受到威胁有关。
显然, 他希望借助齐桓公的力量来达到稳定自己地位的目的。
回顾郑国的历史, 郑庄公天下奸雄, 纵横河洛; 郑厉公桀骜不驯, 狭处求生; 郑文公有如墙头草, 风吹两面倒; 到了大子华, 为了讨好强权势力, 不惜吃里爬外, 陷害自己的大臣。 用九斤老太的话说,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齐桓公敏锐地意识到, 这是一个在郑国内部扶持自己代理人的绝好机会, 便想答应大子华的请求。
事情给管仲知道了, 当即表示反对, 他对齐桓公说: “您本来是以礼义诚信对待诸侯, 到头来却又以奸佞欺诈告终, 始善终乱, 恐怕不太好吧? 父子无欺, 乃人之常伦, 叫作礼义; 恪守君命, 是为臣的根本, 叫作诚信。 现在郑大子华跑到您这里来挑拨离间, 对不起自己的父亲, 也没有尽到为臣的责任, 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吗? ”
齐桓公只想着稳定自己的霸主地位, 争辩道: “我们率领诸侯讨伐郑国, 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现在郑国内部有矛盾, 正好让我们钻空子, 有什么不好? ”
“好是好, 可您得想想, 在郑国这件事上, 我们如果以德服人, 义正词严地对其背叛行为进行批评, 郑伯若死不悔改, 我们再去讨伐他, 可谓名正言顺。 但倘若中了大子华的圈套, 他反倒理直气壮了, 还指望他怕我们? 我们把诸侯叫到一起来, 目的是加强国际合作, 提升齐国的威望, 如果与大子华为伍, 各国的史官会怎么记载这件事? 后人会怎么说我们? 您最好不要听信大子华的小人之言, 这个人身为郑国的大子, 却想借重外国势力来砍自己的手脚, 必定没有好下场。 再说了, 郑国有叔詹、 堵叔、 师叔这样的良臣主政, 我们就是想离间, 也离间不了。 ”
管仲虽然没有直接批评齐桓公, 但是在这番话里, 很明显听得出他对齐桓公的提醒: “做人要厚道! ”
齐桓公顺从了管仲的意见, 拒绝了大子华的“好意” 。
这事传到郑文公的耳朵里, 引起了两个直接后果: 一是他从此不再信任大子华, 同时也为九年之后他杀死大子华埋下了伏笔; 二是他立刻派人跑到齐桓公那里认错, 请求重新回到齐桓公领导下的国际大家庭。
新郑城头的这棵墙头草, 这次总算找着了北。
同年冬天, 齐桓公收获了首止之会的政治成果: 周惠王驾崩了。 大子郑即位为王, 就是历史上的周襄王。 由于在当大子的时候, 险些被弟弟王子带取而代之, 给周襄王的心理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直到即位当了天子, 周襄王仍然对自己能不能平安接班表示怀疑。
想到齐桓公对自己的照顾, 同时也是考虑到齐桓公的实力, 他走了一步很稳妥的棋: 先不给周惠王正式发丧, 而是派使者到齐国, 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齐桓公, 请他来主持公道。
这事齐桓公当然乐意干。 第二年春天, 他再一次发出会盟令, 在曹国的洮地举行诸侯大会, 并请周襄王派人参加。 会议的主题是: 团结在以天子为核心的王室周围, 促进中原各国的合作与发展。
郑文公这次可积极了, 虽然与会代表的名单上没有他, 他还是主动跑到洮地去找齐桓公, 要求列席会议。 对此, 鲁国的史官很不屑地记载: “郑伯乞盟。 ”
有了洮地会盟的成果, 周襄王终于挺起了腰杆, 正式向各国发布了周惠王的死讯。
公元前651年夏天, 齐桓公召集诸侯在葵丘会盟, 周襄王派宰孔参加会议, 并赐给齐桓公祭肉。 前面说过, 异姓诸侯分得王室的祭肉, 是很高规格的礼遇。 只不过在此之前,楚成王已经捷足先登, 在周惠王那里获得过祭肉, 使得齐桓公这次接受祭肉, 有些黯然失色了。 但是齐桓公还得装作十分感动的样子, 颤颤巍巍就要下拜。 宰孔说: “别慌! 天子还有交代, 伯舅(天子称齐桓公为伯舅) 年纪这么大, 还为了王室事务操劳, 赐加待遇一级, 不用下拜。 ” 齐桓公十分感动, 泪流满面地说: “天子威严的面容好像就在眼前, 小白哪里敢不下拜呢? ” 于是在堂下下拜, 再登堂接受祭肉。
这次大会足足开了两个月。 到了秋天, 终于形成了纲领性文件, 也就是葵丘盟约。 据《孟子》 记载, 葵丘盟约主要有五条内容:
第一条, 不得废除已立的大子, 不得立妾为妻, 严惩不孝之子;第二条, 尊重人才, 加强教育, 弘扬美德;第三条, 尊老爱幼, 不得怠慢各国之间往来的使节和旅人;第四条, 不得独断专行, 杀戮大夫;第五条, 不得筑堤拦水, 妨害下游国家; 不得阻碍诸侯国之间的粮食流通; 不得私自分封土地, 而不告知各国。
这些条款已经颇具现代国际公约的味道了。
各国除了签订葵丘盟约, 还发表了葵丘宣言: “凡我同盟之人, 盟誓之后, 言归于好。 ”
葵丘会盟是齐桓公霸业成功的标志性事件, 也可以说是齐桓公一生辉煌的顶点。
然而, 就在一片歌功颂德的欢呼声中, 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晋献公本来也打算前来参加大会, 在路上遇到了提前回国的王室代表宰孔。 宰孔听说他要去赴会, 撇撇嘴说: “有什么好去的? 齐侯这个人根本就不注重加强品德修养, 就喜欢动刀动枪, 一下子攻打山戎, 一下子又攻打楚国, 尽做些得罪人的事。 您哪, 还是回您的晋国去, 处理好自己的家务事, 不要跑来跑去, 瞎掺和。 ”
晋献公听了他这番不负责任的话, 半路开溜回晋国去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